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吧,不管怎么样,我们立刻把它带出去?!蓖虑а档?。

    拿上这个东西,就算是有了有利的证据,望月千熏就可以禀报上级,揭穿高木将军的贪婪行径,让他的哥哥鹤田重见天日。

    “千熏,你最好深思熟虑?!蹦踩险娴乃档?。

    “什么意思?”望月千熏有些不解的看着莫凡,同时眼睛里也闪烁出了一丝丝警惕。

    她对莫凡这人也不算是完全了解,每个人面对这种东西恐怕都会动心的,她担心莫凡也起了贪念。

    “你别这样看着我,没看到这凝华珠的时候,我确实还挺感兴趣的,毕竟我也拥有召唤兽,但见到它之后,我对他半点念想都没有了,这东西白送给我,我都不要?!蹦菜档?。

    “你到底想说什么?”望月千熏不明白。

    “我刚才说了,这东西邪的很!”莫凡回答道。

    “我们没有想要占有它,要做的只是将它交到大阪魔法协会,或者大阪政府手上。我只想让我大哥不要再承受东守阁的痛苦?!蓖虑а底徘樾饕丫行┘ざ似鹄?。

    她跟她大哥从小感情极深,再加上他们的灵种一蒂双花,无形之中更存在着割舍不开的默契与牵挂。

    东守阁是什么地方,她比谁都清楚,鹤田在这里受苦这么长时间,她怎么忍心呢?

    “我只是陪你到东守阁确认你哥哥的事情,至于这珠子,你带的话你带,我不会阻止你,但你也别拉我下水?!蹦菜档?。

    “嗯,不管怎么说,这次都谢谢你,帮助了我。我会很感激你的?!?br />
    莫凡没说什么,面无表情的看着望月千熏将这颗珠子给收了起来。

    ……

    离开东守阁并不难,整个东守阁守卫并不是很多,外人是绝不可能进的去的,为了确保其足够封闭、严密,即便那几个被打晕的守卫,那也需要到下一次换防的时候才会发现,所以莫凡和望月千熏原路返回。

    与望月千熏在下分开,看着望月千熏急匆匆的往大阪市跑去,莫凡心里反而多了一份不安。

    “小泥鳅,那东西真的很有问题,对吗?”莫凡低头看着胸前,自言自语道。

    小泥鳅坠的灵性非比寻常,假如那凝华珠是一件正常的瑰宝,这吃货一定会兴奋的要一口将它吞掉,好提升它自己的逼格,可莫凡靠近那凝华珠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掉小泥鳅对这东西的厌恶与提防!

    由此,莫凡认定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人可以贪婪,莫凡承认自己是一个看到宝物就一定会上的人,但人要贪心得聪明,像凝华珠这种东西,莫凡直觉上认为那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

    看着望月千熏远处,看着她娇小的身影渐入夜色,却又好像被一层浓浓的暗气给笼罩着,莫凡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小泥鳅,爸爸是不是闯大祸了?”莫凡再一次自言自语了起来。

    ……

    ……

    皎洁的月光不知在何时掩藏在了乌云中,夜空黑魆魆一片,连星光都消失了。

    繁华的大阪市即便到了深夜,依旧灯火通明、繁花似锦,散射到天空中的霓虹光却不像往常映得夜空一片橙红,反倒是被浓浓的黑暗给吸走了。

    大厦林立、车流穿梭,一群从夜店中走出来酊酩大醉的染发年轻人,正在马路上大声的嚷嚷着,行人对此都纷纷的避让开。

    “我朝冈什么时候要为一个臭女人伤心啊,真是可笑,看看这大街上,多少好看的姑娘,全都变成了我的猎物,哈哈哈??!”染着青色头发的男子摇摇晃晃着。

    身旁几个同伴急忙去扶他,结果被他直接推了开。

    “不用你们多管闲事,我自己能走……不仅能走,我还能够把那臭女人骂得狗血淋头,哦,她在这,臭女人,我朝冈也是你可以甩的,你给我过来!”朝冈晃动着身体,用手指着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

    这女人径直的往前走,根本不理会朝冈。

    但她的这份冷傲更惹怒了这个酒醉的人,因为让他这样大醉的女人也正是这样的态度,朝冈的怒气一下子涌了起来,跑上去拦在了黑色紧身衣女人面前,大吼道:“不许走!”

    “滚!”

    望月千熏目光一冷,她的脚边上兀然的出现了一根成年人腰粗的鬼木手。

    鬼木手直接朝着挡在她前面的朝冈拍去,朝冈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一拍生生的将他打飞到了马路上。

    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过,司机看到有人飞到马路上,吓得魂飞魄散,还好多年的开车经验令他下意识的猛踩刹车??!

    朝冈的那些同伴都看傻了,其中一个女子更是尖叫了起来。

    那卡车急刹在了朝冈面前,直接碾过了他一条腿,这酒醉青年惨叫声一下子响彻了整条街道,疼痛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望月千熏看都没有看那青年朝冈一眼,径直的往一座大厦走去。

    道路旁有花卉、绿化带,可在这个女人从它们旁边走过的是后续,花卉直接萎蔫了了,绿化带也变得干枯。

    路灯莫名的昏暗,好像所有的光线都被什么东西给吸走了,总是扩散不开,明亮繁华的街道更莫名的笼罩上了一层诡异压抑的黑暗之气。

    “快叫救护车!”

    “这女人疯了??!”

    “她是法师……”

    “就算是法师,也不能够随便出手伤人啊,必须让审判会制裁这种邪恶法师!”

    路人纷纷叫了起来,甚至有一些刚正不阿的人紧紧的跟随在望月千熏的后面。

    这里是日本大阪,是法制之城,就算是法师犯了罪,一样要接受惩罚!

    望月千熏继续往前走着,已经到了大厦跟前。

    她似乎察觉到背后有人跟着,指指点点,于是猛的转过身,一双眼睛黑暗深邃得令人魂飞魄散??!

    而更有人发现,这女人映在大厦落地玻璃橱窗上的影像,完全不是她本来的模样,竟然是一个透出猩红目光,浑身长满了鬼须的恐怖黑影??!

    站在街道上的是女人,映在玻璃窗上的却是惊悚至极的鬼怪,这难以置信的一幕让路人已经尖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