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品霖搂着汪栩栩的腰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他搂得很紧很紧,从两个人那种亲密程度来看,好像已经在一起很久,同时有着更深入的交流……而赵品霖脸上那自信睥睨的笑,仿佛在向所有人宣布,旁边的这女人是我的了!

    莫凡看了一眼荣盛,又看了一眼赵品霖,再看了一下表情格外不自然的汪栩栩。

    这尼玛什么情况?。?!

    “噢噢噢~~~~~~你们竟然……你们竟然……”

    “哇塞,昨天还客客气气,同学来同学去的,今天直接就这样了,我们昨晚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其他人马上就起哄了,一个个开始询问昨晚上的细节。

    而荣盛脸上噩梦未醒的模样,莫凡看着他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寒心,从他刚才雀跃激动的模样来看,他一直把自己看成一个小癞蛤蟆,没怎么奢望过能吃到天鹅肉,结果昨晚他成功了……

    才刚刚跟自己分享,就出现了眼前的这一幕,绝对霹雳轰声。

    莫凡可不觉得荣盛会欺骗自己,毕竟从汪栩栩脸上不自然和躲避荣盛目光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

    荣盛站了起来,他目光根本没从汪栩栩身上离开过。

    “栩栩,跟我一个解释行吗,为什么昨天你还答应了我,今天却和他在一起??”荣盛神经比较单一,他现在只想问一个清楚。

    大家一听荣盛这么说,纷纷露出惊讶之色。

    谁能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一出!

    “荣盛,这件事我们以后再慢慢聊好吗?”汪栩栩低声对荣盛说道,示意他不要在这么多人的时候提这件事。

    赵品霖却是笑了起来,完全不在意他们两个人的感受道:“荣盛啊,她只是和你开个玩笑。栩栩,你说是吧?”

    “玩笑??怎么可能是玩笑??!”荣盛说道。

    汪栩栩看到荣盛这个样子,心有不忍,可见到赵品霖那眼神,不得不开口道:“荣盛,是这样的,你昨晚突然跟我表白,我看你很真诚,不想伤害到你,所以没很生硬的拒绝。谁知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不想让你太难过,所以迁就了一下你。我跟赵品霖……你应该明白的?!?br />
    荣盛整个人都傻了!

    这番话从汪栩栩口中说出来,便宛如一颗颗榔头狠狠的砸在他昨晚最美妙的记忆画面上,砸了一个粉碎,碎片还扎进心里,疼得说不出话来。

    迁就……

    昨晚只是迁就??

    自己以为从今天早晨开始,自己便是最幸运的人,整个晚上难以入眠,在规划着自己和她的未来,在下定决心已定要好好努力,她喜欢华贵、奢侈的地方也尽可能带她去……

    谁知道这天早上,一盆冰冷刺骨的水泼在脸上??!

    “荣盛,你昨晚是不是喝酒了啊,唉,我怎么跟你说的,不要冲动,你怎么真就去……”一旁的王斌叹了一口气。

    “唉,大家都是同学,相互喜欢很正常,坐坐坐,吃早饭,吃早饭?!?br />
    “是啊,荣盛啊,就当昨晚做做了个梦,大家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别搞的太尴尬,汪栩栩也是体谅你,看得出来她是在意你感受的,要换作别人,她估计就生气骂走了,怎么还会给你解释一番,迁就你一番?!?br />
    荣盛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失魂落魄的模样落在了赵品霖的眼中,赵品霖脸上闪过一丝充满快感的狞笑??!

    ……

    早餐气氛因为这一出变得非常奇怪,莫凡也在一旁,安慰着荣盛。

    荣盛的那种憨直很像张小侯,看到他这副样子,也觉得挺叹息的。

    “兄弟,我真的没……真的没骗你,她昨天……真的答应我了?!比偈⒀劾岫伎炝鞒隼?,这个打击远比被汪栩栩直接拒绝还更痛苦百倍千倍!

    那种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

    他真的喜欢汪栩栩很久了!

    “好了,好了,先吃点东西?!蹦部砦苛思妇?。

    大家匆匆吃过早餐,大部分人跟赵品霖去体验其他设施了,荣盛估计回房间锁着自己痛哭流涕。

    莫凡往灵灵房间走,这些同学之间的爱恨情仇对他这个猎人而言终究是小事,黑教廷的状况才是关键,当一切关系到生与死后,其他的东西真的会变得很不重要。

    “你在这干嘛,没跟他们去玩吗?”莫凡刚要去找灵灵,却发现郭文衣跟在自己身后,一副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

    “那个……事实上刚才的事情,我感到很没法理解,我有点不敢去找汪栩栩,因为她真的很奇怪?!惫囊滤档?。

    莫凡一阵纳闷,顺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是汪栩栩深夜发给郭文衣的,并告诉她,他和荣盛在一起了。

    郭文衣和汪栩栩应该关系比较不错,两人还聊了蛮久的,看得出来汪栩栩对荣盛这种踏实性格的人更感兴趣,并提到赵品霖这人不是给人很安全的感觉。

    莫凡这就纳闷了,这汪栩栩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

    “这也是她自己的决定,跟我说也没有用?!蹦步只垢斯囊?。

    她难不成还真把自己当成情感专家了,自己来这里是有要事要做的,哪里有那个时间管这情情爱爱的变幻。

    “我只是……只是觉得她很奇怪,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我和她认识那么久了,很少会见到她那个样子,我感觉……她很害怕?!惫囊露阅菜档?。

    这件事郭文衣也不知道找谁说,只想起昨晚莫凡带自己解开那个心结,于是选择跟莫凡说起。

    “她很害怕?”莫凡提起了一些兴趣。

    “是的,她其实很胆小的,一旦她害怕,手就会死死的抓着袖子口,她跟赵品霖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拽着袖子口,没松开过,她真的很害怕,我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我感觉很不对劲,希望你帮我。汪栩栩不是那种善变的人,她之前也对我透露过,她觉得荣盛比赵品霖好……她昨天还和我开心的聊着,今天就变成这样,我担心她受到了什么……什么要挟?!惫囊虑嵘档?。

    莫凡什么也没说,却暗暗的将这件事给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