“换一个厉害点的上来吧,假如这就是你们比较强的,那我奉劝你们还是别去参加什么威尼斯最终决赛了,好好的躲回自己的沙漠去再修炼个一二十年再出来丢人现眼。,”莫凡嘴上不饶人,指着埃及队的人说道。

    小小的埃及,也敢猖狂,老子一个在国府队里面就除了队长艾江图打不过之外,其他人加起来都未必能够奈何得了自己,还治不了这般埃及佬

    “赛以德这种在我们队伍里也就算是中下游,你能赢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让我来收拾你”大门牙史瑞夫很是时候的站了出来。

    史瑞夫和赛以德本就不和,看到赛以德出丑,他比谁都开心,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免得赛以德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了。

    当然,最要收拾的还是这个中国守馆人,不就是火系高阶和空间系魔法比较特殊吗,没什么了不起的。

    史瑞夫站了出来,慢慢的走上的斗场。

    莫凡看着这个皮黑、牙丑、脸更丑的外国佬,满眼的不耐烦。

    “把那个爆炸头的骄傲女给叫上来,我对你这种小罗咯没什么兴趣?!蹦仓缸琶装滤顾档?。

    “哼,她是我们副队长,就你这种守馆人也配和他对战,先尝尝我的诅咒滋味吧”史瑞夫说道。

    诅咒之力与心灵系魔法有着几分接近之处,都是对人的精神与灵魂造成打击。

    史瑞夫率先对莫凡施加了恐惧之霾,干扰莫凡的星图描画。

    恐惧之霾会放大人内心的恐惧。若是法师自身修为极高的话,甚至可以用这恐惧之霾酿造出噩梦幻觉。直接将人精神整崩溃。

    恐惧之霾出现,莫凡便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耳边有一个声音在持续的缭绕着

    这个声音是在牧场庄园那里听到的,是女人用一种慢条斯理的口吻说的。

    “我会将你给我制造的麻烦一件一件的还给你,你最好活久一点,否则我只好让你身边的人来偿还”

    是撒朗的死亡通牒

    很显然,诅咒系的恐惧之霾将莫凡内心深处最忌惮的东西给挖了出来,这要是换作一个意志力更为薄弱的人,完全会觉得这件事真实的在身边演绎了一遍。

    莫凡很强清楚,这是幻听。

    之所以脑子里会回荡这个声音,那是因为撒朗确实是莫凡所认知里的最可怕的人。无论是博城灾难还是古都浩劫,在她那血色长袍人们渺小又苦不堪言,绝望得见不到一点光明,任何生命都那么微不足道,法师也好,普通人也好

    莫凡目光在剧烈的晃动着,史瑞夫以为自己的诅咒之力奏效了,于是开始布置下一个诅咒系陷阱,只要邪蛛之阱也成功束缚住他。任他是高阶法师也没有半点胜算了。

    然而,莫凡真的是陷入恐惧里吗

    他对撒朗有的,绝不是恐惧,而是愤怒

    这个视生命为糟糠的家伙。就应该永生永世的被锁在十八层地狱之下

    恐惧之意没有被勾起,怒火却莫名的燃了起来,莫凡目光冰冷的注视着在那里洋洋得意的史瑞夫。

    “你这点精神修为。也想诅咒得了我”莫凡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他现在可是双系高阶级的法师,比普通高阶法师精神力还要强出了一倍。这个史瑞夫估计也是一个高阶的诅咒系法师,假如他能够做到像艾江图那样娴熟完成高阶诅咒技能鬼刑。那莫凡还真有点难对付,就用点恐惧之霾和邪蛛之阱也想和修为在他之上的自己玩,那太过天真了

    “你也滚下去吧”莫凡目光冷然一闪,银色狂澜之力化作凶猛巨兽,一下子撞向了史瑞夫。

    史瑞夫呆了一下,急急忙忙呼唤出了盾魔具来。

    他可不想那么轻易的被击败,作为一个诅咒系法师,魔具自然得齐全

    莫凡的空间之力被他的盾魔具阻挡,但史瑞夫似乎忘记了莫凡在这斗场上还有一个召唤兽。

    疾星狼早已经等待多时,就在史瑞夫注意力全在莫凡那里的时候,它忽然爆发出狼族狂袭的惊人速度来,飞窜到史瑞夫面前后,一口就咬在了史瑞夫的肩膀上。

    史瑞夫反应算很快了,又唤出了魔铠来,并对疾星狼发动了诅咒陷阱邪蛛之阱。

    疾星狼速度极快,左躲右闪,纷纷避开了那些红色的丝线,并张口朝着史瑞夫身上一吐,卷起了一场尘暴,轰轰隆隆的扑向了史瑞夫。

    史瑞夫身穿铠魔具,并不惧怕这种程度的攻击,他在一片黄尘中走了出来,刚要施展另一系的魔法,一抬头却猛的看见一对银色锐利的瞳孔

    似乎能够从这双眼睛里读出一个怒火包裹着的“滚”字。

    史瑞夫仓惶的用魔法,谁知六枚暗影钉从不同的角度飞刺过来,每一柄梨刺都直接穿梭过了史瑞夫的铠魔具,钉进了他的身体关节位置。

    黑暗之力渗透,锁住了他的骨骼、肌肉、筋脉,也在封印着他的精神之力。

    史瑞夫大惊失色,都没有时间做出任何反应,却发现一个燃烧的硕大拳头砸了过来

    “嘣”

    史瑞夫浑身燃烧,华丽的倒飞了出去,那一抹明艳的火光在整个国馆斗场中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他重重的摔在了场地外,身上那巨影钉梨刺的效果已经消失了,火焰却还在他的身上持续燃烧,七晕八素的史瑞夫痛苦的哀嚎。

    这一次,莫凡下手就有点重了,史瑞夫骨头得断,皮肤烧烂

    谁让这货没事惹毛自己,使用什么恐惧之霾莫凡实在很难手下留情。

    “这埃及国府队的人有一种好菜的感觉啊”守馆人里面,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不是埃及队菜,是莫凡这家伙太变态了”

    “诅咒系魔法对莫凡不是很有效,这表明莫凡的修为比那个丑男高出不少诅咒系除非提前布置好一些陷阱,不然遇到修为高的,基本上就是死翘翘”

    “已经干掉两个埃及国府队员了,莫凡简直猛如虎啊,我从来不知道莫凡竟然这么强”守馆人顿时议论纷纷。

    比赛过程大家也看得还算清楚,莫凡无论是对付赛以德还是史瑞夫基本上是碾压

    以守馆人身份碾压国府队员,埃及他们的脸都要丢尽了啊,毕竟他们队伍是代表着埃及学府里面实力最强的一批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