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怎么这脾气几年了还改不掉,你也不问问他们便随便下逐客令?”一名络腮胡子的硬朗老者走了出来,荣光满面,要不是胡须头发都是花白,这精气神比起年轻人也查不到哪去。

    “有什么好问的!这小子,就是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竟然说要拆了我们的双守阁,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还当着我这个望月家族的长女说出口,你觉得我能容忍吗!”和服女子望月千熏说道。

    “那也是你先出口伤人在先,好了,别再胡闹了。他们应该是我们的贵客?!甭缛拥睦险咦叩搅撕头拥纳砼?,瞪了她一眼。

    “贵客?”望月千熏已经呵呵了起来。

    “老头,你这闺女真不懂事,还好你出现的早,不然她那漂亮的脸蛋就要被我打成相扑选手了!”莫凡说道。

    络腮胡子老者微微愣了一下,估计没想到莫凡会这么不按套路说话。

    望月千熏气得木屐都要蹬碎了!

    要不是长辈望月名剑长辈即制止,她已经把这个口无遮拦的小子给收拾了,这家伙倒好,说出这种话来,找死中的找死!

    “众位应该是中国国府成员来此历练的吧,算算时间,应该是要到了?!蓖旅R膊蝗ゼせ芰?,直奔主题上去了。

    听到这句话,艾江图作为队长也走了上去,将自己的身份徽章交给了这位硬朗的老者。

    老者并没有去看徽章,这让艾江图很疑惑,开口道:“不检查一下吗,不怕我们冒充?”

    “冒充也得有那个本事,我想没有什么人会愚蠢到去冒充国府选手前来挑战我们双守阁的强者?!崩险咝ψ呕卮鸬?。

    “你对你们的人倒蛮有自信的啊?!卑妓档?。

    艾江图这句话刚说完,大门内又走出了一名染着一头金色头发的男子走了出来,他显然听到了刚才的谈话,笑容无比自信的对艾江图道:“放眼整个日本,能跟我们双守阁队伍一较高下的也没有几个,怎么可能没有这个自信。你们是真是假,跟我们打一场,看看你们能坚持多少个回合便知道了?!?br />
    “坚持多少个回合?”官鱼嘴角一抽,有些不爽的说道,“朋友,我听你的口气是我们堂堂中国国府之队还敌不过你们这些守馆人呢?”

    “你要这样理解也可以?!闭饷鹕贩⒌娜毡灸凶铀档?。

    “行吧,等我把你和你的同伴们撂倒,你们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时候别忘了回味一下自己说过的这句话,顺便说一句,我真讨厌你的发型?!惫儆惆疗愕乃档?。

    官鱼话刚说完,一旁的赵满延就不开心了!

    本来和一个日本人******撞发型,他就很不爽了,还被官鱼这么贱了一句。

    “还别说,你们两个长得都有点像,赵满延,我们两还没有播种世界,你爸倒是提前到日本耍了一番,可以啊?!蹦捕员攘艘幌抡月雍驼飧鼋鸱⑷毡救?,马上开始落井下石了。

    “给我们的客人先休息休息吧,比试之事我会安排妥当,在此之前你们就做好主人的礼数,带他们到我们的双守阁走一走?!蓖旅R膊灰灰患觳?,直接招呼他们这群人进守阁。

    “对了,我们还有几个女同伴,他们迟些会到,你在这里恭候着吧,她们来了的话就带她们进来哈?!蹦捕酝虑а档?。

    望月千熏满额头的黑线,声音都带着怒火之焰道:“你当我是看门女仆的吗!”

    “你要这样理解也可以?!蹦步歉鼋鸱⑷毡灸械幕霸獠欢乃透送虑а?。

    金发日本男转过头,很不友善的扫了一眼莫凡。

    ……

    进入到了西守阁,整个守阁城堡座基便开始垒高了起来,而围墙和座基之间凹陷的地方就变成了河湖,呈现不规则状分布在西守阁周围,除了往悬崖的那一面没有这河湖之外,另外三面都有。

    河湖之水相当清η,可以看见上面飘着的一些落叶,可以看到水下的石头,甚至可以看见叶子倒影在石头上的影子。

    这水应该很深,只是过于清澈才看上去如溪水一般清浅。

    水上有木廊,直接在水面上蜿蜒的铺开,绕绕转转,小亭众多,要走上一阵子才能够直接进入到西守阁的下阁!

    守阁分上中下三梯座,下阁中厅堂众多、穿来穿去,繁杂如迷宫,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全是对称和接近的堡屋,没有人带还真分不清哪里是哪里。

    顺着那些在堡屋之间的台阶,便可以走入到中阁。

    中阁中什么都有,博物馆、图书馆、试炼场、冥修室、教学堂、大殿、行宫、器具屋、铸造室、药剂室……统统都是高档次的!

    而上阁是军事会议厅、瞭望楼、守卫廊、法阵塔之类的,除大阪一些重量级的巨头以及守阁法师,其他人都不允许进入上阁。

    最震撼的依旧是中阁,里面真的是什么奢侈的设施都有,绝对是法师修炼的完美之地,基本上想要的都有。

    金发男和望月千熏带他们粗略的参观了一番,没多久大家便走到了靠近悬崖的那个方向上。

    让莫凡有些意外的是,那座悬空在两座山之间的空中之道竟然是从上阁的一座大瞭望阁直通过去的。

    如果上阁是不允许人进入,这就意味着在这座山对面的那座东守阁也是禁制入内的。

    最重要的是,两座姊妹守阁之间的并非是走廊,而是左右吊桥!

    也就是说,必须西守阁这边放吊桥,东守阁那边也放吊桥,整个横跨山涧悬崖的走廊才可以完整通行。

    “对面的那座守阁不开放的吗?”莫凡就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立刻询问道。

    “那里是禁地?!苯鸱⑷毡灸杏α艘痪?。

    “好好的一个城堡,设成不让人涉足的地方,这不是资源浪费吗?”莫凡说道。

    “谁说那里没人涉足,总之不允许踏入!”金发日本男说道。

    “哦?!蹦驳懔说阃?。

    一旁的望月千熏火眼晶晶,一下子就看出了莫凡正盘算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淡道:“劝你不要有什么念动,吊桥飞廊是唯一通往东守阁的道路,无论是悬崖、东山、包括山的凌空,都不满了强大的禁制,别怪我没提醒你,靠近东守阁者,再强的人都会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