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昂首挺胸,缓缓的走向了日本团那边。

    耳后根有传来祖吉明的声音,无非是抱怨莫凡这个死替补太过抢风头。

    这件事是队长艾江图钦点的,其他人自然不好说什么,艾江图在队伍里更像是一个带队老师,其战斗力在当初剿灭赤凌妖的时候就展现出来了,一个人单挑统领级妖魔,还把人家重创,所以他的话队伍里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异议。

    他说让莫凡上,自然是莫凡上,最重要的是,莫凡这家伙的战斗力大家其实也见识过了,如果官鱼能赢的话,莫凡也没太可能会败来reads;。

    “看什么看,竟然还搞特殊坐后面,就你了,望月千熏,上次是那满脸胡须的老头妨碍我管教你,这次在这比赛台上,你跑不掉了”莫凡直接指着望月千熏,毫不客气的说道。

    望月千熏一锁,她其实忍这出言不逊的小子很久了

    望月名剑日本军司藤方信子神情都有一些变化,最后还是望月名剑笑了起来,对莫凡说道:“莫凡,你还是选其他人吧?!?br />
    “怎么,觉得我一个替补把你们队长给打败了,面子上过不去”莫凡不乐意了。

    “我们并没有这个”

    “你们国馆学员里面,我最看不顺眼的就是她,白天你在外面阻挡我教训她就算了,这比试场上你也要阻拦吗,就她了,别跟我说什么只有队长可以挑战队长,要这样的话,我就是国府队的队长,那黑脸的家伙就是一个摆设,是我手败将?!蹦菜档?。

    真是的,竟然看不起自己这个替补。

    替补怎么了,替补照样打得他们所有学员满地找牙

    莫凡发现那些日本学员全部都在笑,这让他更加不开心了。

    “就你也想挑战我们千熏小姐,不觉得自己是班门弄斧吗”其中一个鸡冠头的日本学员嘲讽道。

    “选谁不好,偏偏选千熏姐姐,你可是会后悔的哦?!蹦歉瞿笞疟亲由舻男〕叵枳有τ乃档?。

    其他几个学员也全部都在笑,笑声中也充满了对莫凡的鄙夷。

    “他们九个,你可以随意挑,望月千熏不行?!蓖旅K档?。

    “其他人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就她”莫凡指着望月千熏说道。

    望月名剑正要阻止,藤方信子却也讥笑了一声,对莫凡道:“你当真要选她做你的对手,我可告诉”

    “你别说那么多没用的,就她,我管她是谁,我看她不顺眼很久了,直接叫她上来跟我打”莫凡很不耐烦的说道。

    这般日本人,就是爱大惊小怪的抬高一些实力强一些的人,看其他学员对望月千熏的那份恭敬和奉承的样子便知道,这女人在队伍里肯定极有威信,不然也不会成为队长。

    挑战他们的队长,那才比较刺激

    “老师,既然他执意要选我,那我就陪他练练。但如果是我出场与你比试的话,那你们最好再选一个名额出来?!蓖虑а夯旱恼玖似鹄?。

    “没那个必要,我们三个人都不会输的?!蹦菜档?。

    “你要选望月千熏的话,那就再挑一个人出来,否则传出去说我们欺凌你们中国选手?!碧俜叫抛釉谡飧鍪焙蚩诹?。

    望月名剑原本想说些什么,但被藤方信子给阻拦了。

    “你们还真看得起这只会摆花架子的女人。艾江图,你再挑一个?!蹦怖恋酶?。

    “那就我吧reads;?!卑家膊皇呛茉谝?,随口说道。

    “好了,我们挑一个,你赶紧上来,别耽误我揍你?!蹦菜档?。

    望月千熏走出了席位,步入到了菱斗台上。

    望月千熏看上去面无表情,可心里却早已经暗好笑。

    这毫无礼数口无遮拦的小子竟然真敢选自己,真是典型的作死。教训教训他一顿,出一口恶气先,这群中国人实在太过嚣张了

    两边席位的那些见证人已经一片议论,他们说的都是日语,莫凡也听不懂,但言语中都带着讥笑意味。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然真的选千熏小姐?!?br />
    “哈哈哈,我等着看他被千熏小姐打得跪地求饶,我们全队没有谁不被千熏小姐收拾的?!?br />
    “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br />
    “无所谓啦,是他自己选的,怪得了谁,还非千熏小姐不选看看千熏小姐耍猴也好?!?br />
    学员们已经用日语在交谈了,可以看出他们对望月千熏的十足信心,也对莫凡这个选择觉得可悲和好笑。

    “我赌他坚持不过五分钟”鸡冠头发男捧着肚子笑道。

    “队长,你未免也太抬举这小子了,三分钟,最多三分钟哦,千熏小姐平?;故潜A羰盗Ω颐嵌粤返?,千熏小姐要真的向教训这家伙的话,兴许一招都能够将他给灭了”额上纹身学员说道。

    “等着看好戏就行了?!?br />
    “是啊,是啊”

    莫凡发现了这群日本人的异样,偶尔也听到了他们那摆明了不看好自己的嘀咕。

    “神经病?!蹦猜盍艘痪?,目光便转向了望月千熏。

    从其他人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这个望月千熏非常强。

    也是,不强的话白天在西守阁前就不会释放出那么强的气场来。

    莫凡知道这女人强,但强又怎么样,他大莫凡怕过谁啊,左手天雷滚滚电得她浑身酥麻难耐,右手烈焰烧得她灼心焚身,就不信降服不了这女人了。

    “你真是我见过最可笑和最愚蠢的人?!蓖虑а材抗獠簧?,嘴角扬起了一个笑容,这个笑容优越感十足,看待莫凡就跟看待一个跳梁小丑。

    “你可以去中国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大莫凡的名号,对付你这种货色,我让你一系都没啥问题?!蹦惨惨丫捌鹄戳?。

    “让我一系”望月千熏笑了,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了。

    这女人笑起来,那火辣的身材子荡漾出了妖精的气息,让男人有将其扑倒撕开那掩不住春色的和服的强烈**。

    但很显然,这朵骄傲的日本玫瑰身上是带着毒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