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被这突如其来的惊人禁制给吓得连连后了几步,对面那座黑色的山都被照耀得一片通明,尤其是耸立在山头上的东守阁,苍白色的城堡被笼罩在黄色的死亡之光中,随时都会被这天灾给得灰飞烟灭一般。

    “这……这也是每天的日常吗??”莫凡有些愕然的看着旁边的军官小泽。

    军官小泽同样满脸骇然,刚要回答时,便听见吊桥飞廊那边传出了一窜莫凡听不懂的日语。

    从声音来判断,那群在东守阁的守卫非?;耪?,并且正朝着西守阁这边的人大叫着。

    似乎由于大部分守卫都因为海洋怪事到了南面,东守阁这边反倒是没有过多的守卫。

    “你赶紧回中阁,我得去拉响警铃”军官小泽听到了那边的人叫唤,于是匆匆忙忙的往直前的那个哨塔跑去。

    莫凡都还没有来得及问,军官小泽就跑去拉响警铃了,扔莫凡一个人吊桥飞廊的这一边。

    看着对面山上那龙飞凤舞的狂躁禁制,莫凡一时间有些心痒难耐。

    “没人带我,我容易迷路,我到对面去问路,恩,就是这样……”莫凡喃喃自语了一番,小心翼翼的往吊桥飞廊那里跨去。

    之前就听赵满延失散多年的弟弟说过,禁制只会对那些非法闯入的人产生作用,只要站在这个吊桥飞廊处,禁制再强也不会有攻击性。

    莫凡一步一步的顺着吊桥飞廊中走,不知不觉已经立于两座山之间的悬崖深谷之上了,走到吊桥边缘往下看一眼,禁制强烈的光芒不断的往下照耀,看到的却依旧是这两座山的峭壁飞岩,根本望不见底部。

    这一半部分并没有禁制,莫凡走了大概三分之一,一抬头便看见前方那黄色的闪电肆意的在空气中狂舞,吊桥飞廊的周围就有几十道,更不用说那座东守阁周围了,密密麻麻的根本数不清,莫凡感觉像自己这样的小身板若是被抛到空中,一定会在不断半秒钟的时间被撕成粉碎的!

    “这些日本人到底搞什么鬼?”莫凡皱起眉头,目光往吊桥飞廊深处望去。

    电光之中,莫凡隐约见到有三四个穿着守卫衣裳的法师正往这里逃窜过来,他们看上去非常的狼狈……

    这几个人没刚还没有跑到吊桥飞廊的中间,忽然间几个鬼木从吊桥下方生长了出来,迅速的将他们几个给束缚住。

    还未等莫凡反应过来,那几个守卫猛的被摔到了吊桥飞廊之外。

    吊桥飞廊之外可全部都是禁制啊,就看见这三个守卫在那狂舞的黄色电光中直接化成了灰烬??!

    这一幕让莫凡整个人都呆住了,过了好几秒钟都没有回过神来。

    “莫凡,你在做什么??!”望月名剑高昂的声音从后方传了过来。

    莫凡也是被吓到了,急急忙忙退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我跟你说过了,不要乱闯!”望月名剑一脸怒气的道。

    “我刚才看到……”莫凡强辩道。

    “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会处理,你现在立刻回到中阁,否则别怪我用这里的戒律来惩罚你!”望月名剑说道。

    “我刚才看见有几个守卫死了……”

    “你看见什么都不关你的事,小泽,带他离开!”望月名剑态度很强硬的道。

    那位军官小泽立刻站到了莫凡身边,那张脸已经黑了。

    莫凡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离开了这个吊桥飞廊。

    ……

    “请您不要再乱走了,上阁本就是不允许他人进入的,吊桥飞廊以及东守阁更是禁地,还好是名剑老师发现了你,他一向宽容待人,换作是高木将军,他可不会轻饶你的?!毙≡笮挠杏嗉碌亩阅菜档?。

    到了中阁,那狂舞的禁制才终于有消退的迹象,莫凡脑子里涌起了一大堆的问号,不由的询问起这个军官小泽道:“我刚才看到吊桥飞廊中有鬼木出现,将那几个守卫抛了出去。那几个活生生的人直接死了!”

    “你可别瞎说,我们西守阁、东守阁植物系高阶法师只有望月千熏一位,你一定是看错了??!”小泽有些气愤的说道。

    “你这么激动干嘛,我没说是望月千熏啊?!蹦侧止玖艘痪?。

    “我哪有激动,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随便诬蔑千熏小姐,这种话绝不要再说了,尤其是别让高木将军听见?!本傩≡笥锼偌斓乃档?。

    “你是不是喜欢望月千熏啊?!蹦菜档?。

    “没……没有,你瞎说什么!”小泽整个人都慌了,那张脸都涨红了。

    “哦,那可能是我看错了,毕竟禁制光芒很刺眼。对了,望月千熏的房间是在那里吗,之前我跟她还是有些误会,没有想到她还放下成见的指导我,明天我想给她道个歉?!蹦捕跃傩≡?。

    小泽为了掩饰,急忙回答道:“是的,廊头最末尾的那个房间就是了。千熏小姐其实人很好的,她对西守阁是最忠诚的……”

    “恩,恩,你送我到这里就行了,我回屋里去睡觉啦?!蹦菜底啪吞そ宋葑?,迅速的把房间门给关上了。

    军官小泽也是一个耿直的人,竟然站在莫凡的房间门口守着,确保莫凡不会再到处乱跑。

    房间里,莫凡不由的觉得好笑。

    他将窗子微微打开,身体化作了一团黑色的影子,悄然的飘了出去,即便经过走廊,小泽也根本没有发现。

    ……

    莫凡潜行在夜色中,前一秒还在一座假山旁,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他们之前经过的廊头,也就是望月千熏的房间。

    就在晚饭那会,莫凡还被望月千熏的鬼木狠狠的抽过,他可以很肯定将那几个守卫给甩到空中的鬼木与望月千熏的鬼木极其相似!

    望月千熏既然是西守阁的人,应该没有理由对那些守卫直接下杀手啊,活鲜鲜的三个人瞬间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实在让人震撼不已,偏偏其他人的反应也非常的古怪,好像那里的秘密比人死了还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