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落了下去,柳茹及时赶到,抓莫凡就是连续的几个跳跃,迅速与这个怪物拉开了一段距离。

    “丫的,这毒牙好锋利!”

    莫凡一低头,便看见自己的玄蛇铠甲上出现了许多窟窿,全是那毒牙的杰作。

    要知道玄蛇铠甲的级别,那是连统领级生物都无法轻易打透的,这毒牙那么一合就在上面留了这么多孔,就表明其毒牙相当变态了。

    “吼~~~~~~~~~~!”

    暴毙毒母残暴得很,它手臂上长出来的那些毒牙竟然还能够脱离,随着它手臂重重一甩,顿时那些石笋般的毒牙全部飞了过来。

    莫凡往石柱后面闪躲,柳茹则轻盈的跃到了空中,整个身体居然倒挂在了天花板上。

    “柳茹,你能缠住它一会吗?”莫凡询问道。

    “可以,只是我们的进攻好像对这家伙不是很奏效?!绷闼档?。

    “没事,马上就会奏效,我先粉碎了它的毒厚皮!”莫凡说都。

    柳茹相信莫凡,于是身体轻盈的从高处滑行而去,那纤细的身子化作了一柄“V”型的獠尖,劈在了暴毙毒母的胸膛上。

    暴毙毒母的胸膛是柔软之处,其实远远看去反倒像是一对垂落、膨胀的黑色怪兽乳|房,柳茹觉得这应该是它身体唯一没有覆盖上厚厚毒铠的地方,是一个突破口。

    谁知她刚要劈落,那对柔软的胸膛中一下子爆开,朝着柳茹喷去无数粘稠毒液。

    胶状的毒液还具有极强的黏性,身体一被沾到,就会立刻被包裹成一团,想要挣脱比登天还难。

    还好柳茹反应快,在半空中停止了攻击,变身成了大红色的小蝙蝠,一个急速变向,堪堪的躲开了这种胶状毒素。

    “好是恶心?!绷慊指戳巳诵?,发现手臂上沾到了些许,结果怎么都褪不掉,如那种黏在鞋子上的口香糖。

    “吼~~~~~~~~!”

    暴毙毒母手臂上竟然又长出了新的毒牙,毒牙成排,双臂往这里一合,就化作巨兽咬击。

    柳茹不断的往后飘闪,暴毙毒母就一路狂追,阻挡在它前方的立柱全部被啃得断裂,整个坡殿随之摇摇晃晃。

    “星座之书速度就是有些慢,不过应急也是很不错的……”莫凡站在原地,不知不觉他的周身已经描画出了整整七幅星图了。

    星图与星图之间交相辉映,呈现出三百六十度立体状,将站在其中的莫凡衬托得更加狂然霸道。

    雷光乱闪,耀眼夺目。

    随着莫凡的星座光辉达到极致,顿时所有的雷光变成了一束!

    就只有一束,豁然打出,转瞬间飞出了数百米远。

    雷束充斥着无与伦比的电击穿透之力,那暴毙毒母其实已经发现莫凡这里有无比强大的雷系能量在涌动了,也有意的去闪躲,可一转过身,雷束之光破体而过,凌厉呼啸,不给半点的反应时间。

    雷束打穿了暴毙毒母的身体,将暴毙毒母从坡殿打飞到了坡殿之外。

    黑色的毒血撒落了遍地,柳茹一脸惊讶的看着莫凡。

    “雷系高阶的威力果然是霸道!”莫凡一阵激动不已。

    这还是莫凡进阶之后第一次动用雷系高阶魔法,和霹雳那闪电一轰的干净利落效果很相似,这雷束飞贯,根本不在意敌人身上的铠甲有多厚实,直接打了个对穿!

    暴毙毒母爬了起来,微微低下头,看着身体那一个雷光窟窿,显得有些不敢相信。

    这一击重创起到了非常直接的效果,暴毙毒母的脸渐渐退化,显现出了芳少俪自身那张面容。

    她面容中带着些许惊恐,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毒变化的身躯会那么轻易的被对手给轰穿!

    “雾袭!”

    柳茹看到机会,立刻追了上去,袖子一甩,便看见数之不尽的大红色啃噬蝙蝠飞了出来。

    小蝠们密密麻麻,多如雾气,一下子笼罩住了暴毙毒母。

    “天焰葬礼!”

    雷系攻击结束,莫凡还有高阶魔法。

    乘着柳茹的小蝙蝠们在缠住暴毙毒母,莫凡再一次施展出暴力之火。

    火云在暴毙毒母上方形成,急骤的火焰雨成团成团的打落,一下子燃成了刺眼的火海,焚烧了暴毙毒母周围上百米的区域。

    火焰焚心,尤其是暴毙毒母身上已经有了伤口的情况下,那烈焰钻入到它的躯体中,焚烧着它的内脏,而无论它往那里逃窜,都避不开极大范围的这天焰葬礼。

    天焰葬礼的持续时间很长,而暴毙毒母在这样仿佛焚烧下,一身的皮铠也都烧毁个七八成了。

    柳茹找到了合适的机会,手中血凝结成的细剑从背后猛的刺向了暴毙毒母的后脑勺,险些将暴毙毒母的脑袋给一剑劈开。

    芳少俪所化的这个怪物命倒是相当硬,在这样的情况下没见得它生命彻底流逝,它发狂的冲出了那令他痛苦至极的火海,甩开了与她近身厮杀的柳茹,笔直的朝着莫凡这里冲撞过来!

    她的目标就是莫凡,她的老师也交代过,一定要将这家伙的命留下。

    莫凡看到这怪物要与自己拼个你死我活,索性也不躲了。

    “小炎姬,火!”莫凡唤了一声,将玫炎与劫炎全部燃了起来,身子瞬间化作了一个炙热的火人。

    “陨拳-九蛟!”

    一拳九焰,焰如蛟龙,迎面撞向了冲过来的暴毙毒母。

    暴毙毒母身上被一层毒液裹住身体,烈焰似乎近不了它身体内部,它与莫凡拳之力相撞,九条火焰长蛟被冲得四散。

    莫凡发现不妙,立刻动用了意念,将遍地的立柱碎石集中到自己面前,组成了一面碎墙……

    “嘣~~~~~~!”

    这面碎石墙立刻被撞开,身穿着玄蛇铠甲的莫凡也倒飞了出去,从坡殿的这一头,飞到了坡殿的另一头,很不巧整个过程都没有一根柱子截住他。

    莫凡玄蛇铠甲还在身上,这种程度的伤还能够接受。

    他爬了起来,一抹嘴角溢出的血泽,盯着那毒母怪物道:“这家伙命怎么那么硬,都被我们打成那样,战斗力一点没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