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鬼木手??!

    莫凡暗暗咬牙,这鬼木手的苦头莫凡吃过了,当初和那个印度来的格洛肯打的时候,那家伙就用的就是鬼木手!

    这是植物系的高阶魔法,但根据不同人的灵种、魂种,鬼木手会展现出截然不同的形态,莫凡记得会长韩寂的鬼木手就不是鬼木,而是食人鬼花,当初那一大群战将级的亡灵生物基本上都被她的食人鬼花给吞了,韩寂那修为即便高阶魔法也是转念间就完成。

    此时望月千熏施展的正是高阶植物系魔法,那恐怖的鬼木手打在身上,整个人都会飞出几十米远。

    莫凡知道这东西的可怕,立刻全身武装上玄蛇铠甲来。

    玄蛇铠甲刚包裹身体,无处不在的鬼木手又出现了,它从莫凡身后的土地中钻了出来,那粗壮的妖木直接跟******一样打下来,将莫凡直接碾在了石地上!

    “咯吱咯吱咯吱~~~~~~~~~~~”

    莫凡爬起身来,目光无比警惕的环视四周,想要判断出鬼木手下一次出现的位置,结果听见脚下的石地发出了碎裂的声音。

    “卧槽??!”

    莫凡这一看,整张脸都白了。

    原来自己这方圆上百米区域的石地全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不知道什么时候脚下的这块斗场已经彻底被鬼木根须给侵占了,唯有表面那一层还是石块,再往深处的地方,那是密集到可怕的鬼木藤根!

    莫凡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应,地表一下子碎开,方圆百米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坑,坑中扭动着的全部都是韧性如群蟒的鬼木,鬼木可谓是在地底下挖出了一个惊骇的陷阱,直接将莫凡拖拽到它们所组成的鬼口陷阱中!

    鬼木之口大得出奇,整个菱斗场其实是一块片状巨岩,随着鬼木这样侵蚀和吞占,菱斗场中央赫然出现了一个百米之窟,窟中满是可以将活物给绞死、撕碎的鬼木,窟下便是山崖千丈!

    这震撼的一幕让中国国府学员都呆若木鸡,这个望月千熏的实力强到令他们有些难以接受的程度了。

    高阶魔法在她手上似乎并非是陌生的能力,鬼木手吞出的鬼木深渊绝不是他们这些级别的魔法师可以挣脱的。

    莫凡渺小无比,坠入到鬼木手的巨窟里,若望月千熏真的有杀心的话,连尸骨都会无法找到!

    “不对劲,不对劲!”艾江图已经看出了什么,缓缓的朝着日本团的那群人走去。

    莫凡已经很强了,高阶魔法都施展出来,再加上那强大的雷火掌控,若对方真的是一个学府学员,怎么也要败下阵来,即便换作是他艾江图,受伤在所难免。

    那个望月千熏看上去有些狼狈,可从始至终都没有受伤,这太不合情理了!

    “真没想到,千熏小姐要动用这个魔法才解决掉他?!奔诜⑷毡灸凶痈刑镜?。

    此人看见艾江图走来,于是也起了身。

    “她是什么人?”艾江图目光注视着望月名剑和藤方信子,直接质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碧俜叫抛踊顾阏蚨?,淡淡的回答道。

    “她的实力……”

    “我们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她是学员?!碧俜叫抛铀档?。

    艾江图眉头一皱,刚要说话的时候,望月名剑也开口了:“我们一开始就说了,望月千熏不能选,只能够选前面的九位学员?!?br />
    “哈哈哈,教训也教训过了,就不瞒你们了。千熏小姐其实是我们的实战教员,不是国馆学员?!蹦敲诜⑷毡灸兴档?。

    “她……她不是学员??”

    “嗯,她虽然也是我的弟子,但她已经不是学员了,是专门指导我们这九位守馆学员的实战老师?!碧俜叫抛铀档?。

    “我草,我说这女人实力怎么这么变态,原来她是实战教员,是老师??!”赵满延听到这个结论后下巴都掉到了地上。

    “有没搞错,怎么叫老师来跟我们的人打,这场不算,这场不算??!”江昱立刻跳起脚来。

    这?本人也太无耻了,派老师出来和学生打,难怪那么变态的莫凡都没奈何得了这女人,这根本就是不公平的战斗??!

    “哼,我们没阻拦吗?是他自己执意要选千熏小姐的,还各种口出狂言!”鸡冠发日本男说道。

    事实上他才是守馆学员中的队长,望月千熏一开始就没跟他们九名学员坐在一起,而是后一排。就连一开始比试的官鱼都以为望月千熏是队长,所以独自坐后面,谁知道事情根本不是他们想得那样。

    “这场算不算数无所谓,本身你们在选望月千熏的时候我们就强制要求你们再选出一人来,不是我们没有告诉你们实情,而是某个人言语过分,非望月千熏不战?!碧俜叫抛踊赜Φ?。

    艾江图、江昱、南珏、赵满延等人仔细回想了一番,貌似确实是莫凡连给别人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大嗓门的噼啪乱骂了一通,神经病一样非要跟望月千熏打……

    别人是教员,身份就摆在那里,被人指着鼻子臭骂挑衅,怎么可能忍?

    “说实话,我真不想认识这傻|逼?!闭月优牧伺亩钔?,在知道望月千熏真实身份后,再回想起莫凡之前那副嚣张气焰的样,怎么一个蛋疼说得清啊。

    穆宁雪则目光注视着那个深深的鬼木窟窿,听着从巨窟中传来的莫凡的惨叫,开始有点怀疑莫凡这家伙到底有没有长脑子。

    在打之前,只要别那么疯狗,多问那么一句,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人收拾得体无完肤了。

    ……

    鬼木巨窟中,正在被鬼木各种狂抽的莫凡自然不知道地面上发生了什么。

    玄蛇铠甲是有很好的?;ぷ饔?,可那么粗壮的鬼木跟打乒乓球一样抽过来、拍过去,那也是疼得不要不要的!

    “****的,竟然这么强!”

    “看来不能让她一系了??!”

    “小炎姬,附体!”

    莫凡大吼了一声,终于决定动真格了!

    之前莫凡呼唤小炎姬,只是借用她的劫炎帮自己摆脱植物蚕茧,并没有让她参与战斗,可就按眼前的形势来看,再不打这张牌,就真被抽脸抽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