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唿唿~~~~~~??!”

    蓝谷凶离兽打出的气鼾便已经呈现出一阵凌乱的气流,打得周围的水雾如漂泊大雨一样飘洒。

    穆宁雪躲在楼房内,却仍旧可以感觉到冰冷湿漉的空气打过来。

    她和夜罗刹都屏住呼吸,生怕喘息重一些就会被街道上的蓝谷凶离兽发现,以它们现在的状况根本不是蓝谷凶离兽的对手,最重要的是蓝谷凶离兽周围还有一群海妖种族,它们是长着扁平鲨嘴,每个关节都长着鲨骨刃的妖族,体型跟人类差不多,连下半身的腿部都与人一样,唯独不同的是它们的脚掌已经进化成了鱼掌,这让它们可以更自如的在水中游动,同时一点也不妨碍它们在陆地上行走。

    “嚜嚜~~~~~~~~~”

    狞鲨妖发出的声音很低沉,不仔细听甚至会将其忽略掉。

    夜罗刹身子紧贴在墙根,黑色的毛绒耳朵竖立了起来,宛如一对精灵之耳,灵秀、美丽。

    “喵喵~~”

    夜罗刹发出了很低的叫声,并用爪子指了指两个方向,示意穆宁雪有两只狞鲨妖正在往这个楼层靠近。

    “我们得离开这里?!蹦履┧档?。

    白泣妖也在这附近,在这里多浪费一分钟,南荣倪的生命就多一分危险。

    然而,她此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使用冰晶刹弓了,否则就算代价大,她也绝不会姑息了!

    “喵~喵~~喵喵~~~”

    夜罗刹眼睛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要告诉穆宁雪它的做法。

    “你是说,我想办法引开那家伙,你能够找到那白泣妖?”穆宁雪说道。

    夜罗刹点了点头。

    和蓝谷凶离兽打是很不实际的,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白泣妖拿下然后离开,现在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

    夜罗刹确实是高智慧的种族,它看得出来穆宁雪曾经得罪过蓝谷凶离兽,蓝谷凶离兽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离开这里的,那就只有靠她来吸引那难缠的家伙,它以最快的速度把白泣妖给解决了。

    “好……不过,你杀死了白泣妖后不用来找我,直接回到队伍里,把解毒素给你的主人。解毒素风干的速度很快,要是我们都被拖住……”穆宁雪点了点头道。

    夜罗刹依然追踪着白泣妖的气息,它凭借着自己的黑暗之术,灵巧的避开了那两只到这个楼层里巡逻的狞鲨妖,等待时机。

    蓝谷凶离兽是统领级生物,它的感知力要强很多,夜罗刹是很难从它眼皮底下逃走的,所以必须穆宁雪将它引开。

    看见夜罗刹已经准备就绪,穆宁雪深呼吸了一口气。

    也多亏了有江昱的这只智慧的契约兽来帮助自己,不然自己就跟无头苍蝇一般在这整个东海城乱撞。

    只是……

    穆宁雪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够在蓝谷凶离兽的追击下存活多久。

    没有了冰晶刹弓,再加上自己身体还未康复,从一个统领级的追杀中逃脱,真的很困难。

    “唿唿唿唿~~~~~~~~~”

    灵巧之风在身旁刮起,穆宁雪将气压就控制在自己周围,甚至没有惊动那两只离自己很近的狞鲨妖。

    忽然,穆宁雪身影一闪,卷起一阵冰雪狂风朝着另一个方向飞驰而去,那只堵在半路上的狞鲨妖都微愣了一下,过了一秒多钟才发出了沙哑低沉的叫声,告诉自己的同伴和大王那女人在这里??!

    一时间,所有的狞鲨妖都叫了起来,主街道中这鲨妖一族本就多,沉闷的蛙****般的声音响彻了这一片。

    “咖咖咖咖~~~~~~~~~~~!”

    带着金属质感声响的蓝谷凶离兽也猛的转过身来,锋利的尖足快速的踏了起来,顺着宽敞的主街道,半个身子在水下,另一半身子在水面上,半跑半游的朝着穆宁雪这里追来!

    一箭之仇它可没有忘记,这蓝谷凶离兽能够感知到此时的穆宁雪气息越没有那天那么强大,凶猛的海妖受到一点点屈辱,那也需要用死亡来偿还,所以它对穆宁雪的执念已经远超过了这十九街区的其他法师。

    法师们要留住一心离开的统领级生物是很难的,甚至在压力过大的情况下,他们恨不得有人将统领级的蓝谷凶离兽暂且引开。

    ……

    “蓝谷凶离兽怎么离开了??”十九街区一名有些年迈的法师凝视着主街道。

    “它好像往广濑的方向去了?!?br />
    “广濑,广濑,注意蓝谷凶离兽正朝着你们所在的位置,请及时避开?!?br />
    十九街区的人拥有自己的通讯设备,统领级生物的一举一动很快就传到了其他人耳中。

    “收到……噢,那家伙在追一个女人……银发……是她!”广濑前半句是回答队友,但后半句却是自言自语。

    广濑和其他法师有些不同,他正站在一条支离破碎的木船上,摇摇晃晃的木船随时都会沉没下去,但穿着皮质裹身长衣的广濑却并不像浮萍那般任由暴躁的海水折腾。

    他身子很稳健,若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其实不是完全踩着那木船,而是能够踩着涌动的海水。

    广濑原本要暂避,可看到一倩丽的身影正被体型十几米高的蓝谷凶离兽追逐,神色立刻就变了。

    银色头发,这是再特殊不过的发色了,即便水雾朦胧看不清脸庞,他也可以确定正是之前自己遇到的那位绝色美女。

    广濑一咬牙,踩踏着湍急的水浪,便往银发女子所在的位置追去。

    “往我这里跑??!”

    广濑借着浪花,跃到了楼房上,并朝着漫无目的奔跑的穆宁雪喊道。

    穆宁雪只是听到了声音,下意识的转变了方位。

    一道道刺芒从后方暴雨一样打来,穆宁雪可没有忘记蓝谷凶离兽这刺芒暴雨的威力,根本不敢再在楼房高处行走,立刻往海水之中坠去。

    “广濑,不要过去,你没有任何增援??!”通讯仪里传出了队友们的呼声。

    广濑愣在那里,因为他前方那几栋坚固的楼房竟然在那刺芒暴雨的击打下全部变成碎片垮塌了,面前一下子空旷,可以直视到蓝谷凶离兽的面孔,恐怖得令人心脏剧烈跳动……

    只是不知为何,蓝谷凶离兽额上的眼眶没了眼珠,正缓缓溢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