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昧问一句,三位是什么关系,来崇明岛是做楸么?”执勤的警官礼貌的行了一个礼,面带微笑的盘问道。

    崇明岛的登入比想象中严格,大有一种落到了其他地界的感觉,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说法,毕竟这是一个长江口的岛县,若要保持整个县的治安,在登入处甚至盘查是最合适的。

    “这是我女朋友,她是我妹妹,我带她们来这里玩,上海城区玩腻了,就像到周边逛逛,听说这里还有不少地方保持着一种原生态?!蹦泊┳乓簧硇菹凶?,淡定从容的回答道。

    “哥哥,我要骑马,我要骑马!”灵灵一脸雀跃的说道,那可爱稚嫩的模样令那位执勤警官都不由心生喜欢。

    警官笑着道:“要骑马,你可以到晚风镇,那可有一片很大的牧场?!?br />
    “真的有马可以骑吗,不是只有内蒙才可以骑到?”灵灵问道。

    “哈哈,这里也有,几个镇都呈现原生态的牧场,现在市区最新鲜的肉制品可都是由我们这里提供的,等你们到了牧场里面就会知道,那些冷冻的、海运的、掺假的肉品和我们这里的可没法比,享受原生态,你们真是来对了地方?!敝辞诰傩ψ潘档?。

    他一边说,一边还回了三个人的证件,显然并没有对这对小年轻情侣带着妹妹出来玩的情况产生任何怀疑。

    “谢谢叔叔?!绷榱樾θ萏鹛鸬牡?。

    “什么叔叔,我还没过三十呢?!本俟恍?。

    “谢谢小叔叔?!?br />
    “……”

    走过了检查区,莫凡和穆宁雪不由的将目光转向了灵灵。

    灵灵已经恢复了那副老气横秋的模样,与之前那天真活泼可爱的模样判若两人,这让他们觉得灵灵不去争个奥斯卡是在太可惜了。

    坐上巴士,灵灵已经打开了自己的迷你电脑,快速的在上面一阵噼啪乱敲,屏幕上的电子图连续的在闪,快得莫凡根本不知道她在寻找什么。

    “我已经查过这里所有的贸易公司,其中没问题的都已经被我排除了出去,不过警官之前说得那些牧场似乎与政府开发挂钩,但他们大部分是私有,无论是生产还是销售,看上去并没有多大的问题,但可作假的地方最多,而且也最容易掩人耳目?!绷榱樗档?。

    来之前,灵灵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工作,崇明岛上有那么多个镇,被她排除了有一大半。

    “他们既然可以悄无声息的把撒朗送到国外,说明他们还打着与国际做贸易的旗号,这样再排除下来的话,应该就是这六家了。全部都是挂着豪门私有的旗号?!绷榱檠杆俚慕橇易钣锌赡艿母辛顺隼?,并且直接标识在了地图上。

    “离我们最近的是晚风镇的金枪鱼贸易,我们就先去那里看看吧?!蹦仓缸牌渲幸桓鏊档?。

    大巴行驶速度倒有些慢,抵达晚风镇都已经是中午了。

    晚风镇是模范镇,无论是道路、绿化、房屋都经过了规划,走进里面就有一种踏入到度假小镇的感觉,交通也相当方便。

    穆宁雪和灵灵倒是穿着姐妹装,都是绒软外搭小披肩,喇叭人鱼中长裙,头上戴着一顶荷叶边帽,走在路上那回头率爆棚,看着她们两个这么轻松靓丽的装扮,莫凡都差点忘了这是来龙潭虎穴。

    到金枪鱼企业,他们以走错地方为理,在他们的厂房中逛了一大圈,发现他们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金枪鱼加工企业,根本没有半点嫌疑。

    他们在晚风镇兜了一大圈,又看了一下其他一些有可能的,但整个镇子都很正常。

    “黑教廷的人一直都是潜伏在闹市,在他们没有自己跳出来之前,很难将他们揪出的。另外,不能让黑教廷的人先察觉到我们的意图,他们在暗,我们在明,一旦他们认定我们有问题,我们很可能走不出这座崇明岛了?!蹦埠苋险娴亩V龅?。

    穆宁雪点了点头。

    黑教廷的这种作风她还是深有体会的,像宇昂和穆贺这两个人在他们家族中潜藏了那么久,谁都没有察觉。

    兴许这也是黑教廷最为可怕的地方吧,他们明明是一群穷凶极恶之徒,却跟正常人没有半点分别的生活在人们周围,完全就是一个个定时炸弹,防不慎防!

    “我们别急着去下一个镇,在这里玩一天?!绷榱樗档?。

    既然假装来玩的,就是要玩得真一些,跑到一个镇里还没半天,就马上到下一个地方,这很容易被看出端倪的,正如莫凡说的,绝对不能被黑教廷的人先察觉到他们,那样他们会危险十倍、百倍!

    在晚风镇逗留了一天,这里的店家还是能够做出不少美味佳肴的,莫凡也纯当没有黑教廷这玩意儿,开开心心的度个假。

    到了夜里,莫凡提议开一间房。

    两女也同意,但果不其然的是,莫凡单独睡一张,她们两个人睡一张。

    ……

    下一站是平邑镇,平邑镇和珍名镇都是以牧业为主,崇明岛日渐吸引访客,很大程度也是因为这座岛屿上独具匠心的弄出了原生态牧场。

    还没有抵达平邑镇,便可以看见道路两旁是绿油油的一大片草地,这些草不像是内蒙的那种一戳一戳不规则的茂密生长,而更像是苏格拉调调,每一株都精心裁剪过,干净得完全是铺在地上的地毯,不过于茂盛繁密,也不过于浅矮稀疏,那美丽与清新顿时扑面而来。

    入眼的绿色,这是大都市钢筋水泥玻璃彻底迥异的美与纯净,巴士上一群看上去像是大学生郊游的男男女女们已经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哇哇哇,帅毙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片的草地、草坡!”

    “看吧,我说来这里你们肯定不会后悔!”一名戴着金边眼镜的书卷气青年笑了笑。

    “你们看,那很远的草坡上好像还有一栋超级漂亮的建筑,好像住进去啊?!贝盎П叩钠肓鹾E⑿朔艿乃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