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

    南%倪叫出了一声,小腿刺穿的疼痛传遍了全身,让她险些有些抓不紧魔藤。

    那白泣妖歹毒至极,它伸出了另外一只锥触,目标正是南荣倪的腰身,这要是被它直接打穿过去,命肯定就没了!

    白泣妖没有半点心慈手软,可怕的尖锥触手疾电一般打了过来,速度和力量都相当惊人。

    南荣倪见状,更是咬着牙侧身闪躲,她腿部是被刺穿的,要做出这样的动作来就等于让那尖口在自己腿部的肌肉和筋脉上搅动,疼得她整张脸都苍白了!

    可正是这份决心,让她躲过了这夺命一击,那锥触如钢枪一样狠狠的打穿到她腰身旁边的墙上,墙沫飞溅,并没有伤到她的皮肉。

    白泣妖攻击落空,显得异常愤怒,而它发出的叫声正是那婴孩的哭啼,实在真切得让人根本分辨不清。

    南荣倪刺痛中明白过来,这白泣妖会伪装人类婴孩之音,用这样的方式诱使人类接近,然后再直接取人性命。

    这白泣妖,当真恶毒至极!

    “官鱼,斩断它的触手??!”江昱见到南荣倪形式大为不妙,急忙对俯冲了下去的官鱼喊道。

    官鱼卷起一阵狂风落了下来,他非常灵巧的踩在一块凸出来的石阳台上,在上面一借力后猛的弹射出去,手中的臂铠之刺挥舞而起,凌厉的往白泣妖那只触手上斩去!

    褐色的利刃锋利无比,那触手壁生生的被从中间柔软的位置给切开,与白泣妖的身体彻底脱离。

    “让我看看你这东西有什么能耐!”官鱼一击之后落在了另外一栋楼的楼层衔接处,他一只手攀着边沿,整个人吊在那里,目光凌厉的凝视着白泣妖!

    官鱼吸引了白泣妖的注意力,江昱也顺着南荣倪之前布置的那些魔藤滑落了下来。

    江昱看了一眼南荣倪被刺穿的小腿,鲜血淋漓得有些心疼。

    “我把它拔出来,你忍着点!”江昱抓住那断掉的触锥,猛的往后扯。

    “嗯嗯……?。。?!”南荣倪痛得喊出了一声,整个人险些瘫软了。

    江昱急忙搂着她,带着她回到了房顶上。

    将南荣倪往地上一放,南珏急急忙忙取出了血剂,给南荣倪吃下。

    整个队伍就南荣倪是治愈系的法师,可看她那疼得直咬银牙的模样,估计很难施展出魔法来……

    “真是一般菜鸟,难道不会用脑子想一下这东海战城怎么可能会有小孩!”隔着这里几栋石楼的位置上,另外一队二十街区队伍里发出了一声不屑之声。

    “少在那里说风凉话!”蒋少絮恼怒的指着那群幸灾乐祸的家伙骂道。

    第二十街区一共有七只区队,他们这队是第七队,刚加入进来,另外六队都在其他位置,不少已经进入到战斗当中。

    “以你们这样的智商,这场大潮下来能活下来一半就该去庆祝了,和我们这种至今没有出现死亡的三星队伍根本没法比,菜鸟们,好好学着,多尊敬尊敬前辈,兴许我们会告诉你们一些知识,让你们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这东海城可不是你们校园温室,别小看这里的残酷??!”六队铜脸的队员趾高气昂的说道。

    “别说废话了,将注意力放在水里!”六队的队长是个鹰钩鼻,面容冷峻,神情孤傲。

    “是!”

    “新手们,管好你们的地盘,我们要往南去一些!”鹰钩鼻似乎察觉到什么,立刻朝着艾江图等人这里的队伍喊了一句。

    众人都看出他们的那副高傲态度,理会都懒得理会他们。

    南荣倪喝了血剂,敷上止痛药后,整个人也平静了下来,可看到她痛苦得满额汗水的样子,穆宁雪目光频频闪动着。

    不是南荣倪愚笨,而是她太善良了,尤其是经历了飞鸟市那件事,对婴孩的事情就变得更加的敏感。

    “你先休息着,这里交给我们?!蹦乡逭樟虾?,并将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南珏里面穿着轻皮衣,大腿、腰身、手臂的肌肤都裸露了出来。这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精炼,气质上也与绝大多数女法师有所不同,眼神锐利如豹,带着久经战场的英气和狂野!

    “官鱼那边情况怎么样?”艾江图问了一句。

    “白泣妖等阶不低,需要有人援助他?!苯潘档?。

    ……

    白泣妖即便断了一条触锥,其凶猛程度一点都没有减少,这家伙的致命手段可不单单是那两条触锥手臂,这家伙的下半身如蛙一般,两只腿健壮十足,弹跳力更相当的惊人。

    这种蛙身让它可以自如的在水中潜行,也可以跃到陆地上和楼层间战斗,官鱼显然有些轻敌了,一下子落到了下风,被白泣妖在四栋楼之间追逐着!

    “嗤嗤嗤嗤~~~~~~~”

    白泣妖扁嘴一张,一口毒液直接喷洒了出来,涂得一面墙到处都是。

    毒液腐蚀能力可怕至极,就看见那些岩石做的墙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开了,一连好几层的墙面全部变成了镂空。

    官鱼看到墙的惨状,吓得脸色都变了,难怪南荣倪会被这家伙直接重创,这白泣妖明显不是普通的战将级生物啊……像他们这些实力处在中阶巅峰的法师对付起来都异常困难。

    白泣妖的攻击手段很快,它的两条手臂是可以收缩的,当收缩起来之后,就会失去柔软和韧性,变得坚硬如铁,那铁臂完全就是一杆粗壮的钢枪,足以开山劈石,官鱼刚避开了它的毒液,就看见它那变成钢枪的长臂狠狠的贯刺了过来!

    官鱼此刻还在半空中,慌乱间刮起一阵风盘。

    双脚在风盘漩涡中心一点,官鱼凌空飞渡,身体再一次腾高,那长长的钢枪长臂贴着呼啸而来,刚聚起的风盘漩涡直接被打散了,可见这家伙力量也相当可怕!

    ————————————

    (你们投的票,连我肚腩都盖不?。?!赶紧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