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浴池/p>

    芳少俪坐在一把黑色的椅子上,大腿交错,一双深蓝色的锋利高跟鞋轻轻的点着火山石地面。

    整个浴池都是火山石建造,热量从石中的蜂窝孔中散发出来,烘暖了整个屋子。

    前方是一个心形的浴池,以往这里应该是以池放着玫瑰花瓣的清澈热水,但现在里面却装着全是黑色冒着气泡的诅咒之水,像是熔炼过许多具死尸一般,看一眼都令人觉得恶心作呕。

    赵品霖跪在芳少俪的短裙前,轻吻着她的鞋跟,那谦卑的态度与他平日里的桀骜截然不同,完全是变了一个人。

    此时,汪栩栩就在一旁,她满脸恐慌的看着这一幕,赵品霖奇怪的举动,和那个女人高高在上的姿态……这里面并没有半点成人游戏的趣味,而是彻彻底底的邪性,让汪栩栩感到莫名的不安。

    “你已经吻过死神之足,大人她会收下你的一片诚心,接下去就看你的行动了?!狈忌儋承α似鹄?,笑容里带着的那份尊贵更与她原本在现实中扮演的服务员身份判若两人!

    “您说的大人,莫非就是那位在古都……”赵品霖眼睛里闪过一丝难以抑制的兴奋。

    假如一个星期前,赵品霖听闻这个大人的名号,必定拒之千里。

    但现在,他感觉自己仿佛正走向一条通向无限权力、力量的道路上,领袖他们的是这样一个可以在现世这般肆意妄为的人,那他还需要担心自己那小小的欲|望没法实现吗??

    “请替我向大人转告,我一定会本会做出更大的贡献?!闭云妨厮档?。

    汪栩栩在一旁目睹这一幕,脸上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黑教廷??!

    汪栩栩终于明白赵品霖为什么会在短短的几天时间性情大变了,原来他是染上了黑教廷的人??!

    眼前这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让一个好好的学生变成这副模样,完全就是鬼怪上身了一般,骨子里有的就只有贪婪,整整二十多年的教育与人性瞬间摒弃??!

    “你……你要做什么???”汪栩栩看到赵品霖跟着了魔一样朝着自己走过来,顿时害怕的往后退。

    “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那就成为我实现更大目标的垫脚石吧?!闭云妨匮杂镏写偶阜植腥?。

    “你醒醒,赵品霖你得清楚你在做什么,她是黑教廷的人,只会把你带到万丈深渊??!”汪栩栩感觉到生命危险,强迫自己冷静去劝说。

    “你觉得我着魔了??不瞒你说,在听闻浩劫出现的新闻时,我第一反应就是,是哪个人竟然有这样通天的本领,让一个偌大华夏之国束手无策……”赵品霖不屑的笑了起来。

    汪栩栩呆住了,他不敢相信这番话竟然是由赵品霖之口说出。

    真的吗??

    在那场惨烈的浩劫诞生的那一刻,他不是怜悯,不是愤怒,而是去崇尚那罪恶滔天的力量。

    “赵品霖的出身和他的天资使得他只是一个比普通人更富有一点的庸人,但他的野心和适应能力,却是连我都觉得少见的优秀者。他缺少的只是一个像现在这样将灵魂祭献给真正死神的机会?!?br />
    “神,只有一个,那就是死神,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死神的魔爪,包括神自身。而死亡国度,才是人之乐土,是真正的永生之地,在活着的时候为死神在人间的化身做更多的贡献,到了永生的死亡国度方才是上位者。否则,短暂的人之寿命将至后抵达死亡国度,人皆为黑畜妖一般的奴隶!”

    芳少俪用一种无比坚定与高傲的语调凝视着汪栩栩。

    汪栩栩看着有些狂热的芳少俪,竟然哑口无言。

    芳少俪也不在意,像这种会沦为黑畜妖的东西,怎么可能理解得了这项真理?

    “看你的了,赵品霖,推她下去的那一刻,你将会是我们的灰衣教士,介于你和我的特殊亲密关系,你将直接听从我的命令,任何黑衣都无权对你指手画脚,你将会成为我最优秀的学生?!狈忌儋承α似鹄?,满是放荡形骸之意。

    赵品霖点了点头,他用蛮力将汪栩栩拽到了那片黑色恶心的浴池前。

    “你最蠢的决定就是选了荣盛那个废物……这对我是最大的侮辱,不过你放心,他那废物也不会比你好过多少!”赵品霖眼里已经没有了半点的怜惜。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原本还刻意安排了这样一场同学旅行讨好汪栩栩芳心,谁知得到了也就一开始还不错,没一会便索然无味,包括现在将她推下去,他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安的心。

    或许正如芳少俪说的那样,其实自己真正的天分应该是在这方面!

    “噗咚~~~”

    汪栩栩跌落到浴池里,那具有腐蚀性的诅咒之水立刻侵蚀她的肌肤,染上了一层如油漆一般的黑漆漆之物。

    “她需要先浸泡一些时候,洗掉身上的活人之气……然后我会教你如果施咒?!狈忌儋乘档?。

    赵品霖有些期待的点着头。

    掌控力量,那也是他曾经一直渴望的,可惜他并没有能够成为法师,未想到都二十来岁了,还有机会,这真是天赐之机!

    芳少俪刚要传授邪术,她戴在耳边的耳坠里却传来了声音,原来这是一个以耳坠为外形的通讯仪。

    “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打搅我,我在教导我的学生?!狈忌儋成粞纤嘀写挪荒头?。

    “身份有问题者潜入,构成威胁!”那边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查清是哪些人了吗?”芳少俪皱着眉头问道。

    “暂时无法查清,最近庄园中来往人员太多!”那边的人说道。

    “审判会的人吗?”芳少俪问道。

    “不是,审判会的人我们一直有盯着,连一位实习审判员都没有入岛?!蹦侨嘶卮鸬?。

    “哼,那又是哪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查清楚来,把有嫌疑的名单都列给我?!狈忌儋乘档?。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