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们已经都被送到了医院,日本也拥有他们的城市猎妖队,但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和尚们更不喜欢节外生枝。.xshuo

    返回到了闫明寺,莫凡急匆匆的跑到穆宁雪休息的地方,发现她已经苏醒过来了,南荣倪正在一旁给她喂上香喷喷的蘑菇汤。

    看到她没有事,莫凡脸上也有了笑容。

    “奇了怪,我感觉我睡了很久啊,为什么一觉醒来太阳才刚刚下山”赵满延疑惑的声音飘了出来。

    这家伙似乎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莫凡也懒得去给他解释那么多了。

    “我们回来的时候,那些以前被勾了魂的人好像也醒了,不过他们灵魂脱离身体太长时间,也被窃取了过多的灵魂能量,即便醒过来以后多半也是体弱多,寿命衰减啊,灵魂受损这是很难康复过来的?!苯潘档?。

    “都说日本多妖怪,我们跑到这佛门清静之地居然也撞邪了,唉”

    “西熊市的魔法协会人员多半在查这件事,很快也会查到我们这些偷渡的,还是趁早离开这里吧,东京离这里还远着呢?!蹦乡逅档?。

    西熊市是日本的最西端了,东京在东面,他们基本上要横跨一个日本,不能坐飞机的情况下这路途可当真遥远。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准备出发离开西熊市了,南荣倪拿着一碗调养的药,四下寻找了一番。

    “看见赵满延了吗他药还没喝呢?!蹦先倌呶实?。

    “没啊,一大早就不见人了,我靠,这货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莫凡心中一紧。

    “他不是在那吗”江昱指了指寺庙后山的那条小道。

    赵满延匆匆的从后山跑了回来,几步就归入到队伍里了,官鱼对他是极有意见的,因为他在这里浪费了不少时间后,他更是冷言冷语道:“你能不能别到处瞎跑,真把历练当做是旅游了”

    赵满延懒得理会莫凡,却是偷偷走到莫凡身边,推了推莫凡道:“我跟你说,我昨天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跟寺庙后山有关的,梦境里的事情太复杂,我就不一一跟你说了,总之好像冥冥中有定数一样”

    “呃,就没有人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吗”莫凡说道。

    “发生了什么唉,你先别管那么多,我一大早睡醒就跑寺庙后山去了,结果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赵满延一脸神神秘秘的说道,眼睛里还闪烁着窃喜之光。

    “我猜是一个刻着古老文字的木鱼器皿?!蹦不卮鸬?。

    赵满延立刻懵逼了,不由的对莫凡竖起了大拇指道:“你真神啊,这都能被你猜到?;拐媸且桓瞿居闫髅?,和我梦里情景非常像,于是我顺手就把他给拿走了,我敢肯定这一定是一件宝贝”

    说着话,赵满延慢慢的掀开了自己怀前一块抹布,里面放着的赫然是那破寺堂中古怪至极的木鱼器皿

    莫凡吓了一大跳,连连后退了几步。

    赵满延更是疑惑不解了,这一个木鱼到底有什么好怕的啊。

    “卧槽,你是怎么把它拿下来的”莫凡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邪性十足的木鱼器皿。

    “还怎么拿,就伸手拿啊唉,我知道我这样偷走不太好,可那里确实有些废弃,与其放在那里生锈,还不如给我带走,何况我感觉他在呼唤我,就在我睡着的那段时间,而且还和我那个神乎其神的梦有关,这东西跟我有缘”赵满延认真的说道。

    莫凡已经无法解释这种状况了,事实上他们解决掉了奈良原空后,又返回到了破寺堂,看看怎么处置那个器皿,谁知木鱼器皿禁制仍旧很强大,他们根本拿这个木鱼器皿没有一点办法。

    别说拿走了,他们甚至连碰都碰不了木鱼器皿。

    谁知赵满延这货竟然依梦而寻,把木鱼器皿直接拿走了

    禁制难道对他没有作用

    “南珏,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莫凡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急忙叫来了南珏。

    南珏检查了一番,发现沐浴器皿与赵满延之间还存在这一丝灵魂联系,不知道是因为赵满延被其带走了魂魄的关系,还是由于邪灵死亡器皿无主了

    莫凡伸出手去试一试能否触碰这个木鱼器皿,果不其然,黄色的禁制之力再一次出现了,产生了一种非常排斥的力量,吓得赵满延都差点把木鱼给扔了。

    可等赵满延去捡起来时,这东西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南珏皱起眉头,思考了一番。

    她看了一眼莫凡,将莫凡叫到了一旁去。

    “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有这木鱼器皿到底有没有问题啊,我看它邪得很,还是不要带走了?!蹦菜档?。

    “首先,这木鱼器皿应该是已经认主了,那个人就是第一个被勾了魂的赵满延,我猜应该是与赵满延说得那个梦境有关,赵满延并不是做梦,他的灵魂恐怕深入到了木鱼器皿的深处,得到了这个具有灵魂的器皿的认可?!蹦乡逅档?。

    禁制不仅仅是对莫凡,对其他人也存在,所有人中包括穆宁雪在内,都碰不得那个木鱼器皿。

    “这也可以”莫凡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赵满延那货躺着睡了一觉,就得了一件邪性的宝贝

    “按理说是你杀死了木鱼器皿的邪灵,木鱼器皿归你所有的可能性更大,我刚才留心看了一下,发现木鱼器皿反倒对你更加排斥不能说是排斥吧,应该说是有些惧怕。所以,按照我的推断来看,木鱼器皿是多年无主了,所以才会滋养出一个邪灵出来。正常情况下器皿会选择了击败了器皿妖灵的人做新的主人,结果它却对你产生更强的排斥,这只能够表明你身上已经有了一个伴生器皿,并且级别很可能在这木鱼器皿之上”南珏目光紧紧的盯着莫凡。

    莫凡愣了一下,原本下意识的要低头看一眼脖子下挂着的小泥鳅坠,但发现南珏的目光有些犀利,这才克制住了。

    “我说得对吗,莫凡”南珏嘴角微微一浮,露出了一个要将莫凡看穿的眼神。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