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四肢打开,挂在了那座悚然的墓碑上面,这未知的力量出现,令七海才意识到这一切并非是装神弄鬼……

    “??!?。。?!”

    忽然,和尚七海又大叫了起来,就像是被恶鬼的尖爪刺过了眼睛一般,和尚七海的眼眶出现了一个窟窿,血从眼睛里涌了出来,流得整个右脸都是!

    众和尚们看到七海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一个眼睛,吓得浑身抖索了起来。

    可是抖索也没有用,一个接一个惨叫声从这些和尚的嘴里发出,他们哀嚎几乎传到了山下,听得都一阵毛骨悚然。

    和尚们捂住自己的右眼,血从他们的指缝间溢,从被挂在那里的七海最先开始,和尚们纷纷右眼被戳瞎,包括那个已经接受制裁的老和尚也是,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哀嚎的,他脸色苍白,忍受着疼痛盘坐在那里,而其他和尚们已经在地上打滚了,蹭得满身都是血污!

    “分辨不出是非的右眼,留着又有何用?”一个阴冷的声音从上空飘了下来,传入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和尚们吓得蜷缩,有几个更是磕头求饶,他们都听出来了,这就是奈良原空的声音,奈良原空明明都死了,可大家听到了他的声音,这难道还不是厉鬼索命吗,他来报仇了,他一定是来报仇了!

    “只听得进流言蜚语,听不进真话的右耳,留着也毫无意义?!蹦瘟荚盏睦鞴碇粼僖淮蜗炱?。

    这句话听得所有和尚们右耳一阵痉挛,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发生便感觉眼睛的那种剧烈刺痛在右耳也发生了一遍!

    “?。。。?!”

    果然,又是从被挂在墓碑上的和尚七海先开始,血淋淋的右耳被扯了下来,声音听得所有和尚都感觉坠入到了阿鼻地狱里。

    又是一个接着一个,包括主持信雨在内的所有闫明寺和尚,他们的右耳都被扯拉了下来,右眼的痛苦还没有缓解半分,右耳更是传来难以忍受的痛苦,此刻他们甚至希望奈良原空直接夺了他们的性命,不要这样折磨他们。

    “只懂得落井下石,不懂得援助的手,留着也没有意义!”奈良原空的声音已经彻底变成了痛苦了。

    已经经历过两次惩罚的他们,一旦得知接下去会发生什么,那份恐惧和绝望就彻底变成了语无伦次的哭喊与求饶,他们不要再承受第三次了,他们已经在用尽一切悔恨当初了??!

    “求求你,原……原空……一切都是我们的错,别这样折磨……折磨大家了?!崩虾蜕泻沽麂け?,他意志力惊人,也是唯一一个能稍微正常说话的和尚了。

    其他和尚早已经满地打滚,哭爹喊娘了,尤其是那个被挂在墓碑上的七海,此刻疼痛与恐惧混杂在一起,大小便已经失禁。

    “忏悔换不回鲜活的生命!”冰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老和尚感觉这个声音就在他附近,他缓缓的抬起头,用左眼模糊的看见有一个穿着黑色僧袍的人站在了他面前。

    老和尚面容一惊,因为他所看见的正是奈良原空??!

    难不成失去了右眼,才可以看到鬼魂吗??

    奈良原空缓缓的朝着墓碑走去,他站在七海的面前,笑容诡异。

    在墓碑盘,有两只红色的妖鬼,它们长着跟佛经、古卷中的惩罚世人的恶鬼一模一样,额头上有犄角,赤面獠牙,手半勾成爪,脚带铁环!

    正是这两个妖鬼在惩治他们,此刻其中有一只妖鬼摁住了七海的身体,另一只妖鬼已经抓住了七海的右臂,显然要将他的手臂给生生的掰断??!

    “住手??!奈良原空?!?br />
    就在老和尚不知所措时,一个铁一样的声音从另一处传来。

    这个声音老和尚有一点点印象,似乎是那些借宿的年轻人中的一个!

    奈良原空缓缓的转过身,那双妖异的灰黑色眼睛凝视着艾江图。

    他嘴角微微扬起,对着艾江图冷淡一笑道:“你想多管闲事……哦,我忘了你听不懂日语?!?br />
    “本来你和宫田的事情确实令人很同情,但你利用器皿夺走他人魂魄修炼成邪灵,以此诅咒报仇的行径,更让人觉得可恨!”艾江图对着这个诅咒血图内说道。

    “你想阻止我的话,就尽管来吧,很可惜的是,你根本看不见我……”奈良原空不屑的说道。

    艾江图心一沉,奈良原空这句话说对了,他其实根本看不到奈良原空,他只能够从这些和尚的惨状和飘下来的声音判断出奈良原空的大体位置。

    “你给我……”

    “?。。。。?!”

    艾江图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和尚七海惨绝人寰的叫声响了起来。

    鲜血成片成片的落下,七海右手直接被撕了下来,他整个人都嘶喊到喉咙都没法发出一点声音了,身体狂抽搐着,浑身青筋要全部爆出来!

    “混蛋??!”艾江图勃然大怒,身上顿时释放出了一股无形的力量,震得周围的一切都退散了出去。

    他的意念充斥在周围,被他愤怒的意念触碰到的物体甚至都化作了粉碎。

    这个奈良原空,比想象中的更加心狠手辣!

    “奈良原空,奈良原空?。?!”

    山道处,莫凡的喊声从艾江图的背后传来,艾江图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莫凡踩着血色之靴从山道那里狂奔了过来,整个人就像一头横冲直撞的野兽,烟尘滚滚!

    莫凡冲到诅咒血图边界,他一眼就看到了在诅咒血图之中的奈良原空了,穿着和那天不太一样的僧袍!

    “奈良原空,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和尚!”

    “当初和你攀谈的时候,我还觉得你是一个刚正不阿的秃驴,有着自己的底线,谁想到是这般丧心病狂,用器皿来维持着一段自以为全世界都要可怜你的记忆,还把自己弄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邪灵。别人宫田死了,你还不放过她,驱使她的魂去害人勾魂,你这无耻、歹毒、肮脏、自私、残忍、卑鄙的和尚,赶紧滚下地狱吧,永世不得解脱!”莫凡已经满肚子怒火了,指着奈良原空就是一口气骂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