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盈如鹤,惊险却没有一丝慌乱的避开这充满死亡威胁?攻势!

    如果说一开始还有人质疑穆宁雪国府之队的实力,那么现在他们彻底信服了!

    谁都知道,中阶法师不过是比普通人身体素质好上一些的法师,若没有与妖魔保持好距离,很容易会被敏捷、狂野的妖魔给瞬间扑杀,唯有到了高阶,法师们才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反应做出一些闪躲,无论是近身还是远程都与妖魔有一战之力……

    所以死刀木乃伊这横扫出来的五十米之斩,对任何中阶法师而言都躲无可躲,唯有唤出盾魔具或者铠魔具。

    以这家伙的刀威穿上铠魔具的法师一样会被砍成重伤,就像岳棠心那样。

    而穆宁雪这凌空踱步的一幕,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就连教员白东威都一脸的难以置信。

    跳跃的过程中凝结出冰锁,再借助变向的风轨继续升空,作为一个中阶法师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惊人的掌控力?

    ……

    穆宁雪并没有急落,她依旧操控着周围的风之元素,让它们托着自己缓缓的飘落。

    落下的过程中她继续凝结冰霜锁链,中阶魔法在她的身上充满了灵性,信手拈来,完全看不见停顿在那里的施法过程……

    法师很致命的一点,也就是施法,不少学艺不精的法师释放一个中阶魔法可能还得四五秒钟的时间,星图还没描画到一半就被妖魔冲到面前一爪子拍死了。

    穆宁雪的释放已经到达了挥手即来的境界,一方面是她的基本功无比扎实,另一方面便是她的领域。

    领域之内,星子与星子衔接的速度会比平??旌芏?,而她超乎中阶的掌控力,同样来源于她的冰之领域。

    她已经可以娴熟的使用领域带来的效果了,所以即便是面对一些统领级生物,她也不至于被照面秒杀,借助好地形勉强有一较之力。

    ……

    “去!”

    穆宁雪顷刻间又幻化出了四条冰霜锁链,这些锁链每一节都可以活动的,在穆宁雪的手上显得格外柔韧!

    四条冰霜锁链快速的飞向了死刀木乃伊,分别缠在它的两只手臂上。

    冰锁还附带着冰雪降临,刺骨的冷意连一旁的赛义德都感觉到了。

    赛义德非常的狡猾,从始至终都站在死刀木乃伊的后方,不给穆宁雪任何直接攻击他的机会,穆宁雪也清楚,只有解决掉死刀木乃伊才能够动到赛义德。

    冰封其实已经在起效果了,冰之领域下,穆宁雪无时无刻不在周围扩散的冰蔓在死刀木乃伊的身上已经凝结出了一些微霜,依附在它那白色的裹尸布条上。

    裹尸布也是一层防御,随着冰锁直接触碰到死刀木乃伊的身体,那附带入侵的冰寒穿过了裹尸布,直接冻到了这头怪尸的皮肤与肌肉。

    “还差一点点?!蹦履┏磷∑?,静静的等待直接最合适的反击。

    冰系法师从来不惧持久战,战斗时间越长他们的冰霜之力就越可怕,死刀木乃伊进攻性再强都无济于事,只要将冰霜冻结入侵到它的骨骼、关节,这家伙休想再挥动起手中的大刀,到那时任何坚固的防御也会被冰侵蚀得脆化,不堪一击!

    穆宁雪不需要进攻,她的进攻方式便是拖延,便是与敌人做纠缠,再过一分钟,哪怕对方是正统的统领级生物,一样会行动受限??!

    骨骼、关节,这是冰侵的最重要一环,穆宁雪已经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着急。

    穆宁雪分析得没有错,赛义德开始着急了。

    赛义德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女人可以避开自己死刀木乃伊的这两次攻势,空气之冷,他比谁都清楚,死刀木乃伊要再斩不掉这女人,等冰入骨骼,死刀木乃伊就会和灰布铁尸一样,没有半点作用。

    换作是其他力量,死刀木乃伊还可以一斩破除,可寒冷与冰侵又怎么斩得去?

    “该死的,中国守馆人中怎么会有这么难缠的学员,来我得动用另外一系了?!比宓滦闹邪蛋德畹?。

    ……

    “沉住气,沉住气,这埃及佬的死刀木乃伊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可怕,它就是一个站桩机器,攻击方式是很骇人,可就那么几招,无论如何不能被吓唬到?!卑锥蛋档乃档?。

    经过穆宁雪与死刀木乃伊之间的几个来回,白东威终于看出了这亡灵生物的巨大破绽。

    他之前还感到震惊,若埃及队伍里随便一个跑出来,就可以召唤出死刀木乃伊这种恐怖的杀戮死神,那自己国府之队和他们撞上也不是没赢的希望了吗?

    事实上死刀木乃伊有巨大的缺陷,它无法像灰布铁尸那样活动自如,进攻多变,死刀木乃伊硕壮肥大的体型导致它迈出一步都很吃力,所有的蛮力都集中在双手上,所有的进攻也源自于那柄死刀!

    能避开刀斩,这东西就没有什么可怕了。

    还好穆宁雪在整个战斗过程中都表现出了惊人的从容淡定,就这一点便是守馆人中大部分学员做不到的,他们每个人看到岳棠心那样的重伤,都下意识觉得死刀木乃伊根本不可战胜。

    当然,也多亏了穆宁雪是冰系,她自身将冰系的牵制施展得淋漓尽致,不冒进,不惊慌,任凭凶潮翻腾,当冰侵真正降临,一切都要归于死寂!

    “再给我斩??!”赛义德指着穆宁雪,话语中已经透出了那股子烦躁不安。

    死刀木乃伊抬起手来,那动作明显没有之前流畅,看上去有些吃力。

    刀被举过头顶,死刀木乃伊双手并用,让整柄长刀在他的头顶上方飞舞旋转了起来。

    “唿唿唿~~~~~~~~~~”

    刀身转动过程中直接带起了一阵风场,随着冰雪的吸入,渐渐勾出了飓风之廓!

    死刀木乃伊身子微微往前倾,双手猛的一掷,竟然是将这带起一阵风漩的大刀朝着穆宁雪扔去!

    大刀在空中呼啸,飞行的速度更快得惊人,凌厉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