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一群蠢货,全是一群蠢货,就以你们这样的实力,别说是阻拦下俄美英这样的超级强国了,就连东南亚非洲的一些发展中国家都打不过。 陆一林走了,你们就跟一滩烂泥一样,扶不起来了吗,非要把我们国家的挑战之章变成签到章你们才开心吗”一个粗嗓子在整个国馆里回荡着,听得那些从其他学府过来的学员们都面露尴尬之色。

    而九名国馆成员,更是一个个面如土灰,这位白东威教员脾气实在太暴躁了,当着这么多其他学校学员的面,把他们这样数落得一无是处。

    还签到章虽然之前确实有不少国家都顺利从他们这里拿到了挑战章,可也没有来就拿章的程度吧

    话说回来,陆一林这一走,国馆队确实陷入到了一个小?;锇?,由于他们之前的失误太多,导致分配到他们手上的资源少之又少,其他国家都得到了一番强行催熟,包括自己国家的国府队据说全部高阶,像他们这些都没有到达高阶的守馆人,又要如何抵挡得了新的一波攻势

    “白教员,您让上头宽容一下,好歹先把资源发给我们啊,不然我们真要被别人吊着打?!倍搅铱谒档?。

    “哼,你以为我不想吗,不们前阵子的成绩打个泰国都输得那么惨我跟你们说,埃及队已经到了,你们要再输,别说资源了,能不能保住你们守馆人身份都是问题。真是的,要因为修为不如别人输掉,我也不那么生气了,明明跟你们一样是中阶的,你们还打不过”白东威骂道。

    东方烈不敢再说话了。

    他也恨啊,假如他拿到了提名之争,事情就不是这样了,他们东方家族怎么都会给他弄上两三个星河之脉,帮助他冲击高阶,可现在倒好,唯一一个星河之脉被他用了,结果进阶失败,直接落到这国馆队伍里来,苦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那个白教员,埃及队伍已经到了?!本缱吡松锨?,尴尬的打断了白东威的训骂。

    “到了这么快,在哪呢,在哪呢黑脸的你让下,我没”白东威天,愣是没见到埃及国府之队。

    军哥指了指黑脸的赛义德,小声道:“他就是了,他们就派了一个人过来,说是挑战中国国馆,一个人就够了?!?br />
    军哥说得是中文,白东威听完这句话整张脸涨得如张飞暴怒一般通红,感觉一阵噪音即将从他口中咆哮而出。

    “真就一个人”白东威憋住气,确认了一遍。

    “就一个,他们说还有别的重要事情?!本缪沟蜕舻?。

    “欺人太甚”白东威大嚎了一声,差点没亲自冲上去把那家伙的长脖子给掐断

    什么叫挑战中国国馆,一个人就可以了

    他白东威教导出来的学员,个个能顶半边天,小小的埃及竟然还把当凤凰了下鸡窝了。

    “东方烈”白东威已经气得要跳脚了,才他妈不管招待礼节之类的,直接点出了东方烈来。

    “学生在?!倍搅一褂行┮煌肺硭?,不知道教员叫他做什么。

    “给我揍残他,狠狠的揍,他要能一个星期类从床上下来走路,我就让你躺一个月的病床”白东威几乎咆哮了起来。

    东方烈人都傻了。

    这是什么道理啊

    还有,教员干嘛这么生气,难不成这长得很帅的外国人偷了他老婆

    不至于啊,白东威老婆也是跟他一模一样的彪悍,没有理由会被人偷

    东方烈迷迷糊糊,就往斗场中走去。

    “这就开始了吗,我有点意外,不过我喜欢这么直接?!比宓滦α诵?,自信的小酒窝从未收敛起来过。

    “死埃及老,别给我狂”白东威义德的背影,毫不客气的骂道。

    真是气死他了,本来前阵子由于陆一林的离队就输了不该输的挑战,谁知道这些人还真把他们中国国馆当病猫了,不打残来拖到黄浦江喂死猪都对不起鲜红的五星红旗

    “都给我滚下来,有人踢馆来了,打斗就跟大姑娘吵架一样?!卑锥涣艘簧ぷ?,把原本正在斗场上对练的人全给叫了下来。

    斗场上也有几十个学院相互切磋,被这么一喊全都乖乖的跑了下来,一个个满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东方烈和赛义德已经走了上去,两人也做了一番短暂的交谈。

    东方烈脾气也好不到哪去,一听这货是埃及代表前来踢馆的,并且就他一个人来,顿时整个人都要喷出火花来了。

    尼玛真把中国国馆的挑战之章当签到章了,你一个人来就能印上,先让我的烈拳在你那黑脸上印个拳印差不多,哪来的自信。

    “喂,东方烈,到底啥情况啊”一名学员下台的时候顺便问道。

    “这黑个头是埃及国府队的,他一个人来踢馆?!倍搅一卮鸬?。

    “我擦,他把自己当陈真啊,一个人也敢跑来踢我们馆”此人一听,也是马上骂了起来。

    很快这名学员就将情况传到了其他学员的耳中,很没有意外的,整个国馆一百号在这里练习的学员全部怒目相视,恨不得亲自上去把这嚣张狂妄自大的埃及佬给狠揍一顿

    这种事情,是个国人都会炸毛的,要一些已知的强国这样搞,大家就不说什么了,一个埃及队,凭啥这样中国国馆

    “东方烈,拿出点真本事虐暴他啊”

    “对啊,这货只有用拳头教他怎么谦虚做人”

    听见所有学府学员们都在为自己鼓劲,东方烈也认真了起来。

    骂归骂,吐槽归吐槽,在国馆里的每一场战斗都关系到他的前途,以及自己国家的荣耀,由不得他有半点的掉以轻心。

    “等一下?!比宓潞鋈豢诹?。

    “现在知道怕,来不及了,哼”东方烈说道。

    “我可没有害怕,你们人再多,对我而言也只是多花些时间我想知道我要怎么才能够获得挑战之章,每一个国馆的挑战方式都不太相同,我今天既然一个人来恩,你们要一起上也行,但得有我的一些条件。如果是单打独斗,或者车轮战,那也得规定一下我打赢了几个,才可以获得挑战之章?!比宓乱淮室痪涞挠霉视锼档?。

    本书来自

    bookhtml262623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