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耶?。?!”

    “赵品霖,你太帅了!”

    “爽啊,我还没有住过这种别墅呢!”

    大家一片欢呼,围着那个叫做赵品霖的男生说个不停。

    赵品霖似乎很享受这种被簇拥赞美的感觉,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他目光有意无意的往巴士后头的位置看去,见荣盛正在与他们攀谈,于是顺着巴士的过道走了过去。

    “荣盛,他们是你的朋友吗?”赵品霖顺势问道。

    事实上赵品霖一上车就注意到后头坐着一个气质冷艳、相貌绝色的女子,身旁还跟着一个出水芙蓉般的小美胚子,两个人坐在一起想让人忽略都难,太过抢眼和养眼了。

    只可惜她们两个是有男同伴了,这让赵品霖总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这会见到荣盛已经和他们攀谈了起来,于是顺水推舟。

    “哦,刚认识,他们也是去平邑镇玩,聊几句?!比偈⑾缘帽冉虾┖?,挠着头有几分不好意思。

    “大家都是同龄人,人多才玩得有意思,三位要不跟我们一起吧,住处我已经知会过别墅酒店那边的经理,让他给我的同学多安排几间,不过有几位同学正好有事没来,房间空着也是浪费?!闭云妨睾芸炀驼业搅撕鲜实那腥氲?,并且邀请一起到别墅酒店去。

    “这不太好吧?”莫凡有些小为难道。

    穆宁雪自然是不说话的,当别人在和包括她在内的几个人、一群人聊天的时候,她一定不是那个会去回答的人,除非点了她名字。

    赵品霖对穆宁雪这平静、冷淡的反应有些小失望,不过他自信保持的很好,据他所知,绝大多数女人都是表面上矜持,如果有合适的切入点,她们大都是欣然接受的!

    “我也想住那里?!绷榱檠劬θ匆丫松疗松亮似鹄?,整个小女孩心态。

    赵品霖立刻笑了笑,成年人面对这种邀请估计还会矫情、矜持,小姑娘就吐露真心了,看得出来他们的男同伴也就一般楸庭,也没带她们住过这样有档次又有格调的别墅酒店。

    赵品霖懂得怎么跟人打交道,所以不等莫凡和穆宁雪回答,已经顺着灵灵说的哈哈一笑,并说道,“完全可以,还能给你面向牧湖的屋子,一推开窗景色可美了?!?br />
    搞定萝莉,就等于搞定了另外两个人!

    “真的吗……可会不会打扰到你们?”灵灵脸颊已经红扑扑的了。

    “真的,我的寒舍别墅能有你这样可爱的小丫头住进去,是我的荣幸,怎么会打扰?!闭云妨厮档?。

    ……

    赵品霖笑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穆宁雪倒有些不解,不明白灵灵为什么要跟这群人一起。

    灵灵这只小萝莉变脸比翻书还快,一下子变得像一只精明慵懒的狐狸,淡淡道:“我刚才听他们聊天,他们的路线跟我们差不多。我们要是就顺着那几个有嫌疑的去,估计用不了多久会被黑教廷的察觉和警觉,跟着他们的话,或许会错走几个地方,但我们绝对安全。黑教廷可以怀疑几个年轻的新面孔是见习审判员来这里暗中调查,但绝对不会怀疑一群头脑简单的年轻城里人到这里游玩……”

    莫凡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若走访的地方太单一,目的太直接,很容易被看穿的,天知道黑教廷的人躲在什么地方,连审判会的人不敢到这里打草惊蛇,就说明他们的监视与防范体系相当完善。

    ……

    “品霖啊,快进来,快进来?!币幻┳疟释ξ髯暗闹心耆诵τ淖吡顺隼?。

    跟在中年人身旁还有四五位大堂服务生,他们穿着统一,带着红色毡帽,纷纷极有礼貌的帮助大家提行李。

    “就不用办理什么了,直接带他们到房间吧?!蔽髯熬硇ψ欧愿婪裆?。

    这群年轻人里面显然有几个家庭一般的,并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也没有来过这样有逼格的地方,脸上的兴奋怎么都抑制不住。>

    “我们都饿了,老纪,你有准备午餐吧?”赵品霖问道。

    “有,当然有,来这边请……”纪经理保持着笑容给大家带路。

    “怎么不带我们去那间?”赵品霖又问了一句,目光注视着那全落地窗带着白色纱帘的餐厅厢。

    “那边已经有人了,这边也一样,也一样……”纪经理说道。

    他带着众人到了另外一间,很显然这里无论是视野、位置、格调都没有之前那间好,但对那几个家境一般的而言,已经很不错了……他们可没见过一个吃饭的包间里面会有三名穿着高跟鞋紧身裙的服务员在候着的,并且只会这间服务。

    “你们三位随便坐,随便坐?!闭云妨厮淙恍∮胁宦?,但也没表现出来。

    那间全景落地餐屋也是赵品霖最想要给同学展示的,谁知道那已经有人了,自己可是特意交代纪经历要留给自己的。

    最可气的是,那群人吃饭全拉着帘,跟封闭起来没有任何区别,那还要去那间完美视野的餐屋做什么!

    走出了餐屋,赵品霖立刻拉过纪经理质问了起来。

    纪经理也很为难,压低声音道:“赵大公子啊,你带同学来玩,我也很欢迎,可也得考虑下我们店有不敢怠慢的客人啊,你就先迁就迁就,明天一定安排?!?br />
    “他们都是一群什么人???”赵品霖略有不满。

    “都是军方魔具的供应商?!奔途硭档?。

    “他们?这种人跑这里来干什么??”

    “五天后是泯天师的演讲,本来我们这里房间都是被那些听客订满了,我能腾出来给你和你的同学们,已经很不容易了?!?br />
    “泯天师是什么鬼?”赵品霖一阵莫名其妙,从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

    “喔……喔,我的小祖宗,你可别说这种话,被他老人家的听客听见,有你苦果子吃的。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学者、智者?!奔途硭档?。

    “算了,我也懒得去了解,总之明天你得把那位置留给我?!闭云妨厮档?br />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