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吧,千熏小姐真的动怒了,那些植物可以往人体内生长的,无孔不入,什么眼睛啊、鼻子啊、咽喉啊,还有那里啊,想到有植物往这些地方生长进去,我就浑身鸡皮疙瘩?!奔诜⑷毡灸兴档?。

    “队长,你说得这么详细,难道你被千熏小姐这招折磨过?”纹脸日本学员说道。

    “我可没有,我是听东守阁的人说的,这人何止是要倒大霉了!”

    “是啊,惹谁不好,惹千寻小姐?!?br />
    望月名剑是有些坐不住了,他摆明要终止比赛。

    旁边的藤方信子却不希望比赛结束,因为那中国学员确实太过分了,什么话都骂得出来,和一个流氓地痞有什么分别,该狠狠的教训一番。

    “如果是让其他人来做这种事,那我们也不理亏,可让千熏这样,传出去不太好?!蓖旅K档?。

    “我说你们两个在争执这种东西的时候,就没有感觉到有一股很浓烈的火元素在涌动吗?”坐在中间的那位日本军司说道。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释放自己的感知。

    正如日本军司所说,赛场上确实有不寻常的火能量。

    ……

    “就凭这些破条破藤也想困住我?”莫凡的声音从植物蚕茧中传了出来。

    炙热,再炙热,莫凡身体都已经化成了烈焰,那些妄想朝着自己身体里生长的植物顷刻间被烧成了灰烬。

    “小炎姬,烧光它们!”

    莫凡知道光凭自己的力量未必挣脱得开,当下不再保存实力,召唤出了小炎姬来。

    小炎姬一看到这种情况,也不多想,立刻释放出强大的劫炎来。

    玫炎和劫炎同时燃烧,同时朝着周围扩散出火浪,即便是厚实的植物蚕茧也抵挡不住。

    一层接着一层的植物被火焰给焚烧,不久之后就看见硕大的植物蚕茧中有火苗溢出,没多久这些火苗烧得剧烈,迅速的吞没了所有……

    “喝?。?!”

    莫凡猛的将烈焰散出,火舌狂舞,厚厚的植物被烧裂,被烧碎,被烧成了无数的粉末。

    站在烈焰中,火势引燃了那么一堆植物而变得更旺盛,小炎姬的附体更让莫凡变成了一个从烈火中诞生的狂魔,霸气而充满随时都会爆炸的野性!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坤之林……够不够我的火焚的!”

    “天焰葬礼??!”

    不立刻挣脱,那是莫凡正在酝酿高阶魔法。

    他的高阶魔法释放速度太慢了,要当着别人的面释放,百分之百被中断!

    正好植物蚕茧给自己裹出了一片完美的?;げ?,望月千熏也不知道自己在里面做什么……

    “高……高阶魔法?。?!”

    那坐在前排的九名守馆学员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瞳孔中映着浑身烈焰狂燃的莫凡。

    望月名剑、藤方信子都有些动容了,他们也很诧异,这个跟个痞子一样的家伙竟然是一位火系高阶法师,并且利用望月千熏的一点松懈完成了那复杂无比的星之火座!

    火系星座璀璨无比,三百六十度环绕的星图立刻赐予莫凡无穷无尽的火焰力量。

    火云成型,焰雨滴落,一片刺目的通红统治了上空,更在坠落到这块菱斗场上之后,彻底统治了比赛场地。

    每一滴焰雨都可以燃成一片,焰雨密集,全部相连之后,便是烧成通红的一滩火海。

    望月千熏之前布置的坤之林在火焰之雨的袭卷下立刻化成乌有,火海范围里,哪怕千熏弹出再多的种子,也会被一下子烧得精光。

    火海统治了斗场,望月千熏站在这片被莫凡掌控的烈焰之中,身上不知何时已经覆盖上了蓝色的法铠。

    火浪一层一层往望月千熏身上扑去,望月千熏则迅速的避开,一直退到了菱斗场的边缘位置。

    她的蓝色法铠抵抗力十足,如此凶猛的火势竟然也无法将其烧毁……

    望月千熏眼睛里闪烁着诧异,却没有一丝丝的慌张。

    高阶魔法已经非??膳铝?,看天焰葬礼这近乎笼罩了整个菱斗场的熊熊烈焰便知,外层的?;そ峤缍际艿搅饲苛业某寤?,可望月千熏并没有因此落败,她面无表情的躲开那些席卷过来的火??窭?,更灵敏的与天空中不断砸落下来的焰雨错开。

    “水花天幕!”

    最后,望月千熏没有再隐藏实力了,看到更强的一波天焰葬礼漫天落下后,她迅速的完成了水系的星座,缠结出了一个水幕结界,抵挡着这最强势的一波火雨狂袭!

    “卧槽,这女人也是高阶的!”赵满延瞪直了眼睛。

    “早该猜到,她的植物系掌控力也只有高阶法师的意念可以做到?!蹦乡逅档?。

    “不对劲,不对劲?!卑济纪方羲?。

    “是啊,太不对劲了,这女人强得离谱,莫凡都动大招了,竟然没把她干掉?!苯潘档?。

    天焰葬礼一出,基本上什么鬼都会被烧得面目全非,莫凡动用了这么强的魔法了,换作是任何人都得败下来,可那个日本女人竟然一开始还不施展高阶魔法,直到最强的一波袭卷下来后,她才施展出水花天幕。

    她抵挡得虽然谈不上很从容,但也谈不上狼狈啊。

    “呼呼呼呼~~~~~~~~~~”

    烈焰遍地燃烧,几乎没有一寸土地是平静的。

    望月千熏被逼到了角落,迫不得已施展出了水花天幕来,否则她会被天焰葬礼的焰雨给轰到斗场外。

    “真是小看你了?!蹦膊茸呕鸷3磐虑а呷?,脸上没有了半点随意。

    “彼此彼此?!蓖虑а詈粑豢?。

    ……

    那般日本学员们看得眼珠子都瞪了出来,好半天没回过神。

    他们不敢相信望月千熏竟然被逼到了赛场边界,若水花天幕施展的速度再慢一些,她便是输了这场??!

    望月千熏差点输掉,这在他们西守阁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队长,你有没有把千熏小姐逼到这种程度???”纹脸日本学员忍不住问了一句。

    “只在她大意的一次对练中有过,但很快我就被完虐了?!奔诜⑷毡灸凶由裆氐?。

    (要票,就是这么坦荡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