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浦东机场,一队年轻皮肤整体显得几分黝黑的男女从国际到达层中走出,们之中一位身材高挑鼻梁极高的男子缓缓的摘下了太阳镜,环顾了一下四周

    “还以为我们会落在被砖瓦、石巷、木屋的落后地方,原来中国也看上去很国际化,至少这个机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赛义德嘴角一勾,露出了很明显的酒窝。

    一群刚刚从国外回来的女留学生们正好经过,纷纷看了一眼这名宛如黑马王子一样俊俏又带着几分邪魅的男人,一个个激动的议论着,却谁都没有勇气多看几眼,只是在那里叽叽喳喳

    “好帅啊,像古天乐那样雕塑脸”

    “我觉得他眼睛好看,好干净的蓝色,我还没有见过一个男人眼睛跟蓝宝石一样,他们从哪个国家来的啊”

    “不知道,说得语言有些奇怪”

    姑娘们继续往前行,走远了之后才敢偷偷的回头,当发现这黑帅如王子的男子也在盯着她们时,她们立刻挺胸提臀,踩着高跟鞋,宛如骄傲的公举一样对这目光不屑一顾,继续朝着机场出口走去。

    “这个国家的女孩真是虚假的有趣啊?!比宓率翘撬档牧?,毕竟他是一名法师,听力比正常人强好几倍。

    “走吧,拿完国馆之章,我们在这里还有比较重要的事情做?!绷硪幻贩⒈ň淼呐铀档?。

    “只是空调而已?!?br />
    “外面也很潮湿?!?br />
    “这里是海边你就应该永远呆在金色的沙子里,哪里都不适合你?!比宓麓蟛酵白?,跟上了这个由十人组成的队伍。

    “又谁知道中国的实力如何”米奥斯询问道。

    “不需要在国馆上浪费太多时间,你们去做你们的事情吧,我一个人到国馆那里就好了?!比宓滦α诵Φ?。

    “可别太小看他们?!?br />
    “怎么会小看他们呢,假如小看他们的话,我们就派史瑞夫去了?!比宓驴戳艘谎叟员吣俏挥行┬眦笛赖哪凶?。

    龅牙男怒目相视,指着赛义德的鼻子。

    由于他个头比较小,指人都需要稍微踮起脚尖,样子看上去倒有些滑稽。

    “你什么意思,要不要我们现在就来打一场”史瑞夫恼怒的说道。

    “我可没有怕过你?!?br />
    “不许内斗”那名叫做米奥斯的麦黑色女学员说道。

    “赛义德,国馆那边就由你来解决了,我们在上海只逗留一天的时间,第二天会立刻飞往古都西安,那里才是我们真正目的”米奥斯说道。

    “保证准时出发”赛义德笑了起来。

    中国国馆就设在东方明珠面黄浦江,介于东方明珠公园与国际之间,国际友人一道这里,基本上可以看到中国的那种国际范,否则由于国产剧无脑拍摄古装片、枪战片以至于很多外国人都以为中国还是穿着旗袍,住在老宅院里

    赛义德操着一口古怪音的国际语,花了将近半天的时间才终于找到中国国馆,这个过程也改变了他对中国的一些片面看法。

    不过,城市繁华灿烂,可不代表实力就强,作为四大文明古国的埃及,他们的巫术魔法绝对是最纯正,最至高无上的

    唉,好像不对,中国也是文明古国之一

    算了,反正没他们埃及古,没他们埃及纯正

    “你好,请问这里是中国世界学府之争设下挑战馆吗”赛义德走到了那时尚感半球结构的建筑物大门口,询问起门口的一位军装守卫。

    “是,不过这里不允许参观,请离开吧?!本澳凶涌戳艘谎壅飧鐾夤?,淡淡的说道。

    因为这里靠近东方明珠以及其他有名的摩天大楼,总会有外国游客不小心穿插到这国馆来,军哥每天都要重复这句话,要是执勤允许带录音机,他会用按钮来代替回答。

    “我不是来参观的,我是来挑战的?!比宓氯险嬲娴乃档?,脸上更带着那独有自信。

    “你你一个人”军哥愣了一下,要求看证件。

    赛义德拿出了国际统一发放的身份勋章,脸上依然挂着迷之自信笑容。

    “能进去了吗”赛义德问道。

    “这个怎么就你一个人,不是应该你们埃及队集体到来吗”军哥一脸茫然的说道。

    “这种事情,我们派一个代表来就好了,我就是队伍的代表,其他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宓氯缡邓档?。

    “那我先带你进去吧?!?br />
    军哥唤来了另外一名执勤人员,带着赛义德步入到了国馆之中。

    国馆大概有三个足球场合在一起的大小,地面上设置了丛林、沙砾、石地、草丛四种不同的地形,供给选手们在战斗时可以利用,而整个国馆天顶就是那个半球,是悬浮在整个国馆斗场之上的巨大天顶半球

    国馆的恢弘大气也是让赛义德称赞不已,在它们埃及可不一定会花那么多钱弄出这样的一个魔法决斗场馆来,只是花哨的东西并没有太多意义。

    “怎么这里还挺多人的,不是说国馆的战斗应该是不对外的吗”赛义德一眼扫去,发现国馆内人有百来个吧,男男女女,多数都是年轻的。

    有些正在那场地中对练,有些则在外观望,还有一些围在某个看上去像教员的人身边,听他解析。

    “现在到中国国馆来的国家还不多,国馆选手也需要训练,所以会从自己国家学府中挑选出一些出色的学员、队伍过来,与国馆选手们进行切磋,今天正好有一个小比试,你要不要先看完来”军哥解释道。

    “不用,不用,我可没有那个时间看他们的花拳绣腿,我想赶紧结束,赶紧归队,我们真的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的?!比宓乱涣橙险娴乃档?。

    他的这份一本正经的态度是一点都没有考虑过这位军哥作为中国人的心情。

    尼玛,这货有点太装了吧

    一个人来踢馆就算了,竟然说从各大学府中挑选出来的顶尖学员们是花拳绣腿,等等别被打得连自己是哪个国家的都不记得了

    军哥心里纵然不满,还是很礼节的带他到国馆教员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