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风盘陷阱并非是穆宁雪自己创造的,那天西守阁官鱼和冈本嵩的时候,发现他用来对付官鱼。

    官鱼速度相当快,在冈本嵩没有唤起风盘陷阱的时候便刺中了他的身体,这一招败归败了,却让穆宁雪眼前一亮。

    不是所有人和所有妖魔速度都可以达到官鱼那种境界的,所以风盘陷阱绝对是一个非常实用的风系魔法,那个时候穆宁雪便仔细研究冈本嵩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后来便发现是提前施展好风盘天罗,然后强行将它们压制在空气中,达到一个稍稍一拂就会彻底释放的临界点,所以当有物体快速接,并产生了气流扰乱了那个风之临界点后,整个风盘天罗就会一发不可收拾的狂卷起来,在自己周围产生一个更加强劲的风之壁障,将靠近的妖魔自己卷飞出去!

    锯齿绿妖是海洋生物,它们兴许对潮涌比较敏感,但对空气气流、空气压强却没有半点感知力,它们本以为这样夹击能够将这女法师给劈成好几块,谁知道道高一丈的穆静雪根本不为所动,提前布置的风盘陷阱完美触发!

    “唿唿唿唿~~~~~~~~~~~~~~”

    狂风呼啸,卷成了一条青色的漩涡,全方位的环绕在穆宁雪的周身。

    无论是空中跳劈的,还是地面拦腰的,锯齿绿妖纷纷被刮起的这阵强烈风障给抛飞了起来,其中两只锯齿绿妖脑袋还撞在了一起,海胆扇刺扎到了对方的脸上!

    神经麻痹效果很快就出现了,于是这两只锯齿绿妖直接变成了面瘫,脸上的皮肉松弛的垂了下来,看上去像是高年迈的迟暮老妖,显得几分滑稽。

    “咵?。。。?!”

    锯齿绿妖小头目就气得七窍生烟,四个蠢货围攻竟然全部失手,枉费它之前几波犀利的攻击了。

    还得它亲自动手,锯齿绿妖挣脱开了脚上的冰霜,趁着穆宁雪背对着它的时候,喉咙开始鼓动了起来。

    “噗~~~~~~?。。。?!”

    一道细长的水柱飞射了出来,朝着穆宁雪柔细的背部上打去。

    穆宁雪用冰锁缠住自己腰身,控制着冰锁往旁边一扯,惊险的躲开了这水剑枪的偷袭,水剑枪落空之后打在了露台的石拦上,只见那石拦直接被打了一个穿透!

    水可穿石,这锯齿绿妖小头目算是彻底演绎了一次,幸好一向谨慎的穆宁雪不会对敌人有任何的轻视之意。

    “我来帮你!”另一栋楼处,官鱼踩着一道风轨直接飞跨了几十米的长度,潇洒的落在了穆宁雪的身旁。

    官鱼的攻击性也相当强,尤其是他那特殊的臂铠刺,只要给他机会,基本上能够一击秒杀掉锯齿绿妖这种战将级生物。

    其实,即便官鱼不来,穆宁雪一样可以应付,她是冰系法师,冰系法师强大的地方并非是短时间胜负之分,而是冰霜弥漫越来越浓厚的持久战。

    穆宁雪的冰之力无时无刻不在扩散,锯齿绿妖们只觉得自己的肌肤冰冷、骨骼生硬,却没有注意到它们其实行动变得越来越缓慢了。

    它们的肌肉、它们的骨骼、它们的心脏、它们的血液,时间足够长的话,冰寒都会渗透进去,所以再过个几分钟时间,这几个锯齿绿妖不用刻意的去消灭它们,它们也会被冰寒侵蚀成老弱病残,然后被穆宁雪的冰锁随意打碎!

    官鱼可谓是坐享其成,凭借着他的灵活与疾风,臂铠刺轻易的刺穿了行动缓慢的锯齿绿妖的要害,一连解决掉两个。

    那锯齿绿妖小头目看到两名手下折损,转身就逃,显然这迟钝的家伙也感觉到身体有些不大对劲了。

    小头目以及另外两只锯齿绿妖分头逃跑,先躲入温暖的海水里再说,但被穆宁雪给急冻住了一个面瘫的。

    官鱼一脚就将这锯齿绿妖的下半身给踩成了冰渣碎肉,臂铠刺直扎其心脏……

    它身体内部也确实是被冻结了大半了,官鱼刺下去都看不见血流出来!

    缏“和我站一起吧,你这几天还很虚弱,要是出什么意外,我会担心的?!惫儆阍诒鹑嗣媲熬褪且桓鍪兰野谅?,对大部分事情都嗤之以鼻,在穆宁雪面前就是一个暖男,说话语气都显得几分春风拂面。

    穆宁雪其实不希望别人干涉自己的战斗,官鱼不来的话,包括那个锯齿绿妖小头目在内,全部都得留在这个天台。

    可她知道自己就算拒绝也没有用,这个官鱼在发现莫凡死皮赖脸战术很有效后,也开始没完没了的靠近了,赶都赶不走!

    “你离南珏在的位置近一些,我还是不太放心南荣倪?!蹦履┧档?。

    “这……好吧,你的朋友我自然会权力?;??!惫儆阌行┯淘?,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要对正主下手,就得先讨好她的闺蜜,官鱼觉得这是很有必要的。

    巧妙的让官鱼滚蛋后,穆宁雪目光往楼下涌动的海水望去。

    湍急的海水又上涨了大概一米,并且还有涌起的趋势,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毕竟海面升得越高,整个东海城法师们能够活动的范围就会变得有限,那些能够下海战斗的法师说什么也不敢轻易的跳入全是海妖的水里??!

    “呜哇~~~~~呜哇~~~~~~~~~~”

    清脆的孩啼之声在下方响起,穆宁雪望去,发现之前那只重伤南荣倪的白泣妖竟然没有死,它就在宽街道的水面上,其中一只锥触举了起来,另外一个断掉的触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长了一大半,似乎再过一会,它新的利锥就会从之前的断口处生长出来。

    “自愈的速度好快??!”穆宁雪诧异的说道。

    穆宁雪越看越觉得白泣妖不太简单,否则以南荣倪那种伤势,几个治愈光液应该就可以愈合才对啊,怎么到现在还不见她能够站起来。

    “糟了??!”

    就在这时,南珏的声音从通讯仪中传了出来。

    大家听到她的声音,全都心一紧,南珏这种性格的人是不会随意大惊小怪的。

    “发生什么事?”艾江图低沉的声音传了进来。

    “南荣倪中毒了,好像是剧毒??!”

    “她腿上的伤口不仅没愈合,开始溃烂了……她整条腿血管都透了出来,全是铅白色!”南珏声音透出了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