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并不知道自己在说出那番的话时,睡梦中的他也在淫荡的重复着这句话,白白被骂了一句臭流氓之后,还挨了人家一个巴掌。

    这巴掌莫凡是不敢吭声了,也不算重,主要是尴尬,本性竟然暴露出来了。

    “你们是要告诉我们去有艾草的地方吗是的话,再让蒋少絮把胸哦,让蒋少絮给我闻一下?!蹦布泵Χ蕴焖档?。

    果然,那淡淡的玫瑰香味又飘了过来的,这就表示外面的人确实能听见他们说的,并且正在用味道来传递信息。

    有了线索,一切自然好办多了,这个西熊市是靠近海边的岛屿,应该除了一些特殊的地方,不至于艾草到处都是。

    没多久,他们就在山寺下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寻到了一个药园。

    药园其实也很简单,就是用矮围墙给围了起来,里面有一些白色的棚,温养着一些在海边湿气之地不适应的植物。

    “这里好具体啊,看来我们找对对方了?!蹦埠桶甲叩秸饫锖?,立刻感觉到这里的一切更加真实。

    可见幻境的创造者对这里比其他地方更加的熟悉,包括再往南面方向的那片小海岛都可以看得真切。

    两人走到了药园,发现里面只有一个老头在看管,老头看见这两个陌生人后显得有几分惊讶,显然这里不常有人光顾。

    莫凡直接用国际语询问,这里是否有一个叫宫田的少女。

    老头只会日语,但宫田这个名字倒是听得懂,说了一大窜日语,告诉莫凡和艾江图宫田是在海岩那里。

    顺着药园往南走,有一片荒地,再往外延伸就是一块硕大的海岩了,地势比较高的原故,海岩类似一个小悬崖,从悬崖顶端往去能够看见西熊市的一角和远处的海洋。

    莫凡和艾江图笔直的走向了海岩崖,果然看见一个穿着非常朴素的少女,她扎着高高的马尾,兰花的发箍,白净的脸颊,及膝的裙摆,穿着凉鞋的玉足,腿如藕,精致娇小

    “是她吗”艾江图问道。

    莫凡点了点头,径直的朝着少女宫田走去。

    莫凡看见她蹲在海岩崖那里,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刻刀,背对着他们两人。

    从她的动作来看,她正在海岩石上刻着字,每一笔每一画都很投入,很认真,那半跪在地上面向海洋的孤独身影,令人不禁有些怜惜。

    莫凡走了过去,就站在少女宫田的旁边。

    宫田浑然不知,依旧在上面刻着,莫凡这才发现她的手都已经被刻刀的背刃弄破了,鲜红的指血滴落在海岩上,渗透到了那些刚刚被刻开的字槽中,感觉就像是用红色的水墨涂抹了一遍

    莫凡看不懂日文,可日文有些字与汉字相同,他分明能看出少女宫田刻着的就是那个年轻和尚的名字

    她一边刻,一边流血,一边流泪,脸上透出的悲伤却是那么的真实

    “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宫田哭着刻完最后一笔。

    还未等莫凡跟她做任何攀谈,忽然少女宫田起了身,猛的往海岩崖下冲了过去。

    她闭着眼睛,跑的过程中鞋子都掉落了,莫凡看到这一幕后,下意识的前去阻止,却发现少女宫田只是一个虚影,自己根本无法阻拦,她跑向了海岩崖边,直接坠了下去。

    莫凡站在边沿,看到她的裙裾飞舞,看到她坠落时凄然的脸庞,紧接着就是一滩血泊,涂得下面的岩石淋漓一片

    艾江图在一旁也看得呆住了,这画面何等真切,感觉就是一个悲痛无比的少女在这里自寻短见,连尸体都那么的触目惊心

    “这她在多年前就自杀了”艾江图过了一会才平复情绪道。

    “好像是,所以变成了妖灵厉鬼害人”莫凡说道。

    两人站在那里,没多久宫田的尸体就被人发现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警察也迅速的封锁了现场。

    “现在我们怎么办”艾江图一筹莫展的道。

    “我也不知道,那好像不是妖灵本人,只是一个记忆残影?!蹦菜档?。

    “檀香的味道”艾江图忽然间说道。

    莫凡猛的嗅了一下,确实嗅到了檀香。

    “他们叫我们去寺庙”莫凡猜测道。

    “恐怕是了”

    两人没有再呆在那里,匆匆的回到了寺庙。

    此时寺庙已经不再那么人来人往了,显然少女宫田的死已经传到了这里。

    山门关闭,当初收留莫凡等人的那个老主持和尚信雨将寺庙的和尚们都召集了起来,到寺庙后堂去商讨这件事了。

    看得出来他们都是认识宫田的,消息传递到这里之后,和尚们脸色都变了,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莫凡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几分骇然和不知所措

    “她留了遗书,虽然她是自杀的,可我们也有逼迫的责任啊,警方询问我们,是不是要把这件事压下去?!崩虾蜕行庞晁档?。

    “要压下去,肯定要压下去,这事一报道出去,我们寺庙就再也不可能有人来了?!敝澳歉龊蟪姆屎蜕兴档?。

    “对啊,我们寺庙可是姻缘、求子闻名,她的死肯定会影响到我们啊。唉,真是给我惹麻烦?!?br />
    “你们怎么说这种话。他跟宫田的事情,确实传出去很难听,可现在宫田都用死来表明她和奈良原空什么都没发生,这事我们是有责任的啊”

    “原空啊,我们也没有想到宫田会做出这种事情,你节哀啊?!崩虾蜕行庞晁档?。

    奈良原空就坐在一个蒲团上,他至始至终都低着头,也不知是否听进了大家的话语。

    可是,从他阴沉的脸色,和时不时抽动的脸颊,已然可以知道他此刻内心是有多愤怒

    “明明是七海与外女子私会被人看到,偏偏说成是我和宫田,你们到底还有没有一点是非分辨能力现在倒好,逼得人宫田寻死为我澄清”奈良原空猛的站起来,愤怒的指着其中一个同样年轻的和尚道。

    那个叫做七海的和尚目光一躲,但很快又强硬了起来道:“我可没有。那晚你明明就没在寺庙。别人问宫田在哪时,她说她在海岩外的小岛上呆了一整夜,海岩外根本就没有小岛,她肯定是因为你们两奸情被人发现了惊慌失措下胡编的谎言??尚Φ恼馀?,竟然还真的带我们去海岩崖那里,岛在哪里啊,告诉我岛在哪里,她就是在说谎,她那晚就是和你私会去了,你做出这种毁坏寺庙声誉的事情还狡辩,还要诬陷于我”手机用户请访问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