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之后,整个闫明寺寂静到连虫鸣之声没有,山下繁花似锦的海边城市似乎与它毫无相干,亮着一些蒙蒙的纸油灯,幽幽的在黑漆漆的山上摇曳着,很容易令人忽略这里的存在。.xshuo

    “莫凡,你怎么坐在这里,吓我一跳”一个女人惊诧的声音传来。

    “我觉得这个寺庙不寻常?!蹦仓迤鹆嗣纪?,一脸正在深思的样子。

    “之前那小和尚不是说了吗,不许靠近这石像五米范围,尤其是你”蒋少絮说道。

    “你知道吗,就在今天下午”莫凡正好想找个人讲讲自己下午离奇的经历。

    莫凡想来想去都没弄明白那个少女究竟是什么,说她是幽灵,没见过幽灵大下午跑出来的,而且她浑身洋溢着少女的青春活力,怎么看都不想是死物;说她是一个活人,可为什么她没有脚印,为什么跑下石阶之后就兀然消失了,一点气息都找不到,莫凡可不相信那少女是摔下去的这种无聊梗。

    莫凡话还没有说完,蒋少絮却打断了他道:“有什么话等等逛街的时候再说吧?!?br />
    “逛街,什么逛街我没说我要去逛街啊?!蹦惨丫荒巧倥氖虑槔帕撕镁昧?,作为一个职业猎人,求知欲就是这么的强烈,不搞清楚来都睡不好觉好吧,莫凡承认自己就是有点无聊,想找点事做,正好和尚和少女的事情非常的惊奇

    “这会啊,我要到市里采购点东西?!苯傩跣α诵?,那狐狸精气息一下子就弥漫开了。

    “你要我陪你去”莫凡挑起眉毛道。

    “你都说撞见奇怪的事了,忍心让我一个人走夜路,这里离市里可还有一段距离,人家孤身一个弱女子,要是路途上遇到了一些对我美貌有非分之想,就像官鱼那种混蛋的类型,你说你心里过意得去吗”蒋少絮撩了撩发丝,举手投足都展现出“骚年,和姐姐约吗”的气息。

    莫凡是一个正经男人,怎么可能受到这狐狸精的蛊惑,他直接从那只石头龟上面跳了下来,道了一句:“走”

    顺着石阶往下走,蒋少絮这女人和其他正经女人不一样,一旦她和某个男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她就会离得那男人特别近,一副暧昧架势,这次也不例外,她扭着小腰下楼梯的时候,胳膊有时候都会蹭到莫凡

    莫凡是一个正经男人好吧,算了,不装了,总之这女人皮肤还挺滑的,隔着衣服都能够感觉到。

    “话说起来,莫凡你这名字我感觉在哪里听过,不知道怎么的,一直没有太想起来?!苯傩跬伦畔闫档?。

    “我这名字大众名,和以前的建国、荣华、家豪以及现在零零后的浩涵、梓萱、轩扬这一类没啥分别嘛,叫着名字的没个八千也有十万”莫凡回答道。

    说出这番低调话的时候,莫凡其实心里已经暗暗开森,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拯救过无数城市无数少女于水火之中的名男人,总会有人听过这个名字太正常不过了

    “也许是吧,一般比较入流的人,我都会记清楚名字和长相,既然模模糊糊,那多半是我不怎么看得上的?!苯傩跆寡缘?。

    “”

    莫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很不巧一阵香氛袭来,就打在自己的鼻尖上,莫凡还以为蒋少絮又开始撩弄头发了,可仔细一嗅,似乎并非是她身上那股子淡玫瑰香,而是混杂着一种草香的清新之味,如路边纯白的花儿飘来的味道,不经意就会打动人。

    还在莫凡暗暗奇怪的时候,前面的阶梯上忽然出现了一个人来。

    那是一扎非常整齐的马尾辫,高高竖起,两丝黑色的鬓发则垂落了下来,滑到锁骨的位置,尽显出那份柔弱娇怜之美。

    她一身很朴素的衣裳,都是淡雅的颜色,最为亮眼的也不过是胸前的燕尾蝶装饰,微微的隆起,不是那种硕大,含苞欲放,再加上其清瘦的身子,一样显得非常有曲线感

    “宫田”莫凡记得这个女孩名字,有些错愕的看着她。

    在下午,阳光照耀在她身上,拿着一个小竹篮子的她确实跟邻家女孩那般纯净美丽,可这大晚上诡异的出现在下面几级的阶梯上,着实吓了人一大跳,即便她脸上笑容再纯白无暇也好似带着几分妖异

    “什么宫田”一旁的蒋少絮满脸疑惑的看着莫凡。

    “前面那女孩啊?!蹦菜档?。

    蒋少絮往前看去,目光带着几分疑惑。

    但很快蒋少絮眼睛一转,不由的笑了起来,对莫凡说道:“还以为你这人会比其他男人更有意思点,没有想到也用这么无聊的手段,你以为我是那种听见你说前面有个女人就会吓得扑到你怀里的那种吗,想吃本女王豆腐,你得弄点有花样的”

    莫凡听了蒋少絮这一番话,满额头的都是黑线,急急忙忙道:“你看不见她吗,你真的看不见”

    “你别逗了,前面什么都没有?!苯傩跛底呕固匾馔白?。

    走了几级阶梯,蒋少絮便宫田擦身而过,浑然没有察觉身旁就有一位少女。

    宫田带着微笑的看着蒋少絮走过,不知道为何这一幕反倒让莫凡浑身一阵寒颤。

    “下午都忘了问你名字了呢,很高兴认识你,来自东方的朋友?!惫锩挥腥ピ谝饨傩?,非常有礼貌的开口对莫凡说道。

    莫凡也不是那种看到这种灵异东西就吓尿的人,他保持着那份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冷静,沉着声音问道:“我叫赵满延。我朋友真的看不见你吗,也听不见你说话”

    蒋少絮已经往前走了好几步了,发现莫凡真在那里自言自语,不由的回头笑了起来道:“你这人,还和我杠上了吗,别在那里自言自语了,我们赶紧到市里,我得买点东西呢,这海边湿气太重了,总觉得哪里不舒服?!?br />
    “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你和你朋友还有事,宫田就不打扰了,赵满延这是一个不错的名字哦?!惫锏鸵鞯?。

    说着这番话,她的身子就渐渐的融入到了夜色里。

    莫凡一脸错愕的看着前方,前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袭带着药草的芬芳

    大年夜,祝大家吃的开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