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色的天空,金色的沙漠,一个擎天巨人迈着步伐,每一次前行都足以将一座沙给化为乌有,足以振起漫天的沙尘。

    巨人头触碧色长天,脚踏黄沙之地,宛如一座移动的山峰,那些栖息在沙漠中凶残无比的蛇蝎狂妖部落见到这个庞大的入侵者后都要退避三舍

    蛇蝎狂妖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最可怕的妖魔,它们平均实力都在战将级,到了沙漠的深处更是可以频繁的看见统领级的剧疫蛇蝎,要说中国最神秘,最危险,又最充满宝藏的地方,塔克拉玛干沙漠也属于其中之一,每年平均会有十位数的外国法师到这里作死,死亡率也是相当之高

    凶名越甚,到此一游的人反而络绎不绝,毕竟这里又还被称之为黄金沙漠,风险高,回报也是巨大无比的

    不过,在今日塔克拉玛干沙漠却迎来了这位不速之客,其山峰一样的身躯将凶残至极的蛇蝎一族给踩踏得瑟瑟发抖,曾经视作生命一样宝贵的领地被其任意的踏过,没敢有半点反抗

    成群成群的蛇蝎狂妖退散,但作为一个沙漠部落,绝不可能没有强大的生物。

    随着这座山峰之尸踏入到蛇蝎领地,起伏的金色沙丘上竟然一下子出现了十几只剧疫蛇蝎,它们体型都接近了五十米,遍体通黑,唯独尾部和蝎钳是殷虹殷虹之色,很显然上面涂抹着致命剧毒

    一只剧疫蛇蝎就已经霸占了一个沙丘了,身体完全要将整座沙丘给压垮一般,那些流窜在沙丘附近的沙漠之狼在它们面前就如同爬虫般渺小。

    这种统领级的剧疫蛇蝎出现了十几只,它们像是在簇拥着什么,围成了一个奇怪的弧形。

    忽然,弧形的中央,三四个沙丘发生了剧烈的晃动,紧接着被全部抬高了起来。

    沙丘慢慢升高,原来这几个沙丘之下有一只比那些剧疫蛇蝎体型还要大出三四倍的庞然大物正爬起身来,那三四个沙丘顶到高处后,慢慢的变成了沙瀑,不断的顺着它那散发着乌光的铠躯中浇灌下来。

    八只蝎足锋利细长,直插沙漠,后肢与前肢跨度超过了一个足球场

    在其臂更长着一对惊人的血钳,随意的一剪都可以直接将一座山丘给剪断了

    这被十几只剧疫蛇蝎簇拥着的,恐怕正是这片沙漠的霸主,不知多少年没有任何生物敢挑衅它的权威,沙漠之下埋葬的白骨有大半都是它的杰作

    阴曹蝎

    它正是凶名远播的阴曹蝎

    此时,阴曹蝎正是受到了威胁,直接率领自己一干统领将那个入侵者给包围住了。

    入侵者体型确实惊天,阴曹蝎已经是庞然大物了,可和这如同山峰一般的尸物比起来,还要小上几号

    “嘶嘶撕~~~~~~~~~~”

    阴曹蝎朝着这入侵者发出了愤怒的叫声,向它宣誓着这里是它的领地。

    山峰之尸步伐停住了,它冷冷的俯视着这个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称王的家伙,倒没有立刻刀刃相见,反倒像是在请示着头顶上站着的那个人,在头上那人没有下达任何命令前,它不会轻举妄动。

    阴曹蝎也是高傲无比,要与这闯入者厮杀到底,可当它发现这个强劲敌人头颅上还有一个生物的时候,瞳孔不由的收缩了起来,并锁定了那个看上去渺小如虫的“人”。

    那人完全是站在山峰上往下俯视,一双充斥着迥异光芒的黑色眸子顿时射下一道可怕的冷芒,打向了沙漠地面

    “嗡~~~~~~~”

    阴曹蝎伫立在那里,却不由的后退了几步。

    而周围那些统领级的剧疫蛇蝎却浑身发抖,肢体竟然有些无法支撑了,其中有几只抵抗能力比较薄弱的,甚至直接吓得钻到了黄沙之中,再也不敢爬出来。

    暂且不论有它们的君主坐镇,它们本身还是统领级的凶物,但这道杀意凛然的目光打下来,它们所有的战意被打得烟消云散

    “咚咚”

    山峰之尸继续迈开了步伐,直接从阴曹蝎旁边走过。

    阴曹蝎站在那里,却根本不敢再发出之前那种挑衅、愤怒的声音,更不用说是攻击近在咫尺的山峰之尸了。

    “咚咚”

    重重的脚步声扔踩得这片沙漠晃动不已,山峰之尸渐渐远去了,可阴曹蝎依旧不敢有任何的举动。

    山峰之尸是朝着天山的方向走去,等离开了很远之后,阴曹蝎才转过身去遥望着那个“人”,兀然的发现那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到现在都没有散去

    一样是一望无际,太平洋展现出的却是瑰丽壮美的蓝,带着令人神往的色彩,也带着一种令人感到畏惧的神秘与广阔。

    没有一座岛,天空也没有一朵云,像是完全沉沦在了一张巨大的蓝色画布中,分不清方向,也辨不清海天,唯有不断拨开的浪痕证明着船正在前行

    莫凡是一个从山里爬出来的孩子,这算是他第一次出海,说实在,一开始还蛮兴奋的,可之后的时间便大部分在炸金花中度过

    没人,没海妖,没岛屿,除了水还是水,日子难熬至极。

    莫凡就纳闷了,就算是历练有必要非得这样搞吗,让大家坐个飞机直接到日本东京,不是更有效率搞得莫凡整日除了打牌就是修炼,枯燥得要命

    “话说,你们这些水系法师就不能让轮船开快点吗”莫凡终于忍不了了,提出了这个意见。

    “这不难,问题是费劲?!闭月踊卮鸬?。

    “就当是一种修行,这慢吞吞的,鬼时候能到日本啊”莫凡说道。

    “那试试咯”

    大家也觉得这样太慢了,于是几位修水系的开始轮流施法,直接将这艘游船变成了快艇,在海洋上如箭疾驰。

    浪花激烈的打在脸颊上,站在甲板上看着轮船切开海面,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

    今天坐车回老家准备过年了,坐车太累了,就先更新两章吧,明天四章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