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宁雪从来没觉得自己真的有多天生丽质,她更习惯把这种被无脑搭讪的现象归结于自己的头发和肌肤的那种与众不同。

    事实上自己的与众不同只是生病了,很多男人偏偏喜欢,只能说大部分男人都有病。

    “你也是法师吗?”那个二十岁左右的腼腆青年轻声问道。

    男子黑色头发,穿着很简单的衬衫,相貌清秀,眼睛明亮,看上去干干净净,也算不上会让人生厌的那种。

    “嗯?!蹦履┯α艘簧?。

    “你这么早坐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我叫千叶桑,是来这里实习的,哦,哦,我是早稻田大学的?!鼻б渡W谝慌?,保持了大概一个身位的距离,没敢太靠近,以免引得姑娘反感。

    穆宁雪没有回答,反正她不会随便把自己名字告诉别人,更不会将自己国府学员的身份给报出来。

    千叶桑人虽然腼腆,但也算聪明的类型,知道对方不愿意透露任何信息,这才急忙转开了话题。

    他显得几分不自然,盯着长滩中那些潮湿的浪阔,就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类的话的说道:“这次浪退得这么远,下次涨潮就危险了啊,不知道各街区的区主是否应对得了,最好别出现湛迷妖……”

    “浪和妖有什么关系?”穆宁雪问道。

    千叶桑眼睛一亮,显然自己找对了话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清理一下脑子里的思路,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大部分海妖都习惯在有水的地方战斗,尤其是对东海城造成比较有威胁的海妖军团。所以战争往往和潮落有关,一旦海水没过了我们现在坐着的矮堤,海妖们就会顺势踏浪袭来,而一旦海水离开了东海城,大部分海妖军团也会退去。潮越大,来袭的海妖就越多!”

    赖恒宝在给艾江图等人讲解这里状况的时候,穆宁雪已经去房间里睡去了,所以她对这个东海城还不是非常了解。

    “退得深,意味着下一次涨得高吗?”穆宁雪目光也落在了那离得矮堤越来越远的潮线。

    “是的,很多人都觉得海洋神秘莫测,事实上海洋有自己的秉性和规律,只要认真观察她给我们的一些提示,就可以做好各种防范……而海妖无论有多强,无论数量有多少,它们都不能够忤逆海洋的规则。了解了海,就等于了解了海妖?!彼档秸庑?,千叶桑语调就明显流利了起来,显然他对这一切还很有研究,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信心!

    穆宁雪点了点头。

    千叶桑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话题,正打算继续在海洋脾气的这个话题上说下去的时候,忽然间旁边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士兵在吼叫,也有人在追逐。

    穆宁雪寻声望去,发现一位矮个子的女人冲出了矮堤,不听警告的往海水中奔去。

    “水,水,水?。。?!”

    矮个子女人一头栽进了海洋,完全就像一个在沙漠中煎熬了不知道多久的干渴难者!

    “救人,快救人??!”千叶??吹秸庖荒缓蟠缶?,并朝着那女人附近的士兵大喊了起来。

    一旁的穆宁雪则感到非常疑惑,矮堤之外尽管很危险,但眼下浅滩处并没有一只海妖,那女人不至于会死吧?

    很快,千叶桑已经从矮堤上跳了下去,拼尽全力的往那个女人所在的地方跑去……

    穆宁雪发现许多士兵都冲过去了,心中更是疑惑不解。

    她也跃了下去,刮起一阵风轨,几步就超过千叶桑。

    千叶??醋乓科?,身姿袅娜的穆宁雪轻灵的飘过,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朝着已经超过他的穆宁雪喊道:“别让她碰水,不然她会死!”

    穆宁雪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立刻飞驰到了那个矮女人面前。

    可刚到浅滩处,穆宁雪就看到了惊心的一幕,整个人呆在了海水边沿,任由潮水没过自己的脚踝……

    没有一点生命气息??!

    就在编一刻还鲜活的一个女子,已然变成了一具尸体,她整个人贪婪的趴在海水上,肌肤没有半点血色,苍白到发紫。

    身体僵硬的相当快,一般来说,人死后要过上一两个小时才会开始发僵,但这女人已经僵硬了。

    几个士兵这才赶了过来,其中一个将这女人翻了过来,女人眼珠子瞪开,下巴跟断了一样,张得非常大,青色的血管密布在那苍白到透明的皮肤上,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不瞑目的溺死者,并且有溺死有些时间了。

    “唉,又出了一例?!蹦敲氖勘玖艘豢谄?。

    “怪我,没有拦住她,我以为她只是随便在这附近走走?!绷硪幻毡臼勘车淖栽?。

    他们正说着话,千叶桑终于跑了过来,他看到这一幕后,脸上除了带着悲愤之外,更是隐隐作怒!

    他在女人面前蹲了下来,迅速的戴上了随身带着的手套,面无表情的去解开女子的衣裳。

    “你……你做什么!”

    “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她,就算她已经死了……”那个士兵顿时大怒的叫了起来。

    千叶桑抬起头来,与之前那副腼腆的样子判若两人,眼睛里有的只是一种难以捉摸的坚定,他道:“她是我接触到的唯一一具离死亡时间最近的人,无论如何我都要解开这个怪疫??!”

    那名士兵终究觉得这有些不人道,但一旁年纪更长的士兵却阻拦住了。

    年长士兵看了一眼严肃无比的千叶桑,开口道:“让他继续下去吧,已经出现了这么多例,可我们至今都不知道原由?!?br />
    穆宁雪看到千叶桑现场解剖,不由的别过脸去。

    不管怎么说,这一幕看上去还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这是怎么回事?”穆宁雪询问起那位年长的士兵。

    “是溺咒。一直在东海城发生的可怕之事了。几乎每隔一些时间就会有这种莫名冲向大海,然后在几秒钟的时间呈现出溺死几个小时症状的人?!蹦敲昵崞⒌氖勘辞老然卮鸬?。

    年长的士兵瞪了他一眼,重新解释道:“暂时定性为疫病,事实上究竟是什么,没人知道……好在发生的频率不算太高,大家觉得这玩意儿跟海妖的杀人数相比可以忽略不计,所以都挺麻木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