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步追上了蒋少絮,莫凡脑子里又是那个叫做宫田的少女,许久挥之不去。

    类似于鬼魂,但又不是鬼魂,莫凡很纳闷为什么自己可以看见,蒋少絮却看不见

    “无聊的男人?!苯傩醢琢艘谎勰?,自顾走在前面。

    总之她对莫凡很失望,用如此幼稚的手段。

    她并不觉得一个男人想着怎么去调戏女人和占女人便宜是什么坏事,毕竟谁让自己天生媚骨、体香姿婀呢,但刚才那种方式真的没意思,一点意思都没有

    事实上,蒋少絮还蛮怕这种东西的,不然也不会叫莫凡陪她下山,哪怕知道莫凡是开玩笑,她也很难接受

    “行行,我无聊,我回寺里了,现在我满脑子都是问号?!蹦布股?,也懒得伺候着。

    “别,我买点东西就回来?!苯傩鹾莺莸牡闪怂谎?。

    “真是的,求人办事还这么拽,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跟你说了有人就是有人”

    到了市里,人气一下子就有了,说实在莫凡现在都有些不习惯那种寂静感了,好像被这个世界遗弃了一样,在山中孤独终老?;故谴蟪鞘泻?,钢筋水泥大玻璃墙,豪车、电车、动车,少女、成女、熟女

    这座西熊市很干净,随处可见那种特别岛城调调的坡道、盘山路,以及错落有致的建造在两边的房屋,独立的小院子,几颗老树,可以呆一整个下午的那种

    走到比较繁华的主街,蒋少絮无非是买了一些护肤品,一些零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准备回去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居酒屋,就开在两条并不繁华的街道交汇处,背靠着隆起的山包,挂着灯笼和写着菜肴的木板日文。

    “走,小酌几杯?!苯傩跻豢吹秸庵中【泳莆菥秃孟衩挥幸坏愕挚沽σ谎?,拉着莫凡就坐过去了。

    别人老板一看到这么标志的姑娘,脸上马上展开了笑容,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嘴张开,露出黄牙来,吐出了海蛎味的日文来。

    莫凡看着这个老板说话,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可莫凡就不明白了,日本人说话的时候为什么跟韩国那边一样,嘴型要顺着音开得那么淋漓尽致,说完话赶紧把嘴闭上不好吗,非要保持着最后一个音节,露出满嘴牙来

    蒋少絮和老板聊了几句,老板就弄了两壶清酒,酒壶一个,冰壶一个,确保清酒的口感。

    莫凡没喝过这玩意,差点就把清酒对着下面的冰水倒下去了,旁边的蒋少絮笑得直拍莫凡肩膀。

    “原来是第一次来日本啊?!泵醒劾习寤涣擞镅?,还是蛮考虑莫凡的感受的。

    “是啊?!蹦驳懔说阃?,指了指烤摊,要了一窜被烤得都开始滋滋喷香的鱿鱼。

    “住在哪”眯眼老板问了一句。

    “寺庙里?!蹦仓噶酥覆嗝?,那亮着幽幽一点星火的山寺。

    眯眼老板那眼珠子一下子从缝合起来的眼眶中挤了出来,烤鱿鱼的动作都僵持住了。

    “你你们住那闫明寺”酒屋老板声音变得很奇怪。

    “对啊?!蹦惨丫泳莆堇习灞砬槔锟吹绞裁戳?,正好自己脑子里有很多问好,于是顺势打听了起来道,“寺庙是不是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哦,哦,没有,不过你们还是别住那了,那不是什么好寺庙啊。以前是好寺庙,现在不是了?!本莆堇习逅档?。

    “你就说说看嘛,我们也是初来乍到”蒋少絮也好奇了起来,像只小猫咪一样眨巴着眼睛,那声音更是听得人骨头都软了。

    酒屋老板果不其然是个老色鬼,表面上一副骇人听闻不敢随便开口的样子,嘴却管不住了,压低声音道:“那里啊,发生了勾魂之事啊”

    “勾魂之事”莫凡瞪起了眼睛。

    “原来啊,闫明寺是一个姻缘非常好的寺庙,连别的市的年轻男女都会慕名而来,可后来不道怎么的,有年轻男子去了那里之后,莫名其妙的昏厥,然后一睡不醒,连很多治愈系法师都治不好有一位老人家说,他们是被勾了魂啊,空有一具还活着的壳,魂魄已经没有了?!本莆堇习逅档?。

    莫凡听得不由的张开了嘴。

    一旁的蒋少絮却完全当故事听,她就喜欢日本酒屋的这些老板绘声绘声的胡说八道。

    “你们啊,要是住在那里遇到了什么的话最好假装没看见”老板声音更低了。

    “要是不假装没看见呢”莫凡问了起来。

    话说到这份上,莫凡有几分相信了。

    “那可就麻烦了,魂魄会被勾走的”酒屋老板说道。

    “咯咯咯,要说勾魂的本事啊,我也会呢,不信你们看唔嘛~”蒋少絮往路人给了一个飞吻,猫眼睛还重重的一眨。

    那路人本来就喝得有点醉了,被蒋少絮这一弄,不由的踉跄了起来。

    蒋少絮看到那人狼狈的模样,笑个不停,狐狸精气息一下子就扩散了出来。

    “你们不信,那我就没办法了?!本莆堇习逡膊凰盗?,自觉没趣。

    莫凡还想听,可老板怎么都不说了,这让莫凡鱿鱼都啃得没滋没味

    吃了夜宵,两人顺着阶梯往上走,莫凡还担心宫田会出现,于是左顾右盼。

    “你不会真的信了吧,别逗,这么大人还信这种事情?!苯傩醭靶ζ鹉怖?。

    “我的话你不信,老板的话你也不信,你信你自己就好了”莫凡无所谓的说道。

    宫田并没有出现,莫凡和蒋少絮回到了寺庙的厢房中,那里还亮着灯火,比较明亮。

    寺庙人平日里为了省钱,都不怎么点电灯,一般都点油灯,这确实很古老了。只是莫凡和蒋少絮回来的时候,电灯是亮起来的,已经可以看见那些屋子里引出来的模糊影子,有人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找到了吗”艾江图问道。

    “没有,好像真的失踪了?!苯潘档?。

    两人正说着话,莫凡和蒋少絮推门而入,一群人目光顿时齐刷刷的投射了过来,一副见到鬼的样子。

    “谁失踪了”莫凡立刻问道。

    “你们啊,我们找你们半天,还以为你们失踪了,你们到底去哪了,害我们担心死了?!苯潘档?。

    “我们就是下山买了点东西话说,发生了什么事吗,这么紧张”蒋少絮看出气氛不对,急忙问道。

    屋子沉闷了片刻,没有人回答。

    莫凡目光扫去,发现队伍里少了一个人。

    再仔细看一圈,莫凡顿时浑身一冷

    赵满延

    赵满延没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