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片羽毛,纷纷爆破,又是火光冲天,震得?十九街区其他几个位置坚守的队伍都听见了。

    烈焰焚烧,蓝谷凶离兽躺在一片废墟和一片烈焰之中,这一次它一身的鳞片铠甲不再那么好使了,火焰烧得它不停的翻滚,正在拼命的寻找潮水。

    可越是慌张,这家伙就越是撞在建筑物上,好不容易发现一处冰面融化的地方,于是一头撞了下去,身体一下子没入到了海水之中。

    海水现在已经涨到有十米了,蓝谷凶离兽的身躯有十五米左右,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收缩身子的,没入到海水中之后,居然看不见其身影。

    “它跑了吗??”广濑有些心有余悸的问道。

    “应该不太可能,它只是受伤了?!蹦履┧档?。

    蓝谷凶离兽没那么脆弱,它钻入的水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用水来浇灭掉身上那些火焰,相信那家伙一定还会爬出来。

    果然,才没过多久,莫凡所站的冰面位置上猛的出现了一道血芒,厚厚的冰层直接被整齐的切开,没有一点防备的莫凡再一次被这虚空妖斩给击中,侧腰位置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

    这还是有玄蛇铠甲?;さ那榭?,若玄蛇铠甲消失了的话,肯定是要被拦腰斩断的。

    “这该死的东西,到了水里还不忘袭击!”莫凡捂着伤口急忙退开,退到冰层更厚实的地方。

    这一击比之前那一斩还更疼,莫凡感觉自己呼吸稍微重一些腰侧都一阵撕裂的疼痛,也不知道伤到脾胃了没有!

    “南荣倪还等着我们给她送解毒素,趁现在赶紧走吧!”穆宁雪郑重的说道。

    要杀死蓝谷凶离兽真的不太现实,那家伙可以在这么短时间内悄无声息的发动反击,足以证明莫凡给它造成的伤并不致命。

    索性这家伙应该不敢再那么明目张胆的追来,这是它们返回二十街区的好机会。

    “恩,快走?!蹦驳懔说阃?。

    “你伤要不要紧?”穆宁雪见莫凡难得的仅用三个字说完一句话,可见两处伤口都有些严重了。

    “不知道,可能伤到里面的东西了……”莫凡说话时脸色开始发白。

    统领级终究是统领级,莫凡都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这一击庆功,便立刻遭到对方没有一点预兆的攻击,显然自己现在的修为也不过是能够打伤统领级生物,要真与之抗衡,还差得远了!

    “先用点止血的?!蹦履┧档?。

    “对了,肾是在右边还是左边的???”莫凡问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穆宁雪眉头一皱,再一次觉得这男人脑子有问题!

    肾是在左边还是右边??

    肾左右两边都有好吗,人是有两个肾的??!

    “你快回答我啊……要是我伤到的是肾,你可不能嫌弃我啊?!?br />
    “你能安静半会吗!”穆宁雪忍不无忍的道。

    ……

    ……

    莫凡觉得,就算是很萌的生物,要是将口水糊在自己的伤口上,还是有点觉得浑身不自在,可谁让穆宁雪非要自己这样干,莫凡勉为其难的接受了那只黑色小猫妖的口水。

    别说,这东西还真管用,血没多久就止住了,就是里面还隐隐作痛,恐怕真是伤到器官了,千万别是肾,别人的肾可以换一台苹果手机,自己的肾至少换台苹果电脑顶配??!

    莫凡一路都在为此祈祷。

    本来南荣倪没有受伤的话,让她给自己治愈一会,多半不会有什么事情,眼下南荣倪命在旦夕,要真伤到那宝贵的东西,以后可苦了心夏和穆宁雪啊……

    返回路上还算安全,小猫妖确实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碰到的一些妖魔鬼怪都被它给解决了,而且很多都是瞬间秒杀。

    到了二十街区,莫凡和穆宁雪已经看到了许多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完整的、残碎的都有,全是锯齿绿妖!

    <>“怎么这么多!”莫凡看到尸体都有些惊讶,锯齿绿妖的数量比想象中还多了两倍。

    也幸好有望月千熏这个高阶法师在,不然他们肯定更加艰难。

    南珏、赵满延、蒋少絮看到莫凡和穆宁雪返回来,脸上布满了欣喜之色,不过看到他们两个人身上都染得茶红色,便知道他们一定经历了一场恶战。

    夜罗刹把解毒素递给了蒋少絮,蒋少絮撕开了南荣倪的腿部,将那开始凝固的解毒素涂抹在那蔓延得相当恐怖的伤口上。

    南荣倪已经昏死过去了,脸苍白得可怕,连呼吸都感觉停止了一般。

    解毒素效果有些缓慢,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它有些凝固的原故,现在他们也只能够干看着。

    “你再迟一些的话,就可以如愿以偿了?!蹦骆糜崩渖恍?,言语中带着几分讽刺。

    穆宁雪看着垂危的南荣倪,胸中顿时怒火燃烧了起来。

    她穆宁雪确实非常希望留下来,可绝不会拿自己朋友的性命做交易,之前就被一个奇怪的声音挑起了她这份怒意,此刻穆婷颖又冷嘲热讽,她就再也抑制不住了……

    “喵噢~~~~~~”

    夜罗刹发出了尖叫声,那凌厉的爪子就往穆婷颖的脖子上一划!

    穆婷颖顿时怪叫了起来,吓得往旁边一滚。

    “妃妃,你干嘛!”江昱顿时呵斥住它。

    “喵~~”夜罗刹舔了舔爪子。

    “你这死猫,我要拨了你的皮??!”穆婷颖狼狈的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脖子上多了几条爪痕,爪痕只是伤了皮肉,血都没有流。

    “别闹了,白泣妖有多难寻你会不清楚吗,那种话你最好别再说出口!”南珏也看不下去了,指责穆婷颖的毒舌。

    本来穆宁雪要亲自动手的,可看到大家身上都带着伤,实在不想再惹出事情来,只要将情绪给压了下去。

    “哼,我也不跟她一般见?,反正她马上就要离队了?!蹦骆糜彼低暾饩浠?,又狠狠的瞪了一眼江昱,“管好你的臭猫!”

    大家都没再理会穆婷颖,倒是蒋少絮发现莫凡坐在一边,一直都没有吭声。

    这让蒋少絮很奇怪,要换以前穆婷颖说穆宁雪半句,这货直接变身流氓下三滥,骂得穆婷颖合不拢腿,怎么这次没一点反应……

    “喂,喂,你还好吧?”蒋少絮推了推他。

    莫凡抬起头来,脸色煞白。

    蒋少絮看得一阵心惊,不由的捂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