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赵品霖,竟然是黑教廷的人,莫凡还着实没有想到。

    如此看来,汪栩栩确实是答应了荣盛,恼羞成怒的赵品霖动用了自己黑教廷势力的手段,让汪栩栩乖乖的听从他的,任其虐待而不敢声张。

    “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在我抗黑小王子面前干这种勾当!”莫凡冷哼了起来。

    黑教廷要动用手段来让一个什么背景,什么力量都没有的女人顺从实在太容易了,甚至不是黑教廷人员只要稍微有点势力的人都可以做到,不得不说这世界很不公平,像汪栩栩这样的女孩真的很容易被人摆布。但同样的,这世界又不是绝对的不公平,因为还有很多像莫凡这样,一旦查出此人是黑教廷人员并以此作恶的,就绝对不会让他活在这个世界上!

    “一个教徒50万,一个教士900万还是多少来着,半个灵种的钱,闺女半袋奶粉……赵品霖,你可别太让我失望??!”莫凡在幽暗的通道中前潜行着,化作一团黑影的他基本上与背景融为一体,从那几只巡查的黑畜妖身旁飘过,它们浑然不知。

    莫凡一直潜行到这栋楼的侧林园中,发现雕塑、园艺、鹅卵石路的侧林园那里有声响,于是悄悄的藏在一些比较茂密的树木上,躲在上面暗中观察。

    他看到了有三个人,他们正快步从这里走来,穿着上全都是红色领结的服务人员。

    而在侧园林更深处一些,还有大概四、五个人,以及十几只黑畜妖在地面上爬行。

    这些黑畜妖把那四五个看上去像是旅客的人给包围了起来,这几个人发出了害怕的哭喊声,也在不断的像主楼那里求救,可惜这栋橙楼离主楼还有很远的距离,任凭他们哭喊都没有人可以听见。

    “教士大人,这些人怎么处理?”一名女子细细的声音说道。

    这女人声音有点耳熟,似乎是在主楼负责接待宾客的其中一位,莫凡还记得她那特殊的细声音,酥麻得令人不由的一阵浮想联翩。

    “直接处理了,正好它们也饿了?!蹦俏唤淌康纳粼虮冉夏吧?,他对这群闯入这里的人没有半点怜悯。

    莫凡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出手救那几个无辜的人,谁知道惨叫声就传了出来,那几名被吓得四处乱跑的旅客立刻倒在了血泊之中,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地。

    在黑教廷眼中,人命真的太微不足道了,莫凡看了一眼那几个不走运的人,不由的叹了口气。

    “好了,威胁清除,都回到各自的岗位去吧……杨乔,你留下来把尸体清理了,免得被金战猎人团的发现?!蹦敲乙陆淌克档?。

    “是的,大人?!蹦敲艏庀傅呐铀档?。

    ……

    不得不说,这几个误闯者算是帮了莫凡等人大忙,莫凡、穆宁雪、荣盛、郭文衣在闯入这里的时候应该也是被黑教廷的人察觉了,而这几个旅客被发现在这里的话,一定程度上对莫凡等人起到了掩护作用。

    黑畜妖已经快速的散去了,那名灰衣教士和另外一名黑衣教徒都已经离开,唯有那个叫做小筱的女教徒留在这里收拾现场。

    女教徒小杨乔还留在了这片侧园林里,躲在树冠上的莫凡看到杨乔踩着小坡跟鞋,一步一扭的站在那几具被黑畜妖抓得满是血痕的旅客面前,鼻子里正哼着一种很欢快的歌调。

    “你们呀,好好躲在主楼里,不就没事了,非要跑到这里来送死?!毖钋腔坝锎偶阜智纹?。

    “放……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逼渲幸幻硎巧说纳倌曜プ×搜钋堑慕捧?,带着几分哀求。

    “嗯?竟然没有死?”杨乔扬起了小嘴,一副很讶异的模样。

    她绕着趴在血泊中的少年走了几圈,发现这少年似乎在另外两个成年人的奋力?;は?,并没有怎么伤到要害,身上那触目惊心的血也大部分是那两个成年人的。

    “不过,你真是不走运,刚才死了,就不要再受一次痛苦了?!毖钋墙啃α似鹄?。

    说着话,她手中拿出了一个药瓶,小心翼翼的打开之后,将药瓶里黑色粘稠的液体一点一点的往旁边那具成年人的尸体上倒去。

    就看见那具血淋漓的尸体触碰到黑色粘液之后迅速的腐烂、融化,血液变成了气体在空气中飘散,皮肤与肌肉变成了黑水,骨骼也一起融化成了粉末……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旁边这具成年尸体已经彻底融成了一滩黑色的东西。

    那未死的少年瞪大了双眼,瞳孔中充满了惊骇与恐惧!

    “来,我给你倒慢一点,你好多享受一会!”杨乔又缓缓的将药瓶往少年的上方移,并将液体一点一点的往下浇。

    仅仅一滴落下,少年的背部就溃烂开了,本就被撕得皮开肉绽的少年顿时嘶吼了起来,在这寂静的侧园林里格外的毛骨悚然。

    “咯咯咯~我还没倒多少呢,你就叫得这么大声?!毖钋乔纹さ乃档?,声音里又带着正常人所没有的冷血??!

    少年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长相这般甜美,声音又是如此细柔的姐姐,竟然会残忍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是一个女鬼??!

    杨乔开始倒得快了一些,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起来。

    可是,她忽然感觉到一股很重的力量抓住了她的手腕,让她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等杨乔反应过来,手上的那瓶药液就被一个比他高出近一个头的男人给夺走了,她猛的转过头去,以为是教士大人不允许自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谁知道一个重重的耳光就猛的扇了过来,打得她的小脸蛋都快变形了,疼得她连喊都喊不出声来。

    “你是……”

    “啪??!”莫凡不给这毒女说话的机会,又是一重耳光打过去。

    “混……”杨乔样要大骂,莫凡手掌往她身上猛的一送,将巨影钉双子直接插入她的后腰,禁锢她的行动,也禁锢她的精神,防止她给她的同伴打信号。

    “你……你是什么人??”杨乔说话力气一下子就没有了,很吃力才能够吐出这么几个字来。

    “娇美如花,心如蛇蝎,审判会给你们这种教徒开得价真得算低了。不过,像你这种货色,我不收钱也得把你给宰了!”莫凡站在这杨乔的身后,言语中带着一样的冷酷,但那也只是对这种歹毒之人的绝对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