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墨色的异光在莫凡的身上慢慢的显现,莫凡那双黑褐色的瞳孔渐渐的迥异冷然,连穆宁雪,都觉得莫凡身上笼罩上了一层她无比陌生的气质。

    “莫凡,你干什么?”忽然,通讯仪里传出了灵灵的声音。

    “穆宁雪毒变了,我没有那个时间跟这群畜生耗下去?!蹦采糁写乓还勺用晔又?。

    “你别乱来,以黑教廷的恶性,他们要知道是你,不仅不会给你解药,还会变本加厉。更何况,即便你找到了解药,你自己就无药可救了,这里不是洞庭湖,也不是亡灵国度,没有任何东西供你肆无忌惮的厮杀,供你摄取那庞大的精魄……这座岛上有的就只有近七十万鲜活的人,你真的可以保证自己在被魔鬼侵心的时候,不会失去理智到对这些人进行屠灭?”灵灵严厉的制止道。

    莫凡听到灵灵的话,那双已经绯红与暗墨的眼睛一下子澄清了许多。

    穆宁雪出了这样的状况,莫凡能够想到的唯一解决方案就是恶魔化,他需要在极短的时间里将黑教廷的人一网打尽,而那所谓的毒素对恶魔化的自己基本上不可能起到任何作用。

    可灵灵在说出最后那句话的时候,莫凡自己都不由的浑身一颤。

    是啊,这里不是妖魔部落,不是妖魔巢穴,有的只是崇明岛几十万的居民。

    恶魔化的代价不单单是自己修为倒退,更是要用数之不尽的鲜活祭体,恶魔噬魂,那份痛苦莫凡当初在洞庭湖体验过了,会将自己逼上厮杀成魔的绝路,倒那个时候自己就跟那些恶魔化实验失败品没有任何区别……

    这里不行,不仅救不了穆宁雪,还会卷起一场更大的灾难!

    “莫凡……”

    “我明白了?!蹦泊蚨狭肆榱榈娜八?。

    深呼吸了一口气,莫凡尽量让自己躁动的恶魔系星云平静下来,若是所有的事情都需用动用恶魔的方式来解决,自己就会真堕落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毒变发生在别人身上,还比较危险,她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只要她利用冰系领域冻结住她自己,让身体血液……”灵灵语速极快的说道。

    “她这样做了?!蹦不卮鸬?。

    “那就好,她比你淡定多了。你好歹也是猎人大师了,遇到事情别那么毛躁?!绷榱樗档?。

    莫凡听到灵灵这番教育,顿时一脸无语,自己竟然被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给训斥了……

    “你到底找到解决毒变的方法了吗?”莫凡问道。

    “没有?!?br />
    “……”莫凡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我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绷榱樗档?。

    “什么发现?”

    “我已经连上了我的资料库了,经过我剖析发现,这种毒变因子与我们曾经做过的一桩悬赏有一定的联系?!绷榱樗档?。

    “我以前遇到过这种事情?”莫凡有些讶异的道。

    “记不记得鳞皮母妖,就是那个吸食了她人的血液,可以将那些活人变成怪物的那种寄生之母。那东西虽然等阶不是很高,却是极度危险的生物,会在短时间里造成不可估量的死亡?!?br />
    “我们在牧场庄园的这段时间,饮吓的那种茶水里面应该有某种非常细微的毒虫,毒虫会在人体里潜伏,假如没有受到母虫的任何信号,那么它们多半会在不久之后自动死亡在我们身体里。而如果母虫发出了某种信号,那毒虫就会开始疯狂的破坏人的身体,血液内脏肌肉组织……”灵灵一口气对莫凡说道。

    “毒虫母虫?也就是说,我们找到了母虫,并将它杀死,所有潜藏在大家身体里的毒虫都会随之死亡?”莫凡惊喜的说道。

    莫凡清楚的记得,鳞皮母妖是当初那种异变的根源,鳞皮母妖一死亡,体育场所有异变的人都恢复了正常。

    若是正如灵灵说的那样,大家身体里其实都饮入了毒虫,并被母虫操控着生死,那解决掉母虫,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是的,母虫是关键。另外,这东西应该还有后续的可怕能力!”灵灵声音低沉了几分。

    “你是说……毒血夺命还不是最可怕的??”莫凡突然呆滞住了。

    ……

    主楼,第三层中间的房间里,灵灵抱着电脑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快步走到了窗户边。

    她拉开了窗子,她这里视野很开阔,可以一眼个牧场庄园入口的地方。

    这一段地上,横七竖八躺着许多的焦黑灰化的尸体,在牧场庄园路灯的照耀下,格外悚然。

    冷风不断的吹过,他们那些焦灰色的皮肤不断有被卷起黑色的粉尘,弥漫在牧场庄园的上空……

    很多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这些已经干瘪焦黑的尸体会慢慢的粉末化,毕竟它们的身体组织已经彻彻底底被破坏殆尽了,可在发现了这种暴毙毒母与鳞皮母妖有着相似的毒染因子后,灵灵便每过五分钟就会往窗子外面。

    死亡对那些发生了毒变了的人而言,已经是很悲惨的结束了,灵灵真心期望黑教廷的可怕邪术还没有到自己想象的那种丧心病狂的程度,可事实证明,黑教廷所做的只会更出人意料??!

    “咯吱~~咯吱~~咯吱~~~~~~~~”

    焦黑干化的木炭皮肤在冷风的鞭挞下出现了裂痕,这些龟裂的地方正在慢慢的从那些干瘪的身体上脱落到地上……

    裂开的部位出现了宛如新生一样的肌肤,可如果觉得那是人类嫩滑质感和黄白颜色的肌肤,那就大错特错了!

    那第一个发生毒变的金战猎人团的尸体,外层皮肤成块成块的剥落,通红粗糙粘稠疮痍的癖皮正慢慢的露了出来??!

    已经死了的人,却如梦初醒一般,竟然从那满地的黑色之灰中坐直了起来,一双青色的硕大眼球正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在这本就充斥着恐怖气息的夜里更增添了几分不可思议和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