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江图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身上全是细密污垢的伤痕,连衣服都破烂不堪了?

    他的后腰位置,出现了一个硕大的淤青,看来那追着他瞬间移动而来的力量是正中了他的后腰,这硬汉还能够笔挺的站起来也是难得。

    “你别动,你腰骨歪了?!蹦先倌吆芸齑又斡榈抢锘裰耸苌说男畔?,急忙告诉艾江图。

    艾江图鼻子呼出一口气,里面全是灰。

    “其他人没事吧?”艾江图询问道。

    队伍里能够和统领级生物正面抗衡的也就只有他了,若他不参战,他们很容易出事。

    “你别担心,他们既然会入国府队,每个人都有一些特殊的本领,敌不过这两只蓝谷凶离兽,自保不太成问题?!蹦先倌呖砦康?。

    听南荣倪这么一说,艾江图才没有太过勉强,安心待在这个暂时安全的地方接受治疗。

    不得不说,东海城这密集的楼房与街道,确实给法师们提供了很多掩护,蓝谷凶离兽体型比较庞大,它们不断的被坚固的房屋给阻挡,一旦目标躲入到了楼房之中,它们便很难再继续追击了。

    就像两只雄狮在追杀众多鼹鼠一般,楼房在它们眼中也不过是比较高的土丘,使点劲就能够拍散,可这些人类法师们在这些建筑物之间灵活穿行,时而在前,时而在后,时而消失得无影无踪,逮起来、杀起来真的相当费劲。

    可见整个东海城全部是这种风格的建造真的非常又讲究!

    而街道、建筑会看上去比较新,多半也是因为这里时常遭到摧毁……

    摧毁可以再建造,专业的建造团队基本上都是土系法师组成,盖这种简单、方正的楼实在再简单不过了!

    蓝谷凶离兽没有杀死艾江图,更找不到艾江图,于是又发狂的拿方圆数百米的建筑物来发泄,那一栋栋二三十米的楼被它们砸成了废墟,铺得到处都是,楼房的残骸被它们漫无目的的到处抛,之前那飞来横柱便是它们这番暴躁行为的杰作。

    “人都在哪??”南珏开启了通讯仪,询问分散在不同街道的队员们。

    “我们到避难所了?!闭月踊卮鸬?。

    “牲畜?!苯怕盍艘痪?。

    “没有人落单吧?”南珏接着问道。

    “我落单了?!苯傩醯纳舸私?。

    “喂喂,我不是在你旁边吗!”祖吉明也说话了。

    “你这种废材男人也算人!”蒋少絮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走左边,我走右边,你以为我想管你这短腿女人?!弊婕饕膊凰?,与蒋少絮争辩了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

    “什么声音??”

    “卧槽,它们两个往我们这里来了!”

    通讯仪收纳声音是很近的,即便周围一片轰隆也可以进行一番过滤,但此刻通讯仪内全部是剧烈的震响,让人听起来就像在旁边发生。

    “谁在那两只怪物附近,快逃!”南珏一听不对劲,立刻在通讯仪里喊了起来。

    “在我这……祖吉明,祖吉明你这个混蛋??!”蒋少絮惊恐的尖叫了起来,可她的尖叫声依旧被一片隆隆之声给掩盖。

    “祖吉明,回去救她!”南珏声音一沉,几乎带着命令的语气说道。

    祖吉明没有回答,从通讯仪的信号灯上显示,这家伙已经关了频道。

    “蒋少絮,躲到窄道,发送你的位置,我们尽快支援你?!蹦乡逅档?。

    “救我,快救我,我被它们堵住了,我的铠魔具支撑不了多久,快啊?。?!”蒋少絮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恐惧,显然她这次陷入到了比江昱更危险的困境里。

    江昱一开始就在窄道,并且他离队长艾江图、穆宁雪这两个战斗力极强的队友都很近,自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可蒋少絮跟着祖吉明,祖吉明主修毒系、辅修土系,完全是一个辅助型法师,他只顾着自己逃命了!

    当蘶,祖吉明这连拖延都不帮着拖延的气度,确实很让蒋少絮心寒。

    蒋少絮一个心灵系的法师,面对两只暴躁到都无法安抚的统领级生物,施展任何法术都无济于事,再加上她没有任何位移技能,以及之前已经使用过的履魔具,此刻她是真的到了?;墓赝妨耍?!

    ……

    “她在我们十二点钟方向……”南珏立刻从蒋少絮发出的求救信号中锁定了她的位置。

    穆宁雪迅速卷起了一阵风来,将自己送到了屋顶上,顺着南珏的指引,她踩着风轨在房顶上疾驰。

    冰霜在周围凝结,迅速的幻化成一条条冰封的锁链,很快七八道冰霜锁链便如同银色的绸带一般,紧随在飞驰的穆宁雪方圆三十米的区域,这些锁链都像是有灵性一般,每每房屋与房屋之间跨度比较大的时候,它们会提前飞出去架成一个让她可以通过的锁桥!

    “在那里!”

    穆宁雪终于看到了那两只被三座连楼给遮掩了一半身躯的蓝谷凶离兽,蒋少絮应该是躲入到了这三连座楼中了,可楼房顶多作为阻挡,不可能成为防御,尤其是统领级生物,它们摧毁这种二三十米的石楼也不过是多挥几次手臂!

    似乎为了更快的杀死蒋少絮,其中一只蓝谷凶离兽索性举起了利足,猛的往石楼中狂扎,频率相当之快,三座连在一起的楼房几下就被打穿了几个大窟窿……

    穆宁雪秀眉一锁,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出手。

    若只有一只统领级生物,她大可以与之稍作纠缠,然后立刻撤离到安全的地方,给蒋少絮争取到一点时间。

    可现在两只统领级生物都对蒋少絮起了杀心,穆宁雪最多吸引一只注意力,另外一头不用多久就能够从楼房中将蒋少絮给拧出来。

    “呼~~~~!”

    穆宁雪深呼吸了一口气。

    “蒋少絮,你穿好铠魔具?!蹦履┒宰磐ㄑ兑抢锓杩袂缶鹊慕傩跛档?。

    蒋少絮命悬一线,自然恼怒,立刻骂道:“用得着你说吗??!”

    ……

    “呼呼呼呼~~~~~~~~~~~~~~”

    又是一阵更加凛冽的冰风袭来,随着穆宁雪银丝凌乱舞动,从天而降的气场如毫无征兆的冰暴一样猛的圆形扩散开,穆宁雪四周的石屋在一秒钟的时间里冻结上了冰霜!

    目如银雪,深邃得足以印射下蔚蓝色的天空,她身子一侧,双手莫名的一握,细腻纤柔的左臂绷直,右手食指与中指抿紧,豁然拉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