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没少和牧奴娇切磋武艺,她也是一个植物系的高手。

    站在被坤之种波及了的石地上跟一个植物系的法师打,绝对会被打得连不知东南西北

    莫凡拔腿就跑,一下子窜到了百米开外,目光警惕的盯着望月千熏的同时,还抽出一只脚来,往地面上跺一跺,确保这块小土地没有被坤之种给霸占。

    确保安全,莫凡这才放心的衔接星轨。

    只不过,望月千熏比莫凡想象中的难对付,这女人完成中阶魔法的速度相当快,莫凡刚要凝聚出一个能量爆棚的烈焰火拳来,一颗该死的种子又落在了离自己脚边不到五米的位置上。

    莫凡拔腿就跑,就些前一秒还是幼苗的植物刹那间化作了凶猛怪兽,翻江倒海一样把这片土地变成了它们的殖民地。

    “哈哈哈,耍猴正式开始了?!奔诜⑷毡狙г币丫笮α似鹄?。

    望月名剑和藤方信子也露出了早有预料的笑容来。

    “这中国学员还不错,跑得比较快,换作意识差一些的,已经被五花大绑了?!蓖旅S幸凰狄?。

    和望月千熏打的学员,连第一个回合没有撑过去的多着,中国的这个雷火系学员算很机智了,跑起来一点都没有犹豫。

    但是,和植物系的法师打,跑是没有意义的。

    别人只要继续弹出种子,就能够统治一片区域,这种切磋比试以斗场为界,范围被圈死了之后,植物系法师反倒有绝对的主宰能力。

    “让你尝点苦头吧?!蓖虑а涞恍?,目光忽然间变得凌厉了起来。

    她紧盯着莫凡,判断出莫凡逃跑的方向。

    利用遍地的植物做遮挡,望月千熏另一只手食指再一弹,便有一颗暗色光芒的种子笔直的飞出。

    这颗种子在杂密的植物之间穿行,即便隔着很长的距离,竟然准确无误的飞向了莫凡,并黏在了莫凡的身上

    “他要倒大霉了”

    “喔,是这招,我已经不敢往下”

    “谁让他们如此狂妄,我想很快他一定会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选千熏小姐?!毙〕叵枳铀档?。

    说真的,莫凡觉得自己确实小月千熏,这女人植物系的掌控力已经到达了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领域。

    她统治速度太快了,坤之林的种子跟不要钱一样遍地洒出,这就算了,更恐怖的是这女人竟然会坤种植体

    身上有种子黏上的时候,莫凡便意识到大事不妙。

    果然不过几秒钟时间,几颗幼苗便在自己的身上莫名的生长了出来。

    幼苗滋长得无比恐怖,转瞬间变成粗藤,粗藤反绑,反缠,还没等莫凡想到对应措施的时候,这些植物已经在自己身上交缠成网,覆盖了一层了。

    “卧槽”

    莫凡人都傻了,感觉自己被裹在了一个猪笼里。

    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植物还在自己身上生长,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繁密到连一点光都透不进来了。

    不知道多少层的植物,厚得连刀都,勒得莫凡四肢根本不能够动弹。

    莫凡已经被彻底裹成一个偌大的植物球了,貌似外面的层还在生长。

    场外的人一幕,一个个脸色都变了,中国国府队的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女人未免太恐怖了吧,植物系的掌控力强到这种程度”赵满延说道。

    “强得有些离谱,莫凡踢到铁板了?!?br />
    “这可怎么挣脱啊,都被裹成那样?!?br />
    “估计是要输了?!?br />
    官鱼见莫凡已经被彻底制服,立刻落井下石道:“还好多要了一个名额,不然这次我们国馆挑战就算输了,导师知道了肯定惩罚我们?!?br />
    望月千熏展现出的实力瞬间折服了在场的人,事实上官鱼也清楚,换作自己上的话,多半也会被这样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望月千熏是西守阁的王牌啊

    “们确实太低估日本队的实力了,若是望月千熏这种人都不是他们日本国府选手,那日本国府选手得强到什么程度?!蹦乡逅档?。

    实力这东西很多时候能够一眼明了,大家是凡被虐的,从始至终就出了两招便被结果了,这种碾压说实话都有些让他们难以接受。

    “千熏,可以了?!蓖旅Q勰歉龃笾参锛?,出声阻止道。

    “这场就不要算数了,毕竟是望月千熏上的场?!碧俜叫抛右部诘?。

    “输就是输,我们没有必要让”艾江图并不领情。

    “输个卵,我大莫凡怎么可能会输”

    就在这时,那个已经被裹成一栋小型房子的植物蚕茧里面传出了莫凡嘶吼声。

    “还挺倔的?!蓖虑а旖且桓?,却是缓缓的转过身,背对着已经被缠成植物蚕茧的莫凡道,“在我走下斗场前你向我道歉,我可以考虑把你放出来,里面的滋味不好受吧”

    望月千熏已经没有战斗下去的意思了,她在往赛场下走。

    她知道,今天自己确实有点欺负人了,可谁让这小子太贱

    “道个屁的歉,不知道是谁先指着我们骂了一顿,没让你这三八给我们道歉都算是我们比较宅心仁厚了”莫凡大吼道。

    望月千熏步伐停在那里,面色冷青,她这是第二次听到这小子骂自己了,上一次的事情还没跟他算,他竟然在这比赛场上又骂。

    “我告诉你莫凡,因为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切磋,所以我没有让植物往你身体里生长,你要再敢辱骂我半句,我让那些植物穿到你身体每一个孔里,让你尝尝我对付死刑犯的滋味”望月千熏猛的转过身来,那双眼睛充满冷意的注视着莫凡。

    听到望月千熏这番话,望月名剑都坐不住了,急忙站起来阻止道:“千熏,不要胡来,他毕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学员?!?br />
    “这小子太过无礼,千熏教训一番也是应该的,放心吧,千熏自有分寸?!碧俜叫抛尤此档?。

    望月千熏缓缓的往植物大蚕茧中走去,她要听清楚里面是不是传出了任何会再让她不舒服的声音。

    “三八”

    莫凡再一次骂道。

    望月千熏整个人都要气炸了,可以那对胸脯不断的起伏。

    “哼,怪不得我了?!蓖虑а吹故切α?,笑容中带着几分狠辣之色。

    她知道这是比试,她也不会真的杀死莫凡,但一定会让莫凡痛苦得毕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