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鬼啊,吵人睡觉”莫凡打着呵欠就起了床,身上还穿着白色的睡衣。

    其他人也被这警报声6续吵醒了,纷纷走到了房间的外面。

    莫凡看到有红色的光芒在闪,隐约觉得这有点像血色警戒的那种光辉,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自言自语道:“有没搞错,不会我到哪个城市,哪个城市就给我出事吧”

    仔细辨认了一番,莫凡才现这并非是城市的警戒之光,仅仅是西守阁上阁的哨岗上出提醒西守阁戒备的。

    巡逻队伍忙碌的走来走去,可以看到他们正在往上阁而去,乘着人多,莫凡索性也混入到了那些日本人中,跑到了上阁,想看看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耸立的白色哨塔上,高木将军和望月名剑已经站在那里了,他们身后还有一干日本守卫,正一个个目光注视着远处大概相隔有五六公里的海域。

    海域离这个西守阁有一段距离,海洋的波纹正反射着皎洁的月光,依稀可见那一片银光闪耀的海洋之中有什么东西翻腾,浪花一层接着一层的打在了高高的礁石上,散开了更大的晶莹。

    动荡正是从那片海域传来,可是放眼望去,那里除了不寻常搅动的海水之外什么都没有。

    “到底是什么东西”望月名剑盯着那里,一脸骇然的说道。

    “还不太清楚?!备吣窘磷派羲档?。

    在那片离大阪很近的海域上,他们西守阁的人洒了许多浮标,这些浮标平日里并不会有什么异样,唯有被生物惊动之后才会反馈信号。

    海洋里偶尔也会有一些生物触碰到这些浮标,但像此刻这样同时一百多个浮标全部出警报的情况还是很少生的。

    最重要的是,浮标反馈来的信息是,那是同一只生物所为

    每一个浮标都相隔三四米,可见出现在大阪城市海边的那个生物一定是巨大无比的海兽

    “报告,高木将军,那个生物好像正在潜入深海?!币幻炒涌罩蟹陕淞讼吕?,潇洒的将风之翼收了去。

    “跑了”高木将军一脸的疑惑。

    既然有深海海兽闯入到这片很靠近城市的海域,那应该就是有所图才是,高木将军都已经做好了随时大战的准备了,谁知道却换来是这样一个结果。

    “兴许只是不小心踏入了我们人类的地界?!蓖旅K档?。

    “没有巧合,高等的海妖都有一定的智慧,它们不可能不知道这是我们人类的地盘?!备吣窘戳艘谎墼逗?,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道,“我亲自求看看”

    高木将军呼唤出了一只健壮猛兽,猛兽头颅如虎,背上却有着灰色的羽翼,那羽翼一舒展开便有七八米长,比一些巨鹰的翅膀还要雄壮。

    灰色的翼虎载着高木将军一下子飞到了空中,仅仅扇动几下翅膀之后,这只生物就飞离出了好几百米远,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点逐渐接近那片海域。

    “那就是高木将军的天岭兽啊,真是令人羡慕?!币幻俑锌?。

    “听说那可是一只接近君主级实力的契约兽,要是运气好一些,成功进阶,高木将军将成为我们大阪最顶尖的召唤系法师啊”另一位军官也开口道。

    “是啊,高木将军在西守阁已经有一些时间了,以他的实力其实应该到东京海战城喂喂,你是什么人,不要乱闯哨岗”之前那位军官现了一个不之客,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望月名剑也头看了一眼,现是一个穿着睡袍的青年。

    青年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还在那里揉着眼睛。

    “莫凡同学,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蓖旅K档?。

    “哦,我就是来看看生了什么事,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整个西守阁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蹦埠闷娴奈实?。

    “刚才海洋那里有一个巨型生物出现,但现在好像退走了?!蓖旅4鸬?。

    警戒已经渐渐消退了,作为大阪临海的一个重要要塞,西守阁一切都非常森严,也必定是二十四个小时保持警惕,警报响起来也不算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情。

    “巨型生物,到底是多巨型”莫凡顺口问了一句。

    “其实我们也不太清楚,我们的人应该并没有见到那个家伙的真面目路,仅仅从一些仪器探测到了它的存在,不过它好像离开了?!蓖旅K档?。

    “是啊,竟然一下子触了一百多个浮标,我差点以为是一整个妖魔族群偷袭我们大阪了,幸好是一个误闯的生物?!?br />
    莫凡将信将疑的看着海域那个方向,此时那泛着银色月光的海洋已经完全平静了下去,波光粼粼的海面映着斜月,也倒映着星幕,看上去倒是美得令人着迷。

    “既然没有什么事,我就去睡觉了?!蹦菜档?。

    “恩,去吧,即便有什么事,我们西守阁也能够轻松应对?!蓖旅K档?。

    “那就好?!?br />
    “同学,下次不要乱闯上阁”

    “咳咳,我这就下去?!?br />
    “小泽,你送送他?!蓖旅=辛艘幻?,护送莫凡下阁。

    “你这人,搞得我好像会在你们这里瞎跑一样”莫凡说道。

    那位叫做小泽的军官还是紧紧的跟着莫凡,确保莫凡不会再到任何他不该去的地方。

    顺着石阶往下走,不巧经过了那个吊桥廊,莫凡看了一眼被放下来的吊桥,有些诧异的问旁边的军官小泽道:“吊桥怎么放下来了啊不是说那里是禁地吗”

    “到了换防的时间了,那里的守卫总不可能连续好几天都不出来吧”军官小泽答道。

    “话说,你们东守阁到底是做什么的啊,弄得那么神神秘秘”莫凡又问道。

    “这你就别多”

    军官小泽话还没有说完,忽然间东守阁那座山上出现了一道道粗壮、狭长的黄色禁制之雷,站在这个位置,就看见密密麻麻的禁制之力像是要将整片夜幕给撕得粉碎,那夸张的雷霆好像要跨过吊桥飞廊,打向这个西守阁这里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