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嘣!”

    莫凡和赵满延重重的落在甲板上,险些将版块都给踩裂了。

    南珏在一旁,不满的数落了这两个人一句,但他们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站在栏杆处往海洋下面看去。

    海水非常的清澈,可以看到很深的地方,那个黑影依旧还在轮船之下,落到轮船上之后他们两人才真正意识到这东西究竟有多庞大,感觉整艘轮船都驶入到了一片黑色的海域里,一眼望过去深邃的黑色笼罩着船只令人心里涌起一种至深的恐惧直达心灵!

    “天啊,下面是什么东西??!”江昱忽然间尖叫了起来。

    这一声惊醒了所有人,大家纷纷站到了栏杆处,赫然发现水下是一个巨大的黑影,宛如一个可以随时将整个轮船吸进去的黑洞深渊!

    冷汗从脖颈上滑落,尽管下面的东西根本没有散发出任何的气息,但带给船上的众人巨大的压力,好像这一刻生命已经被下面的怪物给支配了!

    没有人说话了,他们瞪大了眼睛,身体更是处在一个僵直的状态。

    他们不敢去看清水下究竟是什么,担心迎来的就是一个直接将他们吞噬到嘴里的巨口,亦或者是翻腾起海浪的巨爪将游轮拍成粉碎,这并非是无缘无故的臆想,他们坚信水下的生物绝对可以做到!

    “到……到底是什么??”赵满延表情僵硬的问道。

    莫凡倒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它好像潜下去了?!?br />
    水下之影开始变淡,众人那种被笼罩的恐惧感也在慢慢舒缓。

    不知过了多久,海水终于恢复了原本的清澈,一眼望下去,海水也是那种深邃的蓝。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俯视着海水,尤其是尝试往深处看去的时候,变会不自觉的涌起一阵惧意,那黑色的巨影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轮船上,所有人都跟虚脱了一样,江昱甚至直接瘫软在甲板那里!

    轮船继续往前行驶,轮船上的众人却许久都没有说话,不知过了多久,!软的江昱才稍稍站了起来,目光扫了一眼沉寂的众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升起一种自己是井底之蛙的感觉?!苯趴谒档?。

    这个世界究竟还有多少人类根本无法理解和探索的,江昱觉得自己已经认识所有的妖魔,只要看到一个影子轮廓都可以轻易判断出种类。

    可是,刚才水下的这个兽影他根本无法进行任何判断,甚至于他还无法看清这个生物的全貌……

    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他只知道这是一种人类根本还没有记载过的妖魔,就在这广袤无垠的太平洋中栖息!

    “这恐怕是导师要我们出来历练的原因之一吧。不过,这种体积的妖魔,至少……至少是君主级了吧??”南珏说道。

    “不好说吧,那家伙是不是生物都不能完全肯定。有点奇怪,按理说君主级生物的气场应该会很强才是,可它好像没有一点生命反应?!蹦菜档?。

    一旁官鱼听到这句话,不由的嗤之以鼻,对莫凡满是不屑的道:“说得好像你见过君主级生物一样,据我所知,强大如君主级的妖魔要隐藏气息是很简单的事情?!?br />
    官鱼这番话其实有些自取其辱了,莫凡不仅仅见过君主级生物,还和君主级生物打过很多次交道了。

    就拿杭州的图腾玄蛇来说,那简直是莫凡的守护兽了,杭州地界莫凡割破了个手指头,这家伙都会现身一口把那春游的荆棘疼给咬去,况且从图腾玄蛇暴打银色穹主来看了,图腾玄蛇还属于君主级的佼佼者。

    不说图腾玄蛇,就说山峰之尸……

    山峰之尸那可是古都八方亡灵君主中的老大,还不是一样被莫凡揍过??

    莫凡自然懂得什么是君主,刚才水下那个巨影体型真得很大,说是君主确实不为过,但让莫凡无法理解的是它的生命迹象很怪……

    “不管怎么说,它消失了就好,吓死老子了??!”赵满延说道。/p>

    莫凡点了点头,不管那是什么,总之它消失了,也对大家没有敌意,但这恐怖的经历算是又给莫凡和众人上了一课,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究竟有多少强大、庞大的生物,又还有多少未知的生物和地域??

    ……

    ……

    之前莫凡和赵满延飞到空中的时候就看到海岸线了,受到惊恐之后,航线出现了一些偏移,需要多行驶一段距离才可以抵达预计的港口。

    进入日本的海域安界,由于轮船之前就登记过,本身也写着日本名号的轮船很顺利就进入到了日本的安界海域。

    到了安界海域,陆续看见一些打捞的渔船了。

    国内渔船分两种,一种是打渔船,使用机械进行打捞,数千条鱼甩入到它们的冷冻间内。

    另一种就是非常原始的渔船了,一两个渔夫,工具也都是非常简陋的,像飞鸟市附近就很多这种简陋渔船。

    日本这边也有原始渔船,但更多的变成了船只机械化,它们对吃鱼的花样确实多,打捞业也比较发达。

    这一片安界海域,便充斥着这种打捞船,整体都粉刷成了灰色,当这艘来自中国的白色游轮驶入到这片海域的时候,都显得有些突兀。

    进入到港口,一踩到结实的陆地上,莫凡便感觉整颗心都踏实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海洋就是没有什么安全感,事实也证明海洋很危险,前不久它们就被那个未知生物给笼罩住了,差点没有吓尿。一到了陆地上,一方面没有海水的摇摇晃晃,一方面有了方向感,整个人神清气爽??!

    就是由于轮船颠簸久了,踩在陆地上都还带着那种颠簸错觉,走起路来跟喝醉酒一样。

    “有人会日语吗?”莫凡很快就问了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

    “我啊,我最喜欢看日剧了?!苯傩跣α诵Φ?。

    “哦,我也是?!蹦不卮鸬?。

    蒋少絮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姑娘,见莫凡笑得邪异,马上白了一眼,骂道:“流氓!”

    莫凡摸了摸鼻子,自己喜欢看名侦探柯南肿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