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乔的小脖子很细,摸起来还蛮舒服的。

    只是,莫凡凭借着高阶法师的蛮力,猛的在这女人细细的脖子上一用力,咔嚓一声拧断了!

    杨乔都没有反应过来,脸上还带着惊恐和茫然,结果脑袋直接歪到了一边,身子一下子瘫软着倒在了地上。

    杨乔就倒在少年的旁边,少年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没有想到一位猎人站出来救了自己,顿时喜极而泣。

    “你能站起来吗?”莫凡问了一句。

    “能……能!”少年比想象中的坚强,他慢慢的爬起身来,目光注视着旁边自己家人的尸体,又是满脸的泪水。

    等他在将目光转向倒在地上的女人杨乔时,眼中更是难以扑灭的怒火,恨不得把她皮肉剥下来生吃了!

    “放心,你家人的仇我会帮你报的,之前那两个人我也不会放过,但是,我希望你明白自己的情况,明白你的家人已经死了,而你还得好好活着。现在尝试着冷静下来,把这女人的外衣套在自己身上,然后慢慢的离开这里到主楼等待救援?!蹦踩险娴亩哉饷倌晁档?。

    “我……我想把他们的尸体带走?!鄙倌旰爬崴档?。

    莫凡摇了摇头道:“死了就是死了,你带着他们,只会让你也丧命。按照我说的做,当这些从没发生过,我以我猎人的名誉保证,伤害你家人的这些杂种,一个也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上?!?br />
    少年抹着眼泪,看着莫凡那双黑褐色的眼睛。

    最后他点了点头道:“谢谢你……我……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br />
    “恩,你能明白,也不枉我冒险救你?!蹦才牧伺恼馍倌曷茄鄣耐贩?。

    少年站起了身,从那个歹毒的女人身上扒下了外衣,他的身材其实刚好和这女人差不多,长长的外衣套在身上,在夜里不走近还真不会被认出来。

    那件外衣也盖住了少年身上的伤,少年尽量站直身子,一步一步的朝着有灯光的方向走去。

    莫凡交代他,不要对主楼的任何人说起,因为在没有解除毒变?;?,绝对不能明面上动黑教廷的人。

    ……

    莫凡捡起了刚才那个女人的药瓶,将包括杨乔在内的其他尸体一起清理了,不留下半点痕迹。

    莫凡也不知道这女人死在这里,会不会被黑教廷的上一级人员发现,刚才那种情况要他就躲在树冠上看着,真的有点难。

    处理掉这些后,莫凡便追着刚才那名灰衣教士的方向去了。

    一个黑衣教徒也就50万,连给自家闺女小炎姬买个零嘴都不够,大头还是得从灰衣教士身上拿,莫凡打算先跟着那人,见机行事!

    ……

    “杨乔还没处理清楚吗?”灰衣教士卢耿问道。

    “我看见她往主楼去了,应该是处理干净了吧?!绷硪幻谝陆掏降乃档?,此人有着一对醒目的大龅牙,属于丑人中的战斗机!

    “哦,也好,去那里监视监视金战猎人团的动向?;八灯鹄?,大教士那里的东西还没准备好吗,再等下去,没准救援的队伍就来了,才杀了他们几百号人,不过瘾??!”灰衣教士卢耿问道。

    “应该快好了,只要等等听惨叫声……对了,教士大人,我听闻执事大人身边多了一位实习,不知道是哪位那么幸运,能够获得执事大人的青睐???”大龅牙黑衣教徒有些羡慕的问道。

    “一个纯新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看上他?!被乙陆淌柯⑺档?。

    “刚才那会,我经过诅池,发现那里泡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女人,头发都泡没了,那是执事大人的新奴仆吗?”大龅牙黑衣教徒问道。

    “执事大人怎么可能会培养黑畜妖,多半是给那个新人的吧,不过仪式还没有完成,就那样放在那里多泡着呗?!被乙陆淌柯⑺档?。

    “我来了好久,才获得一只黑畜妖……唉?!?br />
    “你的意思是,跟着我卢耿,没有什么前途吗!”灰衣教士怒道。

    “不敢,不敢!”

    “正好诅池那里没人守,你今晚就去那吧!”灰衣教士冷冷的说道。

    “是……是?!贝篥笛篮谝陆掏铰防浜?。

    ……

    两人的谈话被莫凡全部听在耳中,在发觉那名灰衣教士走入的地方有一定的危险后,莫凡没有再继续跟随了。

    “诅池,那恐怕是用来提炼黑畜妖的地方吧??”莫凡猜测道。

    “那里没人看守,估计黑教廷的人也不怎么去,也好,顺便解决掉这个丑不拉几的教徒?!?br />
    莫凡心里有了打算,便悄悄的跟在那名诚惶诚恐的教徒后面。

    这名教徒走到了比较偏的地方,绕得莫凡差点忘了回去的路,最后他推开了一扇在角落处的石门,门一开,那种巨臭无比的味道就涌了出来。

    大龅牙教徒在那里骂着,看守诅池算是最脏最累的活了,谁不知道那些得罪了黑教廷的活人都被扔在里面发酵……

    莫凡在进入之前,特意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保没有其他黑教廷成员,也没有任何监控的设备。

    他其实就站在大龅牙黑教徒的背后不到两米的距离,幽暗的火光拉长了这名教徒的身影,让莫凡可以轻易的藏入他的影子里面,他挪动,莫凡就跟着挪动。

    “救……救……我……”

    黑色的池子里,一个痛苦到了极点的声音传了出来。

    莫凡记得大龅牙黑衣教徒说过,池子里泡着的是个女人,可从那人褪掉的皮,掉的头发,还有整个被腐烂诅咒得严重的身体,哪里还能够分辨得出这是一个女人??!

    她的声音都已经沙哑了,说是人,活像一个没了皮的鬼!

    这一幕,让莫凡联想到了许昭霆。

    如果黑畜妖就是这样诞生的,意味着许昭霆当初也是承受了这样的折磨?。?!

    这让莫凡心中的愤怒一下子就燃烧起来了??!

    黑教廷的那种残忍,已经真的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了,撒朗那个狂魔到底又是用什么方法,将一个在这样文明社会里成长起来的人泯灭人性到变成这般歹毒、冷血的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