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在的,要是那个少女宫田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莫凡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官鱼这名字双手奉上。

    明明是自己和穆宁雪可以完美的共处一室,这家伙非要跑来凑热闹,他不来碍事,没准两年后自己和穆宁雪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坐在木窗边,莫凡其实已经有点犯困了,海上旅行是很疲倦的,没有习惯那种颠簸的话,整个人好几天都会处在那种跟着海浪摇曳的状态。

    可只要眼睛有稍稍闭上的意思,莫凡就会想起少女宫田那掩藏在纯洁外表下的媚笑,深入心灵,挥之不去。

    莫凡坐在那里,静静的注视着穆宁雪。

    穆宁雪闭着眼睛,应该是在冥修,这女人也真是心大,看见赵满延都那个样子了,竟然还有心思修炼。

    看着她冰脂如玉的脸颊,莫凡发现她的弯弯的睫毛有几分吸引人,不禁多看了几眼。但是,很快莫凡还是被她婷婷挺挺的胸|部给吸引了,这必定是一对充满了弹性与坚挺的美峰,薄薄的衣裳和胸衣是无法阻挡这景色。

    峰下是平坦颀长的腰身,这小腰细的,感觉半个手臂随便一环就能够抱住,也不知道在怀里扭起来会是怎样的**?

    再往下看,那就到了因为端庄正坐而勒出的曲线,这曲线不单单是香臀与长腿之间,更在于小小腹腰与盆骨之间产生的微秒的线条,不多一分肉赘,不少一分丰盈,有着柔美消瘦的骨感,也有着诱人遐想的性感,非常惊艳动人的银色发丝在垂落在旁,即便凌乱却更加香艳勾|魂。

    身材真是棒啊,要是官鱼那个碍事的混蛋不在,莫凡已经有推倒之心了,很多东西总是要先斩后奏,莫凡觉得自己好不容易能够有一年多和穆宁雪蜜月旅行,不能够把她的肚子给搞大,都有些辱没了流氓的道义!

    流氓没有理想,又和那些斯文人有何分别?

    ……

    一整夜,除了冷风打着外面的林子发出瑟瑟的声音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生

    莫凡和官鱼两个人都没有合眼,往窗外看去,都已经可以看到一角海洋正被旭日给染成了橙红色,海浪拨弄之下,如彩色的染布在轻轻摆动,甚是美丽。

    莫凡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

    他走到穆宁雪身边,轻轻的推了推她,示意她已经天亮了。

    “看来我们有可能搞错了,这件事不是……穆宁雪……穆宁雪??穆宁雪??!”莫凡重重的推了她一下。

    一开始莫凡觉得穆宁雪还在冥修中,所以想叫醒她,谁知道穆宁雪根本没有睁开眼睛,即便莫凡用重力晃了她一下。

    莫凡心脏猛的咯噔了一下,急急忙忙用手去抚摸她的额头。

    冰凉??!

    穆宁雪额头冰凉,尽管她往常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子与她气质匹配的寒气,但莫凡知道穆宁雪的脸颊和身子其实并不是没有温度的!

    此时她的状况俨然与赵满延一样,身子没有温度。

    莫凡去翻她的眼皮,发现穆宁雪的瞳孔好像蒙上了一层灰色,用力的吹气她也没有一点反应。

    “去,快去通知大家!”莫凡扫了一眼有些昏昏欲睡的官鱼,声音沉重无比道。

    “她也被勾魂了??”官鱼满脸骇然,急急忙忙要查看穆宁雪状况。

    官鱼知道事情更加严重了,用怨毒的眼睛扫了一眼莫凡,似乎将这些罪责全部怪在莫凡的头上,他迅速的转身离开,去将其他人唤醒。

    ……

    屋子里只剩下了莫凡,而穆宁雪依旧端坐在那里,更不知何时生命气息被冻结了一般,无论如何唤她都醒不过来。

    看到穆宁雪这副样子,莫凡猛的拽进了拳头,胸脯也因为愤怒而剧烈的起伏着??!

    这个宫田,自己绝对不会放过她??!

    没多久,南荣倪便赶过来了,她检查了穆宁雪的身体状况,得出了结论和赵满延是一样的,他们身体冰凉,意识昏睡,用那些住在这里的日本居民的话语来说,就是被勾了魂魄。

    “你们两个有一直盯着她吗?”艾江图问道。

    “我……我可能小睡了一会,就是在天亮那会,我太困了?!惫儆愕蜕档?。

    “我一直盯着,没有东西与她有半点接触,包括那个少女也根本没有出现过在这间屋子里?!蹦埠芸隙ǖ乃档?。

    “留两个人在这里守着他,其他人分头行动吧?!卑妓档?。

    “没有想到我们刚登入日本,就遇到这么离奇的事情?!蹦乡逅档?。

    “一切离奇的事情都有因果,官鱼、黎凯风,你们两个去找那些出去做法式的和尚,他们既然一直住在这里,肯定知道其中原因的,莫凡、蒋少絮、南珏、还有我,我们四个人把那个少女给找出来,无论她是什么东西,一定不可能毫无破解之法。江昱、穆婷颖你们几个立刻到市里去打听,凡是有关寺庙的事情都收集起来!”艾江图说道。

    已经有两个人中招了,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到这种程度。

    好在现在大家已经知道,这就是莫凡说的那个少女宫田所为,锁定了她之后,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我们去后山,我想这个寺庙后山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蹦菜档?。

    寺庙前山大家都已经检查过了,根本什么都没有,那个勾魂少女总该会有栖息之所,那深邃的寺庙后山就非常的可疑!

    ……

    大家分头行动,莫凡、蒋少絮、艾江图、南珏四人则直接进入到了后山,后山有一条已经荒废的古道,看样子以前是有人走动的……

    后山森林有些密集,顺着那条荒路,都还能够看到那种石灯矗立在两旁,扫开那些厚厚的泥土和杂草的话,依然可以看见荒路有铺过大理石的迹象。

    “莫凡,我不明白,假如她真的有勾魂的能力,并且悄无声息,直接对我们下手就好了为什么非得从你口中得到名字呢,这名字很重要吗?”南珏问道。

    “我也是想不通这一层。该死,那个和尚在就好了,他跟我一样能够看见那少女,他知道的事情应该会很多?!蹦猜盍艘痪?。

    那个年轻的秃驴也不在寺庙,这是让莫凡最头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