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小心点,这死刀木乃伊非常强。?牧奴娇特意出声提醒莫凡,害怕他吃了亏。

    莫凡冲着关心自己的牧奴娇微微一笑,道:“这种货色我还不放在眼里?!?br />
    死刀木乃伊吨位十足,它挪动身体的过程非常的缓慢,但每迈出一步都可以让这个斗台晃荡起来。

    “哼,等等有你好看的!”赛以德冷笑了起来。

    死刀木乃伊举起了那一柄黑色的巨型大刀,可以看到黑色的死气都在它的刀尖上盘出了黑色的气流,整个空气莫名的阴沉。

    狂刀所向披靡,在这肥硕的死刀木乃伊将武器举过头顶的时候,站在远处的莫凡便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已经锁定了自己,无论自己往哪个方向挪动,这巨大死刀的刀刃都是对着自己的。

    “哞~~~~~~~~~~~!”

    如牛一样的咆哮声响起,死刀木乃伊重重的将武器斩下去,凌厉的将斗台上方的空间一分为二,黑色的刀影更是掠出了上百米,直指远处的莫凡。

    莫凡原地下沉,身影一分为二,分别从不同的方向躲开。

    让莫凡非常意外的是,那刀气竟然还会朝着两边扩散,莫凡不得已下再利用遁影,逃到更远的地方。

    刀气还在追击,察觉到不妙之后,莫凡目光一闪,立刻用意念组成一道念墙,抵挡这刀气的蔓延。

    黑色的刀气终于被阻拦下来,这让莫凡对这死刀木乃伊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单纯从这一击的力量上来看,这家伙的实力确实要超越太多战将级生物了。

    “天焰葬礼!”

    莫凡也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唤出了火焰之云来。

    火云飞入到斗场上空,焰雨急骤而落。

    为了让天焰葬礼的威力达到极致,莫凡将火云集中在死刀木乃伊的头顶上,每一滴烈火触碰到死刀木乃伊的身体,都会卷起剧烈无比的火团,覆盖着这死刀木乃伊的全身。

    成百上千这样的火滴打在它的身上,迅速的将死刀木乃伊给烧成了一座火山。

    在面对中阶魔法,死刀木乃伊便如同****战车,根本不需要闪躲,可高阶的天焰葬礼那种炙热与焚烧是初阶和中阶难以比拟的,死刀木乃伊本身挪动又慢,想逃都逃不掉!

    “高……高阶法师??”赛以德面露惊骇之色。

    有没搞错,这里不是国馆守馆人吗,怎么会跳出一个高阶的法师来,而且看他释放天焰葬礼的速度,便可以肯定他已经迈入高阶有一些时间了的。

    火光四起,烈焰熊熊,天焰葬礼一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尤其是东方烈,之前还在喷击莫凡的他整张脸不由的抽搐了起来。

    这个以前和他实力相差无几的莫凡竟然已到了高阶,更将高阶火系魔法运用得如此娴熟。

    火焰烧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刑架,在这火刑架中为死刀木乃伊举行葬礼,看到情况不太妙的赛以德,更是急忙将他的这木乃伊给收回到自己的亡灵空间里。

    烈火对亡灵有一定的克制,一不小心他这死刀木乃伊可能彻底在火焰中泯灭了。

    “可恶,攻击它!”赛以德怎么会轻易认输,恼怒的呼唤他的铁尸袭击莫凡。

    铁尸甩开了疾星狼,高高的跃起,重量十足的双拳就往莫凡这里砸过来。

    莫凡看着高处的铁尸,不避不闪。

    银色的光泽从他瞳孔中流转而过,莫凡用意念锁定了铁尸,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强大的意念化作了空气巨澜之力,狠狠的拍打在了铁尸的身上,铁尸在半空中被莫凡的意念之浪给打飞出去。

    看到铁尸落地,场外众人不由的惊呼了起来。

    “空间系,竟然是空间系的法师!”白东威也被莫凡给镇住了。

    在莫凡的空间系力量面前,那铁尸根本没有半点招架之力,又被莫凡一个虚爪给抛到了远处。

    赛以德还指望铁尸能够给他长脸,谁知道铁尸被人当木偶玩具一样,随意的捏来打去的……

    “你不要太得意!”赛以德气得不行,继续念起亡灵系的咒语,要呼唤更多的亡灵来战。

    他的死刀木乃伊还在亡灵空间里面调养着,只要拖延到它身上的火焰褪去,就可以继续战下去。

    “我可不想在你这种垃圾上浪费太多时间,跟你的废尸一起滚下去吧?!蹦驳ナ忠煌?,手掌中推出了空间之波。

    空间波极快的速度掠过,将灰布铁尸和赛以德一起打飞了出去,生生的砸在了斗场之外。

    赛以德落到了界外,脸上还保持着那难以置信!

    一对一的情况下,他竟然这么轻易的被一个守馆人给解决了??

    “白教员,宣布结果啊?!蹦不赝房戳艘谎郯锥?,脸上挂着一个很轻松的笑容。

    而除了白东威,其他十位守馆人都看得傻眼了。

    前不久在他们面前如同一个BOSS一般的埃及代表选手赛以德,居然这么三下五除二的被眼前这个男子干掉了???

    这就是莫凡的实力,一个据说拥有天生双系天赋的人??

    大家都是高校学员,如今也有不少好事之人列出一些排行来,其中也有将明珠学府大魔头莫凡列入进去的,还表明了他天生双系的这个逆天天赋。

    不少人一听莫凡这个名字,就恍然大悟,可哪里想到莫凡强到这种变态程度,穆宁雪在对付赛以德的时候,貌似也花了不少时间的吧??

    “莫……莫凡,胜!”白东威现在又哪里会去在意莫凡这家伙不守规矩这细节了,一半惊喜,一半惊愕的宣读了比赛结果。

    “牛B?。?!”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啊,这个莫凡实力比穆宁雪还恐怖,这种人真的是从国府队里面退下来的吗?”

    “好帅?。?!”岳棠心都不由的嘀咕了一声。

    人人喊打的赛以德就这么被干掉,看到他脸上那耻辱至极的模样,守馆人不禁暗爽!

    跑到我们国家来嚣张,遇到像莫凡这样的高手,不一样被虐个体无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