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披着绿色疙瘩皮的身影从水下跳跃了出来,它们凭借着自己的弹跳力,很快就来到了人类盘踞的屋顶上,那双掌锯齿转动着,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它们眼睛盯着分布在不同楼顶上的众人,瞳孔中满是凶戾和疯狂。

    海洋妖族相对于许多妖魔都更有智慧,尤其是高血统的海妖生物。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太平洋的海妖就以杀死人类为一种无上荣耀,甚至有些海妖还会在自己的鳞片上划痕来计算自己到底杀死过多少人类,宛如军队中士兵、军官肩膀上的杠章!

    之前的锯齿绿妖很显然就是派出来试探一番,搞清楚这一带究竟有多少人类,一旦情报打探完毕,便立刻进行围剿,试图让这里的人类法师全军覆没!

    官鱼也注意到了,之前那只四肢和身体被穆宁雪给冻僵的绿妖小头目就在其中!

    这一次小头目的数量可不少,从体格和肤色基本上可以判断出哪些锯齿绿妖是头目,它们的战斗力往往要比大战将还高上许多,这是由于它们锯齿绿妖本就是战将级中属于比较骁勇善战的!

    “这么多,到底多少只??!”

    “等我们将它们全部杀死,南荣倪也就被活活毒死了?!闭月右涣车慕孤?。

    他现在也恨不得转系,变成毁灭魔法强的法师,那样可以快一些消灭掉这些锯齿绿妖,可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阻止锯齿绿妖靠近,用防御来抵挡锯齿绿妖的攻击。

    “穆宁雪还离队了,她一个人,恐怕也会有生命危险啊,她的身体并没有完全康复的?!苯傩踅粽诺乃档?。

    这一次蒋少絮学乖了,她及时跳到了赵满延、南珏、南荣倪所在的这个屋顶,她一个心灵系的法师,最需要的就是赵满延这种龟壳法师的?;?,论杀妖的能力,她可是要差太多了。

    “我们也穿不过这包围啊?!敝苄袼档?。

    “江昱,你的夜罗刹能冲出去吗?”艾江图还是有些担心离队的Г宁雪,她不久前才使用了超出自己能力的冰晶刹弓,虚弱是肯定的。

    “可以!”江昱点了点头。

    “让你的夜罗刹去找穆宁雪,并且无论如何把那只白泣妖给找出来!”艾江图神情肃然。

    他们外出历练这么长时间,这次是他们情况最?;氖笨?,艾江图浑身诅咒气息已经尽情的释放出来,作为高阶法师,他要杀这些战将级生物就简单很多了,只是这些锯齿绿妖的数量实在多,自己若离开去找穆宁雪,他真的担心其他人根本支撑不??!

    “妃妃,去找她,无论如何都要?;ず盟?,知道吗!”江昱立刻交代自己身边的契约兽。

    夜罗刹看上去不是很情愿,但还是迈开了腿朝着穆宁雪离开的方向跟去。

    夜罗刹身高只有一米,娇小玲珑的宛如一位十边岁的小姑娘,也拥有与之相匹配的柔软与纤细。

    它移动的时候前腿会着地,宛如夜猫一样灵巧的飞窜。

    当它完全爆发出速度的时候,整个纤细的身子直接化作了一条黑色的影线,从四五只笨拙的锯齿绿妖身边掠过,那几只锯齿绿妖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咵咵咵?。。。。?!”之前那只小头目见有东西要逃跑,顿时怪叫了起来,示意同伴们将那小东西给杀了。

    这一声招呼,一下子出现了七八只锯齿绿妖,它们分别攀在屋顶边沿,楼房侧墙,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它们的踪影,小头目一叫,它们全部跳了出来,目光贪婪的盯着江昱的夜罗刹!

    “喵噢~~~~~~~”

    夜罗刹的叫声中带着几分不屑,它飞奔到楼顶的边缘,直接跃到另外一栋,此时下方正有一只锯齿绿妖跳了上来,锯齿一转,要在半空中将夜罗刹给斩劈开!

    夜罗刹当真灵活至极,在空中做出了闪避,后脚丫子直接踩在锯齿绿妖的眼睛上,借力一弹,黑色的毛绒绒身姿又窜到了更高处,并高速的前翻……

    爪刃伸出,随着夜罗刹的前空翻,也化作了一个锋利的爪钩齿轮,在它落到另外一栋高楼顶上的时候,凌厉的从一只锯齿绿妖的身体上切过??!

    这锯齿绿妖直接被斩成两半,还在高速旋转的夜罗刹从其两片身体之间穿过,头也不回的如黑剑继续飞窜。

    它的速度太快,剩下的六只锯齿绿妖全被它甩在了后面,要追完全追不上。

    这一切发生的很短暂,队伍其他人有看到这一幕的,都看得有些出神了。

    江昱的这只黑色小猫妖未免也太强了吧,锯齿绿妖这种战将级生物被它耍得跟蠢驴般,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

    “它既然去了,就会照看好穆宁雪,我们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吧?!苯哦园妓档?。

    “恩!”艾江图已经布置出了一片诅咒邪蛛,用猩红色的蜘蛛丝缠住了三只锯齿绿妖,这三只锯齿绿妖的灵魂之能正在一点一点被抽取走。

    江昱身边没有了契约兽,但他再一次划开了一道月白色的轨迹,呼唤出了他的次元召唤兽。

    这次元召唤兽实力也强,但和夜罗刹比起来应该有不小的差距。

    ……

    ……

    整个东海城已经弥漫在了一大片海雾之中,迷迷蒙蒙,可见度非常低。

    海水竟然还在上涌,东海城已经很久没有迎来这样的大潮,这样的恶战了。

    空气中全是水雾,朦胧中一道婀娜的身影从另一处飘行而来,特殊的银色发丝湿漉漉的,粘在了她有些苍白的脸颊上。

    “南荣倪,坚持??!”

    穆宁雪在一片迷蒙的海雾中漫无目的寻找,她只记得白泣妖是往这个方向游了,可白泣妖究竟游到了哪里,根本无处可寻。

    南荣倪身上的毒就只有重创了她的白泣妖可以解,现在东海城如此混乱,要找到那只逃走的白泣妖希望真的太过渺茫。

    只是,如果因为渺茫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南荣倪死去,穆宁雪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找不到也要找?。?!

    决不能让肮脏、卑鄙的海妖夺走南荣倪善良、圣洁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