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我都明白,但赵满延命贱,爱怎折腾怎么折腾,你可不行!”莫凡立刻就讲了一句大实话。

    躺在棉被里瑟瑟发抖的赵满延要是能够听见这句话,他那被勾走的魂魄多半都会杀过来和莫凡拼命,就没见过这么人渣的朋友??!

    “别浪费时间了,告诉她吧,否则我们仍旧跟无头苍蝇一样?!蹦履┧档?。

    莫凡好说歹说,穆宁雪依然坚持她的办法。

    “我不想你有事?!蹦埠苤苯拥乃档?。

    “如果你真的不想有事,那就在我出事之后尽你的全力将我和赵满延给康复过来,不是在这里跟我说这些?!蹦履┩苋险娴乃档?。

    她的眼神坚定、无畏,似乎踏上这条道路她就做好会遇到各种离奇事情的心里准备,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逃避。

    “你就这么相信我?”莫凡看着穆宁雪,眼神渐渐柔和了一些。

    穆宁雪没有说话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莫凡这个问题。

    回答是的话,她觉得莫凡会想歪,但事实上穆宁雪从没有怀疑过莫凡,她相信自己若是真的和赵满延一样出现了那诡异的状况,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去让他们苏醒。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莫凡又还能如何。

    他回到了那个小坡上,见少女宫田依旧站在那里,背对着他们两个。

    她转过脸来,依旧是那副清甜的模样,说实话莫凡宁愿她转过来的是一张腐烂、狰狞的妖魔嘴脸,那样莫凡就可以不用说穆宁雪的名字,就可以直接跟她杀个简单明了!

    莫凡从没有想过事情会如此复杂,变成了自己一个朋友已经遇难,还需要再用一个自己很在意的人去犯险。

    “她叫穆宁雪?!蹦餐芽诘?。

    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莫凡就已经后悔了。

    他感觉少女宫田在笑,隐藏在清纯外表下的一个媚笑,那恐怕才是她真实的面目。

    可莫凡明白,现在再说那种“你要是敢伤害她,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的威胁话语真的很幼稚又毫无意义,这种话不是用嘴上的,而是应该去做的,对自己心里说就行!

    “好的,我到后山去看看,兴许能够找到那种怪病的解毒药?!鄙倥锴城车囊恍?,还向莫凡欠了欠身。

    “等一下,我下次要怎么找到……你?”莫凡急忙问道。

    话刚说到一半,少女宫田便一下子消失了,整个小山坡就只剩下那迎风摇曳的野菊花,散发着与少女宫田身上有些相似的芬芳,在幽静清新的夜里满鼻都是……

    “她走了?”穆宁雪询问莫凡道。

    “恩,我觉得是她干的?!蹦惨涣车P牡目醋拍履?。

    看来接下去的时间,自己必须时时刻刻守在穆宁雪身边,赵满延应该是因为看不见少女宫田,才会被直接勾去了魂魄,但莫凡能够看见她,假如她想对穆宁雪做什么,自己可以直接逮住他!

    “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我们先回去吧?!蹦履┧档?。

    “你不怕吗?”莫凡问道。

    “还好……”

    “你是相信我一定会让你醒过来,所以才不怕的吗?”莫凡问道。

    “你很烦?!?br />
    ……

    穆宁雪和莫凡回到了大家一起住的厢房里,去看了一眼赵满延的状况。

    赵满延还是那个样子,南荣倪一直在旁边照看着,用治愈系的魔法来缓和他身体的温度,防止他身体机能出现异常状况。

    莫凡用手去摸了摸赵满延脑袋,能够感觉他额头的冰冷,都已经凉到了人体正常体温之下了,若他不是法师,真会有生命危险。

    “南荣倪,今晚我跟穆宁雪一起睡?!蹦捕阅先倌咚档?。

    南荣倪眼睛微微睁圆了一些,脸上露出了些许羞涩,微微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去和南珏……”

    “你会人话吗?”穆宁雪真是被莫凡给气着了,嗔怒道。

    “我得看着你啊?!蹦裁痪醯米约河兴荡砘鞍?。

    大家总是需要休息的,什么事情也得到天亮再说吧,最好去找找那些外出做法式的和尚,他们肯定知道的比较多,就算找不到他们,山下那些人都醒过来了,他们才好打听,深更半夜你去敲人家门,人家未必理会你。

    “南荣倪,你别误会……”穆宁雪知道莫凡肯定是不会走的,也急忙给南荣倪解释了一番。

    南荣倪也支持穆宁雪的做法,因为这种怪病连她这种治愈系法师都没有一点作用的话,那唯一的解救办法就是找到源头了。

    “要不今晚大家就都别睡,一起围着穆宁雪?”南荣倪说道。

    ……

    没过太久,所有队员的人都齐了。

    蒋少絮和江昱两个人也从山下回来,他们下山都已经很迟了,压根没找到那个酒屋老板,随便抓的那些深夜路人,他们压根不知道庙里的事情,锁业也只能够等到白天去询问了。

    另外几组人把这个小寺庙都走了几遍,根本没发现什么不寻常的,现在也只剩下比较深邃的寺庙后山了,那是一片连着内陆山林的林子,真要进去查看也最好等白天,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你这混蛋,你怎么可以把穆宁雪也一起害了,这事就是你自己引起的,搞得我们所有人鸡犬不宁!”官鱼一听莫凡和穆宁雪的方案,顿时暴跳如雷。

    在他眼里,他才是穆宁雪的护花使者,不经他允许怎么可以拿穆宁雪生命开玩笑??

    “你要是不想帮,就滚一边去,没人需要你那点只会瞎**狗叫的本事?!蹦惨埠敛豢推穆畹?。

    官鱼刚想骂回来,艾江图已经制止了他。

    “别吵,既然穆宁雪自己都没意见,我们还说那么多做什么,现在就等结果便是了。莫凡,你守着她。其他人去休息吧,大家也都累了,休息好才能够有精力去解决问题?!卑妓档?。

    “不行,莫凡一个人守着穆宁雪,我不放心?!惫儆懵砩戏炊缘?。

    “那就你们两守着?!卑妓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