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里,犯了错误的刑人会被关到小黑屋之中面壁思过,那种连一点阳光都没有H甚至连空气都不通畅的狭窄空间里,在那里,时间会变得格外的漫长,在那里,人的精神会因为黑暗、狭窄而变得崩溃。

    同样的,在东守阁这里,造成骚乱的烦人一样会被关押到一个充斥着诅咒的牢房里,被称之为噩梦间。

    诅咒间会让犯人昏昏欲睡,而睡着后的人将会被噩梦给缠绕,人沉浸在噩梦中无法苏醒,而苏醒过来便发现自己其实也就深处在一个噩梦里,精神遭受着巨大的折磨,这就是东守阁对扰乱犯人的惩罚,即便是那些邪恶魔头,他们也有他们内心最为恐惧的东西,噩梦间都会将其从心灵深处挖掘出来,并且在梦境中真实的呈现,那种滋味绝对没有人敢尝试第二次!

    望月千熏确定自己哥哥若是在刚才杀了三名守卫的话,那一定是会被抛到这个噩梦间的,只要去那里就一定可以将事情查一个水落石出。

    莫凡自然是舍命陪美人了,谁让自己污了别人的清白。

    穿过了那些狭窄的道路,整个过程莫凡没有看见一个牢房,更没有看见一个门,这座城堡让莫凡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噩梦间里应该有人把守着吧?”莫凡询问道。

    “不然我叫你来做什么?”望月千熏说道。

    “卧槽,你是要我去对付那些守卫?”莫凡脸马上就黑了下来。

    “放心,那些守卫的实力你对付起来并不难,尤其是你拥有暗影系能力,在这个漆黑一片的城堡里会更加得心应手?!蓖虑а档?。

    莫凡还能说什么,他甚至有些怀疑望月千熏其实一开始就发现了自己闯入她的房间,然后故意把衣服脱了给自己看,好让自己上了她这个贼船。

    走道两旁点着幽幽的烛火,火光将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身影映在墙壁上。

    两人步子已经很轻了,可依旧感觉脚步声大得可以传到很远的地方。

    前面的路开始往下沉,变成了螺旋式的阶梯,很明显这是通往东守阁的地下层了。

    不知走了多久,整个空间才开始渐渐的宽敞起来,莫凡和望月千熏躲在了阶梯下方的转角,望月千熏稍稍探出脑袋,目光注视着前面的一个大地厅。

    地厅呈现花瓶状,现在莫凡和望月千熏就在瓶口这个比较狭窄的位置,长长的地厅里面一共有四名穿着靛蓝色守卫服的男子,从他们的气息来判断,应该都是中阶法师。

    “东守阁里大部分犯人都被禁制压制了实力,所以中阶法师在他们眼中已经是很强的存在了?!蓖虑а蜕步馐偷?。

    “我可以一口气搞定三个,另外一个你来想办法?!蹦部戳艘幌履撬母鍪匚赖恼疚?,对望月千熏说道。

    “行,我对付最远端的那个?!?br />
    ……

    地厅的照明便只有墙壁上那些微弱的火光,这个城堡的拥有者明显对现在的科技不是很放心,几乎不接入任何电设备。

    这样古旧的环境倒是给莫凡行了方便,光线微弱的情况下遁影施展起来是最舒服的,几乎没有死角……

    莫凡整个人化成了一个影子,倒贴着地厅昏暗无比的天花顶慢慢的往那三个守卫靠近,一双贼溜溜的眼睛还在那里转动着。

    他一点点靠近,防止这些人里面有光系的法师。

    光法师对这种暗影蠕动是非常敏感的,靠近其一百米范围,就很容易被发现,莫凡现在自然是在离其一百米左右的位置进行试探,看看对方有没有抬起头观察天花板的那种意图。

    望月千熏告诉莫凡,必须在瞬间将他们全部制服,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个仪器,只要他们按照某种频率连续按动三次,就会向外面发送出警报,所以莫凡此刻心里也很紧张。

    靠近了一百米,莫凡的影子稍稍往前蠕了一下。

    “我草,要不要这么衰?”

    莫凡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因为他发现那个守卫中间的那个人忽然间抬了一下头,往这个方向看来。

    莫凡不敢动,整个人完全贴在昏暗中,就连眼睛也不敢随便乱看了。

    “山治,你看什么呢?”其中一个显得几分慵懒的守卫问道。

    “那里黑暗气息有点浓?!蹦敲凶錾街蔚氖匚浪档?。

    “整个东守阁都布置着一个黑暗大阵,黑暗气息会出现一些波动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你不要因为刚才发生了那点暴乱就大惊小怪,闹事的家伙在里面享受美梦呢!”另一名守卫说道。

    “我觉得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鄙街嗡档?。

    “是不是因为那边的壁灯灭了的原故啊?!便祭恋氖匚乐噶酥钙渲幸桓霭档舻谋诘?。

    “哦,恐怕是吧?!?br />
    “哈哈哈,我当初来这里当班,也是像你这样疑神疑鬼,不要……咦,怎么又暗了一盏!”

    “我看看……又暗了,不对劲??!”

    四名守卫发现壁灯暗了好几盏,神色立刻就变了。

    可就在他们目光凝视着暗掉的地方时,天花顶上一下子闪耀起了诡异的光芒,六柄梨刺悄无声息的飞了下来,准确无误的钉在了这三人的身上。

    一钉定身,双钉锁神!

    莫凡出手干净利落,在他们分心的那瞬间直接出手,将他们的身体和心神一起给禁锢住了,让他们不仅不能动弹,就连魔法也施展不出来!

    “敌袭??!”

    离得这里最远的那名守卫发现了不对劲,怪叫了一声,立刻拿出放在一旁的警报器。

    他刚要摁下去,忽然间旁边的墙壁之中生长出了一根长长的灰蓝色桔梗鬼木手,鬼木手相当灵活,在守卫暗下第二个键的时候便将警报器从这名守卫中夺了过来!

    守卫大叫了起来,结果鬼木攀爬的速度极快,从双脚到腰部,又从腰部一直缠裹到他的嘴。

    没几秒钟,这守卫被裹成了一个木蚕茧,规模没有莫凡之前那个大就是了,但也是被彻彻底底制服,动一根手指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