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问名字?。?!

    莫凡听到在问名字的时候,整个人不由的一阵寒颤!

    嘴角微微抽搐,莫凡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女好,过了几秒钟才堆起了笑容道:“她名字很复杂,我怕你记不住,对了,我有一个朋友,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昏迷不醒了,而且浑身都在发寒,你住在这里的时间应该比较长,你知道这是怎么个回事吗?”

    莫凡并没有立刻捅破这层纱,事实上赵满延究竟是不是她做的还没有完全确定。

    就算是她干的,莫凡觉得别人既然还能够将一张巫婆脸给暴露出来,自己也没有必要马上撕破脸皮吧?

    当然,最重要的是,莫凡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要用什么方式制服她,制服她后怎么样才能够解决赵满延的问题。

    “你朋友吗,是哪位朋友?”宫田眨巴着眼睛,一脸不知情的样子。

    “你应该没有见过的,金色头发,人长得还挺帅的,但没我帅……唉,总之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吗?”莫凡开始打马虎眼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在山道上的穆宁雪却一脸怪异的看着自言自语的莫凡。

    说实在的,莫凡那个样子在她眼里就跟中邪了一样,对着空气讲话,对着空气笑,就跟那片空气真有一个人似的。

    只是,穆宁雪并没有出声。

    她心里有无数的问好,可她的思维方式是自己想去想,想明白了就不用开口问了,想不明白的话,她懒得去问。

    很明显,莫凡这副样子就是遇到了他之前说得那个别人看不见的少女了,并且就在与那位少女攀谈,从莫凡的回答中穆宁雪在推演出那个少女所说的话!

    为什么只有他可以看见?

    这是穆宁雪现在最大的疑惑。

    “我也不知道呀,你的朋友兴许得了什么怪病吧,我听说之前这里就有人得上了怪病,老是医不好……”宫田细声细语的回答道。

    莫凡无奈的看着她,从她那纯真的表情真的很难将她和害人勾魂的妖怪联系在一起……

    “这么说吧,其实那天我骗了你,我不叫赵满延,赵满延是我那个昏迷了的朋友。我听了一些不好的传闻,说是这里有勾魂的东西,我朋友好像是被勾了魂,也就是在我告诉你这个名字之后不久?!蹦布倥乖谧按?,于是试探性的将这个话题给抛了出来。

    宫田自然听出了莫凡话里的意思,她蹙起眉来,眼睛带着几分复杂的看着莫凡,开口道:“你是觉得这件事与我有关吗?”

    莫凡点了点头道:“我也希望与你无关,希望你能够帮到我,让我朋友恢复?!?br />
    宫田目光又看了一眼坡下的穆宁雪,凄凉一笑道:“所以你才不告诉我她的名字,是吗?”

    “这个……”莫凡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少女那副受委屈的模样让莫凡都有些相信这事真不是她干的,可一切问题似乎都与她有关,因为她就像一个女魂,飘荡在这座寺庙附近的孤魂野鬼。

    “你一开始就不相信我,害怕我伤害你,所以告诉我了假名字,对吧?”宫田有些受伤的说道。

    “不是?!蹦不卮鸬?。

    “你害怕我伤害她,所以不愿意告诉我她的名字,对吧?”宫田继续道。

    “并不是这样?!蹦惨×艘⊥返?,神色认真道,“首先你很奇怪,这是事实。之所以报上朋友的名字,是觉得无伤大雅。假如我一开始觉得你是危险可怕的,我只会报上自己的名字,我不会拿朋友的生命开这种玩笑?!?br />
    这番话说出口,宫田那受伤的眼神才渐渐的褪去,她似乎从莫凡眼睛里看到了几分坦诚,于是开口道:“这样吧,我会帮助你解决你朋友的问题,但我不会为不相信我的人做任何事情。你告诉我她的名字,作为你相信我的一个佐证?!?br />
    少女宫田看似清纯简单,却非常的聪明。

    她看出莫凡惧怕名字,因为上一次他说出名字的时候,那个人昏迷不醒了,既然如此,她就需要另外一个名字,从而得到莫凡的信任。

    然而莫凡一下子就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

    他目光望向穆宁雪,穆宁雪此时也在看着他,眼睛里带着几分疑惑和询问。

    “我允许你征求她的意见?!鄙倥锼档?。

    莫凡这下确实为难,要换作平常,暴脾气的莫凡直接抓住这少女宫田拿来揍一顿了,哪有闲情在这里个她BB有的没的,很明显赵满延会出事,八成和她有关……

    可莫凡已经在刚才稍微尝试过了,这女人很不寻常,自己的魔法未必能够伤得到她,对她无计可施,那就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莫凡走到穆宁雪的身边,将少女宫田提出的那个要求告诉了她。

    “她想知道我的名字?”穆宁雪说道。

    “恩。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跑为妙,这女人有点奇奇怪怪……等我们找到了办法再来收拾她?!蹦惨丫狭艘淮蔚绷?,坚决不会拿穆宁雪的生命开玩笑。

    “以你的直觉,这件事是她所为吗?”穆宁雪认真的问道。

    “感觉是,她有可能再骗你的名字,某种原因下导致了她需要别人亲口告诉她那个人的名字,她才能够施展勾魂?!蹦菜档?。

    “我觉得可以试一试?!蹦履┧档?。

    “别,赵满延现在到底是什么问题我们都搞不清楚,你要再出这事……”莫凡阻止道。

    “我相信其他人也未必能够找到有价值的信息来救赵满延,用我的名字做诱饵,假如我没有事,她不是也答应了你会帮助你解决赵满延吗?假如我出事了,那你们至少知道是谁所为,接下去要怎么做……南荣倪说过了,这种怪病短时间不会导致死亡?!蹦履┒阅菜档?。

    这件事确实太过云里雾里了,要是再去另找方法,未必比从这个少女这里了解来得有效,所以还不如干脆点,以身试法!

    “那要报名字,也是报我的,我来试吧!”莫凡说道。

    “你不行,只有你可以看见她,只有你可以和她说话,换句话说,若她真有问题,多半也只有你能对付她了?!蹦履┧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