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是一个有些复杂的刑罚,它所代表的并不单单是指让犯下滔天大罪的人死去那么简单。

    对于一个恶贯满盈的人而言,死亡真的不是对他最好的惩罚,这个恶人带来的杀戮邪恶会带给其他人几年几十年都无法愈合的伤痛,假如一个电椅一个绞刑一个枪决就能够一了百了,那对于这种罪犯而言反倒是一种解脱

    真正可怕的刑罚,绝不是一个子弹,一瞬间的痛苦,从此抹杀在这个世界,而是活着,却失去了自由,终身被监禁在一个漆黑冰冷的铁笼子里,不见阳光,不见他人,度日如年,又遥遥无期

    日本审判会在很早就对一些真正罪孽滔天的犯人取消了死刑,而是将他们终身监制。

    又由于犯人往往神通广大,法力高强,普通的监狱是绝不可能困得住这些邪恶法师的,东守阁的修建,正是为了收监他们。

    可以说,整个日本最骇人听闻的狂徒罪人叛者基本上都关在了这里,其中不乏一些多年前实力足以横扫几座城市的高强法师,以及一些专门使用一些害人邪术的邪法师

    并且,普通一点的邪恶法师都还没有资格关在这里,会被关在这里的绝对是魔头级的

    望月千熏这个望月家族很早就是在监管着这座顶级监狱,双手阁的修建方式,也让所有被关进去的大魔头基本上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唯一的出口吊桥飞廊的另一端,可以算是一个军事要塞

    知道这个事实之后,莫凡不由的觉得毛骨悚然。

    西守阁明明就是一个将要塞城防学院协会一体化的特殊魔法文化宝地,谁知道隔壁那栋楼居然是一个关押着杀人魔头的监狱,作为一个女人,成天睡在这种地方,难道不觉得浑身起毛吗

    “其他国家的一些邪恶法师也会被关到这里,这里算是亚洲最可怕的法师监狱了?!蓖虑а幼潘档?。

    “既然你说里面关着各种世纪级魔头,那你们不担心他们联合起来把东守阁给拆了吗,我想以他们造成的那些恐怖事件而言,要摧毁掉这小小的城堡并不算难吧”莫凡说道。

    “禁制存在的话,他们就是一群普通人。他们被押解到这里的时候,灵魂都会被烙印上罪印,他们若是催动自己身体里的魔力,禁制就会立刻袭击他们此外,整个东守阁有着一个漫长的诅咒,呆在这里时间越长,他们的精神力和灵魂会被慢慢的消耗殆尽,一般一个超阶法师进入这里十年,其精神强度也会变成跟一个初阶法师没有什么区别?!蓖虑а步馐偷?。

    “那我们也不是身处这个诅咒里”莫凡急忙说道。

    “时间这么短,对我们产生不了多大的影响。跟我走,别落下了,这里面还设置了暗影大阵,整个内部建筑巨大的如同迷宫一样,若没有方法,是根本寻不到路的”望月千熏提醒道,但她还没有往前走几步,便感觉莫凡从后面撞了上来,她没好气的会瞪了他一眼,“不需要跟这么近”

    “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觉得这地方古古怪怪的?!蹦部即蛲颂霉牧?。

    “你怕了”

    “我是为你考虑,你想这里的罪犯不知多少年没有见过女人了,何况是你这样身材呃,当我什么都没说?!?br />
    东守阁内部的走道非常的狭窄,莫凡有些不明白里面的空间都到哪里去了,至少从这些狭窄的城堡道路阶梯长廊来守阁里面好像有百分之八十的空间都是墙。

    “有件事要跟你说下,当做是善意的提醒了你们和我们守馆人切磋的过程已经被录了下来,不出意外是会送给我们国府选手那里?!蓖虑а匀皇且桓稣钡娜?,对这种事情有些没法接受。

    要录,那也应该征求当事人的同意才行。

    “小事?!蹦膊灰晕?,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反正自己又没有施展出全部的力量来,这般小日本耍点小手段,没什么好在意的。

    这里寂静无比,莫凡也是一个怕静的人,回想起之前的警光,于是问道:“那个海洋中的巨型生物是什么,难不成也和东守阁这里的骚乱有关”

    “不知道,但我想那种级数的生物,不是说调动就调动的?!蓖虑а蚕萑氲搅顺了贾?。

    “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个和你使用一样植物灵种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杀那些守卫?!蹦参实?。

    “我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大哥,他和我一起长大。大概是在去年,他忽然间失踪了,哪里都找寻不到”望月千熏犹豫了一会,还是将这件事告诉了莫凡。

    “你是来这里找他”莫凡有些诧异道。

    “嗯,我们使用的植物之种叫做梗蒂,是一蒂双花的。我获得了其一,我哥哥获得了另一?!蓖虑а档?。

    “这么说,杀死那三个守卫的人很可能就是你大哥鹤田难怪,跟你使用的灵种一模一样,都是附带着灰蓝色的桔梗??烧饫锸嵌窆崧叩募嘤?,你大哥鹤田这么会在这里面”莫凡说道。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这整个监狱所有人的押解都是由高木将军负责的,假如我哥哥被秘密的关押在了这里,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哥哥虽然不姓望月,但却忠于西守阁,绝不可能犯下任何罪行我一定要把这件事给搞清楚”望月千熏坚定的说道。

    “至少他刚刚杀了三个人?!蹦捕嗔司渥?。

    望月千熏狠狠的瞪了莫凡一眼,很牵强的道:“那也是逼不得已”

    “总之我们先找到他吧,你知道他关押在哪里吗”

    “既然他刚才造成了骚乱,那接下去他只会被送到一个地方”望月千熏很肯定的说道。

    周二,求被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砸得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