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去是蒋少絮与小池翔子之间的战斗。

    很没有意外,在单挑上心灵系的法师基本上没有输的理由,那持续的心灵冲击让对手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释放出一个魔法来。

    想当初在明珠学府的时候,莫凡就领教心灵法师的恶心,要不是正好自己有一条专注项链,真的就被那丁雨眠完虐了!

    小池翔子实力应该还可以,奈何蒋少絮的心灵魔法有着绝对的优势,没多久小池翔子就不堪受辱的认输了。

    蒋少絮头抬得极高,眼神傲然,还不忘对输了的小池翔子说一句:“这就是国府选手和守馆选手的差距,别拿一些其他国家输的情况来衡量我们?!?br />
    三场全胜,并没有辜负之前的那份嚣张。

    比试结束,大家各自回到房屋里休息,想来中国国府成员的实力应该给予了西守阁的人不小的震撼。

    ……

    深夜,之前那位日本军司缓慢的走在木头的回廊之间,他的手中拿着手机,正小心翼翼的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话。

    “录下来了,今晚就会把战斗的信息发给你们。很可惜,这次他们只派出了三名选手出战,要是能够再多收集到一些情报,对将来的对战会更加有利?!比毡揪λ档?。

    “高木将军,你们西守阁的学员们真是令人失望啊,比赛的情况我已经大致从另外一名部下那里了解了,你们的守馆人并没有真正获取太多的东西就败下阵来?!蹦歉鲇行┗胱堑纳舸顺隼?。

    “那也不至于,如果您看了第二场的比试,相信会有不错的收获,那名中国选手是和望月千熏切磋,但他许久没有败下阵来,甚至施展出了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火系力量,我重新看了一遍录像,不出意外的话,这名中国学府选手应该还是一名召唤系的法师,他拥有比较罕见的火元素契约兽,是那特殊的契约兽赐予了他强大的火系之力?!备吣窘档?。

    “哦,我有听说些许……先不说这些事了,那个该死的鹤田还不肯说吗?”那位声音浑浊的男子问道。

    “没有说的意思?!备吣窘卮鸬?。

    “那就让他在东守阁多呆一阵子,我倒要看看是他的骨头硬,还是东守阁的刑罚更硬!”

    “假如他还是不愿意说呢?”

    “你真以为他会用自己的性命来保守这个秘密?”

    “我想……啊,千熏,这么迟了这么还不睡啊?!备吣窘八档揭话?,忽然间发现望月千熏,急急忙忙说道。

    望月千熏站在一座拱桥走廊之中,高木将军是自己走上去的,并没有留意到被阴影遮住的望月千熏。

    望月千熏转过头,身上穿着一套画着花扇的腰带和服,********的身段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格外诱人,掩藏的那份性感总会在不经意间撩人的心。

    “这么晚了,您在和谁说话呢?”望月千熏见高木将军手机亮着,微微一笑询问道。

    “哦……哦,一个不懂事的部下,犯了一些错误,我正批评他呢。松本,第二天早上你最好把我想要的计划交到我的办公室里,否则我把你发配到最边境去守孤岛!”高木将军对着手机里的那人严厉的说道。

    远在东京,海战城上的老将军脸一黑,却还要配合高木将军演下去,低声下气道:“好的,高木将军,我会连夜修改的?!?br />
    “那就这样?!备吣窘荒头车墓叶狭耸只?,将手机往兜里一塞,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目光凝视着有几分迷人的望月千熏。

    高木将军大概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脸上的肉很松垮,微微耷拉下去,一双小眼睛在笑起来之后就眯成了缝,也不知道这窄窄的眼眶里究竟藏着什么心思。

    “睡不着吗,不如到我阁屋里喝点清酒吧,我的老朋友在东京那里给我带回了一盅,我知道你也喜欢梵的味道?!备吣窘叩搅送虑а纳砼?,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我有点困了?!蓖虑а驳幕卮鸬?。

    “哦,那就去吧?!备吣窘膊磺壳?,平和的说道。

    “东守阁该换防了,您不过去吗,高木将军?”望月千熏往东面的那座山上看了一眼。

    “我拿样东西就过去……哦,对了,你大哥鹤田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们已经派出很多人去找他了,可依旧没有半点线索?!备吣窘档?。

    望月千熏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

    高木将军缓缓的往前走,经过望月千熏的时候,眼珠子斜下的瞄了一眼她的背影,嘴角轻轻一扬,目光中也有邪光闪耀。

    高木将军离开之后,望月千熏还站在原地,她所谓的困明显只是摆脱高木将军的纠缠,她抬起了头,注视着那个黑漆漆的耸立在东山上的东守阁,神情复杂。

    “你真的在里面吗,他们为什么要囚禁你?”望月千熏喃喃自语着。

    ……

    “呜呜呜~~~~~~”

    “呜呜呜呜~~~~~~~~~~”

    上阁,一缕警戒红光忽然间洒落了下来,紧随而来的便是一阵接着一阵的境声,如同防空警报一样响彻在这片安静的夜里。

    望月千熏听到了声音,立刻跳到了高处,询问那名上阁楼的哨者道:“发生了什么事!”

    红光让整个沉睡的西守阁一下子沸腾躁动了起来,一队又一队的守卫者在阶梯、回廊中走动着,纷纷到了哨楼的高处。

    西守阁其实就是一个山上要塞,东面就是一片不属于大阪地界的妖魔之海。

    “海中有东西!”一名哨岗军法师回答道。

    “是什么东西,看清楚了吗?”望月千熏问道。

    “在海里,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我们放在海陆架中的警标器被撞毁了上百个?!蹦敲诟诜ㄊλ档?。

    “上百个??难道有一大群妖魔进犯??”

    “不,好像就只有一个!”

    望月千熏听到这句话,那双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惊愕和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