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寺堂

    蒋少絮靠在有些灰尘的梁柱那里,目光注视着江昱。

    “也就是说,应该是那个叫做七海的和尚在外面乱来,同时又嫉妒奈良原空给寺庙带来很多香客。和尚七海自己的不雅事情被人发现了之后,他就污蔑奈良原空,说是他和经常来送药的宫田的奸|情?!苯傩踔馗唇胖暗幕坝?。

    “是的,当时目击者也没有看太清楚,就看到了光头,穿着打扮一定是闫明寺的和尚?!?br />
    “你也懂得,舆论这东西是很可怕的,以讹传讹,明明还没有搞清楚究竟是谁,就有人大肆说是奈良原空和宫田,毕竟奈良原空和采药女宫田接触确实比较多……”

    “于是市民们找来了奈良原空和宫田,当场对峙,询问他们那晚身在何处?!?br />
    “奈良原空那夜确实去找过宫田,他说是去要药,要完药就回寺庙了,他回寺庙的时候就正好遇到了连夜下山的七海,所以奈良原空断定那事是七海干的??善实焦锏氖焙?,宫田的回答就大有问题了?!苯潘档?。

    蒋少絮感到很不解道:“宫田到底说了什么,竟然让所有人相信他们在撒谎??”

    “宫田说她那晚心情不好,到了海岩崖对面的岛屿吹了一夜的海风,还看了日出?!苯潘档?。

    “这个回答没什么问题吧,就算没人证明,那也不能完全确定是他们两个啊?!苯傩跛档?。

    “问题就在那个岛屿了,宫田说的那个岛屿压根不存在。我们也去证实了一下,那里确实没有岛,也不知道宫田为什么要说那种话。明明没有岛,宫田说有,明显宫田就是在撒谎了,她还特意带大家去看,结果那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宫田撒谎,那么大家自然坚信奈良原空和宫田两人有禁忌之恋了,只有慌张、不知所措了,才会编造出这种荒唐的事来掩盖……”穆婷颖说道。

    蒋少絮听得也是一脸迷茫。

    “她为什么那么说?”蒋少絮问道。

    “我怎么知道啊?!?br />
    “这件事传得很开,连外面的人都知道了。后来,宫田知道寺庙要赶走败坏了他们名声的奈良原空,为了证实清白,这女孩就自寻短见了。宫田一死,这件事影响更大了。而没多久寺庙还出现了勾魂之事,很多人说是屈死的宫田化作厉鬼游荡在寺庙附近,看到年轻男女就会愤怒,便将他们的魂魄给夺走……”

    蒋少絮把事情屡了屡,算是大致明白了整件事的经过。

    宫田尽管不是化作厉鬼,但她变成了器皿妖灵,确实也做着勾魂的事情。

    “你们原来在这……害得我们找半天!”小道处,黎凯风正朝这里过来。

    蒋少絮看到了这两人,不由的道:“你不是去官鱼去找那些出去做法式的和尚了吗?”

    “是啊,找过了,他们说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八?,他们两个在干嘛,跟睡着了一样?!崩杩缱叩侥埠桶嫉拿媲?,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两。

    “他们进入了幻境,应该是妖灵用自己记忆制造的情景?!?br />
    “就是器皿妖灵,一些高级的器皿之内是有一片独立天地的,器皿妖灵可以在这片天地内任意创造,创造出他想要的东西,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幻境,现在幻境里是几年前的西熊市,莫凡和艾江图在里面寻找那个妖灵,也就是少女宫田……”蒋少絮一口气给黎凯风解释道。

    黎凯风听完后,脸上只写着一个大大的懵逼。

    蒋少絮泛起了白眼。

    一旁的江昱也在笑,这件事不慢慢说,一时间半会还真理解不了。

    ……

    幻境内

    莫凡和艾江图虽然听不懂日语,可这件事已经让西熊市沸沸扬扬,他们已经打听得非常细致了,也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他一定很伤心吧?”艾江图看着和尚奈良原空,对一旁的莫凡道。

    莫凡和艾江图已经失去了线索,此刻他们只能够悄悄的跟着伤心绝望的奈良原空。

    奈良原空离开了寺庙,独自朝着西熊市北面的一座山上走去。

    山上,奈良原空拿着宫田死前留下的刻刀,在山上的每一个石头上发疯似的刻着,完全是在发泄着自己无可适从的情绪。

    他的手一样在流血,血滴在那些石头上,看得莫凡和艾江图都不由的感到心酸。

    看得出来,宫田是喜欢这和尚的,和尚心里多半也有宫田,只是两人并没有越界,他们纯净到仅仅是送药与就医,根本没有世人说得那样不知廉耻,也绝没有被世人骂得那么不堪入耳。

    现在宫田死了,奈良原空成内心的悲与愤就只能够靠这样自残的方式来宣泄,在这个没有人的山上,用这种方式来悼念着逝去的人。

    “莫凡,时间好像到了?!卑伎戳艘谎墼洞?,发现整个西熊市都扭曲了起来,目所能及之处出现了很明显的错乱。

    “可我们还是没有找到那只妖灵?!蹦膊惶佬?。

    宫田是挺可怜的,但这并不代表她可以化身成妖灵来害人。

    “我们还能进来,但我们再呆下去,我们精神也不堪重负。先出去商量一番对策,穆宁雪和赵满延短时间内不会有事?!卑妓档?。

    “好吧?!蹦惨仓勒庋拐腋静皇前旆?,那个死去的宫田只是一个残影,并非是宫田本人,兴许宫田本人还在外面游荡。

    ……

    ……

    破寺堂,莫凡和艾江图睁开了眼睛。

    即便不需要去嗅旁边蒋少絮身上的香味他们也可以知道,这里是真实的世界,真实就是真实,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怎么样?”蒋少絮急急忙忙问道。

    “跟看了一场悲情电影一样?!蹦驳姆⒈砹俗约旱囊饧?。

    艾江图点了点头,也没什么好说的。

    莫凡看到了黎凯风,心中一喜,急忙问道:“对了,你们找到那个年轻和尚了吗,奈良原空?”

    “你还好意思提这事,我差点被那些和尚给骂了?!崩杩缢档?。

    “怎么了,他们干什么骂你?”莫凡不解道。

    “奈良原空已经死了。几年前的事了?!崩杩缢档?。

    莫凡瞪起了眼睛道:“瞎说,我昨天还在寺庙前和他聊过天,他叫我不要坐乌龟上,会被海洋惩罚的?!?br />
    “那些和尚们说的,我没必要骗你?!崩杩缢档?。

    莫凡刚要说话,这个时候南珏却沉着声音开口了。

    “莫凡,你说的那个年轻和尚,除了你,还有谁见过吗?”

    南珏的这句话让莫凡浑身不由的一冷,鸡皮疙瘩一下子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