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守阁的日本人是多半没有吃多少,气都被饱了。

    他们大日本怎么说也是人才辈出之地,论法师的综合实力,整个世界都是排的上号,哪一个国家到他们西守阁切磋,那不是毕恭毕敬,规规矩矩,说话都细声细语。

    这群中国来的倒好,狂妄之极,没见过在别人地盘上还敢这般欺人太甚的!

    “既然你们这么心急的求教育,就别怪我们没招待周全了,来人,现在就去布置斗场,务必在晚宴茶点之后让这场切磋能够顺利进行!”那位女国馆老师说道。

    “是,信子老师!”

    几名徒弟立刻就跑出了晚宴,并开始愤怒西守阁的那些管理人员,开始布置场地。

    望月名?;瓜胨祷?,见事情已经到了非打不可的程度了,不由的叹了口气。

    真是一群火气大的年轻人啊,这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能多等上一些时间吗?

    信子应该就是守馆人的导师了,守馆学员们一听到今晚就能打,眼睛都闪亮了起来。

    那个金色头发的冈本嵩脸上更满是笑容,他是一个没什么耐心的人,今天在带那这些傲慢无礼的中国人时他就想出手了,正好他们自己急着作死,那怪不得他们西守阁了!

    如果真的以为他们西守阁成员只是普通的守馆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们这群人与日本国府之队是同一批的,论实力也未必会输给日本国府之队。

    国馆选手和国府选手是可以交替的,若是国馆守馆人表现出色,历练期间取代掉国府选手的可能性很大。

    谁不想到威尼斯的战场上世界闻名,所以每一次国馆挑战,他们都会用尽全力,好让自己有绝对晋升的机会。

    “一边吃一边商量吧,是打群架呢,还是一对一,我个人是喜欢一对一,不排除国府队伍里也有不少滥竽充数的家伙?!惫儆忝樽剂私鹕贩⒌母员踞?,已经直接切入正题了。

    “一对一就一对一,两队挑选出五名选手进行一对一决斗?!毙抛庸堇鲜λ档?。

    “老师,让我来吧,地大物博也难免出一些井底之蛙,这种有教育意义的事情,我想由我来出面是最合适了?!苯鸱⒌母员踞缘谝桓霰?。

    信子摇了摇头道:“来者是客,由他们来挑选对手?!?br />
    官鱼听到这句话,眼睛立刻就锁定了冈本嵩道:“那我就选他了?!?br />
    “老师,斗场已经准备完毕,?;そ峤缯T俗??!币幻茏由锨袄?,毕恭毕敬的对藤方信子说道。

    藤方信子点了点头,开口对众人道:“那就不耽误时间了,大家转到斗场吧!”

    ……

    西守阁斗场是在面向海洋的南面,那似乎是人工往山外悬空的区域铺出的一个硕大的菱台,没有比试的时候,这里似乎还能够做直升飞机升降场,众人刚刚进入到斗场的时候,就看见一架黑色的直升飞机飞离这个场地,正往海战城的方向飞去。

    方台比想象中的要大,估计作为一些客机的加速跑道都不成问题。

    斗场菱形,有三个角面都是露在七八百米的高空中,除了看不见的结界之外,连半点护栏都没有,菱形斗场并不厚,整体看上去更接近片状,下方有从山体中延伸出来的石体托着。

    这样薄又宽敞的战斗场地,要场地地表的材质不够坚硬的话,很容易就被魔法的力量给摧毁的。

    “这菱斗台是由灰晶构成,不要担心它会承受不了你们的魔法打击,能让它彻底破碎的力量,你们还远远施展不出来?!敝澳歉龊徒傩跗且舻呐毡狙г彼档?。

    这位女学员名叫小池翔子,骨子里透出来的妖气早已经在餐桌上就与蒋少絮的气息撞在了一起,想来蒋少絮是非她不揍的!

    当然,小池翔子也对蒋少絮在餐厅说得那番话极其在意,就没有见过这么嚣张不要脸的中国女人!

    “我们不打石头,只打人脸?!苯傩踔勒庑〕叵枳釉谝跹艄制?,顺口就达了一句。

    小池翔子呵呵一笑,眼睛往旁边一瞟,笑容很快就凝固成面无表情。

    ……

    “你们商量一下吧?!惫堇鲜μ俜叫抛铀档?。

    艾江图把众人带到了另一边坐席,本来还想商量一下这场切磋究竟是由谁来,可发现有几个人火气早已经烧到了别人那边了,也是一脸无奈。

    人选基本上直接就定好了。

    “我们人已经挑选好了,就由他们三个来与你们国馆成员切磋?!卑妓档?。

    这三人正是早已经锁定了对手的蒋少絮、官鱼、莫凡。

    “之前在宴会厅的时候不是说过了吗,是你们选出五个人来,然后由你们五个人任意挑选我们这里的五个来进行五场单人对决,不识数吗?”金发的冈本嵩说道。

    “五场比试,胜了三场不就算是我们赢了?”艾江图回答道。

    “所以你们选三个人?”一名穿着军方之衣的日本军司挑起了浓密的眉毛,眼睛里已经闪烁起了几分恼怒之意。

    说真的,要再年轻个三四十岁,他就直接跳起来修理这些狂妄的中国选手了!

    这般家伙一点也没把他们日本国馆选手放在眼里?。?!

    “还是队长霸气!”江昱在一旁暗暗给艾江图竖起了大拇指来。

    “这B装得,我给十分!”赵满延笑着说道。

    “不过,这就代表无论是蒋少絮、官鱼还是莫凡,他们都不能输了?!蹦乡逅档?。

    “别人我是不知道,但我这场没可能会输?!惫儆愕谝桓稣境隼?,显然这家伙是要打头阵了!

    官鱼缓缓的走到日本国馆选手的面前,国馆选手一共有十名,其中见过的就是冈本嵩、望月千熏。

    他们中九个人是跪坐在前面一排,投上带着白色的丝带,这在日本是代表着不屈的斗志,在中国那是戴孝。

    ——————————————————

    (—请—叫—我—月—票——狗?。?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