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灵,情况怎么样?”莫凡走到灵灵房间。

    “唾液成毒,将泥土里的养料都给腐蚀了,但恐怕不是黑畜妖、也不是诅咒畜妖?!绷榱槎阅菜档?。

    “不是??”莫凡很是意外,还以为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线索,谁知道竟然鉴别出来不符合黑畜妖和诅咒畜妖的唾液。

    “腐蚀性更强,那块土不仅三四年没可能生长任何植物,还有可能滋生出一些有毒的东西。记得城市猎妖队来这里巡查,就是因为毒**件,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个有关。我们手头上线索真的太少了,黑教廷的人又躲在暗中,伪装得非常好,整个牧场庄园大概一千、两千来人,要将他们从普通人中分离出来,我们还需要掌握更多的信息?!绷榱槿险娴乃档?。

    莫凡点了点头,当下将昨晚和穆宁雪撞见卡莉与猎妖队长的好事给道了出来。

    “这是好事,可以卸下黑教廷对我们的警惕,那个卡莉是不是黑教廷还很难说清,但嫌疑是很大了?!绷榱樗档?。

    “还有个事……只是不知道和黑教廷有没有关系?!蹦舶岩恍┫∷善匠5氖鹿说?,讲了一下比较奇怪的。

    灵灵听着有关荣盛、汪栩栩、赵品霖以及郭文衣的事情,稍稍沉思了一会。

    “可能无关吧?!?br />
    “我也觉得,这种事情就算有问题,多半是赵品霖用了一些不该有的手段来迫使女孩从他,这事情该找警察……”莫凡说道。

    ……

    又继续呆了两天,牧场庄园这里迎来了新的一批客人,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学者,结合了一些人性、佛性、当代现象对他人进行授业解惑的人,说白了就是一个比较有名、有影响力的讲师,听其他人称他为泯天师。

    泯天师开课设在牧场庄园,于是当天牧场庄园就迎来了近四千的听客,还好牧场庄园本就非??砉?,建筑少却面积极大,即便多了近四千人进来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拥挤。

    泯天师威望很好,来的不少都是富人,他们对此人的理念深信不疑。

    讲学,这是在魔法世界算是不怎么常见的人群职业了,这个泯天师自然没有例外的被莫凡和灵灵列入到了重点怀疑对象中,毕竟黑教廷的思想植入是相当可怕的!

    ……

    ……

    酒廊

    赵品霖饮着酒,脸上多了几分烦躁。

    一个红色领结缓缓在幽暗中出现,一头茶色之发披散了下来,芳少俪坐在了他的面前,微微一笑道:“怎么,得到的还不够吗?”

    “那个女人,竟然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不就是一个女人,我能看上她,是她的荣幸!”赵品霖将杯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砸。

    “你说得是那个银色头发的女孩,确实很特殊,看她的举止,应该也是出身名门?!狈忌儋乘档?。

    “哼!”

    “那个女人呢?”芳少俪问道。

    “叫她回房间去了?!?br />
    “才几天就腻了,不过也正常,你本来想得到的也不是她,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先去敲银雪头发的那个女孩子的门?!狈忌儋乘档?。

    “你怎么知道??”赵品霖一脸诧异道。

    “我们对潜在客户都会很细致的观察,那个女孩的身份我帮你查过了,帝都一个小魔法家族的成员,似乎是一位初阶法师,所以你想要以对付汪栩栩的方式对付她,基本上没什么可能?!狈忌儋承ψ诺?。

    “那要怎么办??”赵品霖初尝那种刺激,现在满脑子的恶念都在穆宁雪的身上,越是得不到,越感觉这女人有着无穷无尽的魅力!

    “你需要变强?!狈忌儋乘档?。

    “怎么变强,我又不是法师……”

    “加入我们的人,不一定是要法师,我们会让它操纵一种实力不比法师弱的生物??丛谀隳敲纯释玫侥歉鲆贩⑴⒌姆萆?,我可以送你一只,在将来它特殊的潜藏、暗杀、偷窃的本领为你处理很多事情?!狈忌儋乘档?。

    “操纵一种生物??那岂不是跟召唤法师一样??”赵品霖有些诧异道。

    “恩,差不多。前提是你得为我们提供一个献体。为了表示你足够的诚意,我建议你把刚刚玩腻的女人献给我们,它将成为为你量身订造的奴隶,受你驱使,受尽痛苦和折磨??!”芳少俪说道。

    赵品霖愣了一下。

    他承认他是有些烦汪栩栩,一开始占有的时候,他还能够体会到那种大仇得报的快感,可后来见到她那畏畏缩缩的样子,总是哀求自己,总是在那里哭,赵品霖就格外不爽了。

    他现在对汪栩栩没兴趣了,那也不代表把这女人拿去祭献??!

    见赵品霖在犹豫,芳少俪从怀里拿出了一份资料,放在了赵品霖的面前。

    赵品霖看了一眼,赫然发现那是一份死亡报告,死亡报告上写着的人,正是汪栩栩!

    也就是说,芳少俪早已经准备了这一出!

    “这是她意外死亡的报告,并且是在聚会之后,即便你今天点头,也绝不会有人怀疑到你头上。从此之后她就是你的奴仆了,你会每天看到她像一条狗般讨好你,祈求你……这也是你正式成为我们教会成员的一次考验,没有奴仆的教徒,可不能算是真正的教徒。当然,也只有成为了教徒,我们才会帮你得到那个银丝女人。她是一名法师,尽管只是小小的初阶法师,我们教会也要付出不少的代价,在此之前我们得知道你有多愿意加入我们,又有多大的决心,还有多大的野心。这种你本就不是很感兴趣的女人,还恋恋不舍的话,实在有些可笑的?!狈忌儋臣绦档?。

    赵品霖犹豫了,他知道自己是做了很不人道的事情,但这个程度他是能接受的。

    可如果是让汪栩栩直接死,或者像芳少俪说的那样变成奴仆,就未免有点过了……

    “能不能换一个人,我不认识的?”赵品霖问道,他觉得要一个活人从世界上消失也不是不能接受,随便弄个流浪汉好了,这种人死活谁在意。

    “不行,我们得知道你有多大的决心!”芳少俪声音一下子就变了,简直是一种命令,更带着一种压迫??!

    赵品霖看着她,这一刻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这女人不只是蛊惑他人的小服务员那么简单,她的气息可怕得像一头巨大的怪兽,随时都会将自己一口吞噬掉!

    “你确定我加入了,不单单可以让我得到我现在想要的,还能让我得到更多??”赵品霖沉着声音问道。

    “当然,我知道你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取代那个曾经羞辱过你的堂哥,可惜你没他那么敏锐的商业头脑?!?br />
    “那……我加入?!?br />
    “很好,祭献由你自己亲自来?!狈忌儋晨醋耪云妨氐阃?,气息全部散去,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意道,“你摇头的话,今晚你就会变成我的奴仆,我这人最喜欢把侵犯过我的男人变成天天可以抽打的奴隶,咯咯咯!”

    从温和的笑意变成了邪异的魅笑,赵品霖不由的浑身一冷,他轻声的问道:“你的职位……职位高吗?”

    “你祭献了,我会告诉你。我很看好你哟,有野心,且贪得无厌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