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躺在白色的病床上,闲着无聊就坐在那)。

    他的右手边是一个漂浮的花瓶,一颤一颤的,好像随时都会掉在地上。他的前面是电视??仄?,明明没有人动,却频繁的更换频道。右手边则是一支笔,胡乱的在一张纸上画着……

    “咚咚咚~~~~~~”

    这时敲门声传了过来,莫凡第一时间停止了念控,于是花瓶砸到了地上,??仄髀湓谧雷由?,笔也躺在了纸上,一切恢复了正常。

    身穿着西装的林军闲带着一位二十六七岁的女子,他们走了上来,见莫凡是醒着,于是露出了笑容。

    “她是我妹妹,林琪?!绷志薪樯艿?。

    “真的很谢谢你,没有了小迪,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我们林氏也算是大世族,讲究的是知恩图报,这个大恩情一定是要还的!”林琪诚恳的对莫凡说道。

    “这个嘛……”莫凡刚想要提点“小小”要求,事实上他已经知道林氏是国内唯一能够和赵氏财团媲美的财主。

    “没事,你慢慢想,总之我们林氏欠你一个大恩情,日后有什么需要的,必当竭尽全力协助!”林军闲说道。

    “行,以后再说吧,我们那几个混蛋导师故意冻结了我们所有的东西,包括钱财,你这会要送我什么,没准都会被他们没收了?!蹦菜档?。

    “哈哈,这事我知道了。船只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是一艘游船,可以安全驶入到日本,但你们自己也小心一些,别无缘无故惹事,让日本安界的海关军人查了,你们这些黑户麻烦也不小?!绷志行ψ潘档?。

    “那恩人好好休息,有什么难处一定要记得联系我们?!绷昼髟僖淮谓淮?。

    “放心,我也不是那种做大好人,我会麻烦你们的?!蹦菜档?。

    林琪和林军闲被莫凡这句诚实的话给逗乐了,这样反倒让他们觉得轻松舒服一些。

    ……

    莫凡出院后,询问了一下有关婴孩的事情,但江昱说得和赵满延告诉自己的差不多,仅仅拔掉了飞鸟市的毒瘤,并没有找到后面的线索。

    剩下的事情,也不是他们这群学生能管的了,既然导师会出门,魔法协会那边肯定也会全力追查下去。

    林军闲也是一个靠谱的商人,婴孩事件揭露了之后,他以林氏的名义为那些痛失孩童的家庭发了一大笔体恤金,这让他一下子受到了飞鸟市民众的拥戴。

    飞鸟市隐患已经铲除,再加上林军闲本身就在飞鸟市做的贡献,想必这城市会有慢慢回暖迹象吧!

    ……

    等莫凡伤势一痊愈,众人就坐上了游轮,驶向太平洋……

    飞鸟市没有什么重工业,这里的天和海都格外的蓝,慢慢的行驶出了安界之后,看到这水天相连的美景,心情也不由的愉快了起来。

    队伍里妹纸们都很优质,蒋少絮这个女人更是如之前那样,穿上了性感火辣的比基尼。

    赵满延和莫凡这两个畜生从来都不会掩饰自己那龌龊的目光,眼睛都差点埋进蒋少絮深深的沟壑之中,那两团乳白色的肉肉,好是诱人。

    “哼??!”官鱼在一旁,见到这两个人那副没见过世面的表情,不由的清高了起来。

    “这逼又开始犯贱了?!闭月铀闶浅沟缀凸儆愀缮狭?,根本不给对方一点好脸色。

    “玩玩他?!蹦踩葱α似鹄?,“我说官鱼,上次你输了,你好像还没有兑现你的诺言?!?br />
    “上次怎么能算我输!”官鱼恼怒的说道。

    “我四个妖胆,你三个,能不算输吗,想耍赖直说,下次就别跟我这种诚实的人玩这种男人较量?!蹦布シ淼?。

    官鱼脸色马上难看了起来,沉着声音道:“你说,要做什么!”

    莫凡就等官鱼这句话了,让官鱼靠近一些。

    官鱼见到莫凡那贱贱的表情,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听完莫凡说的,官鱼面如死灰,一个劲的摇头。

    “得,以后就别在我面前BB个没完了,你这种没种的货色?!蹦猜痪牡乃档?。

    官鱼气得七窍生烟,咬着牙道:“你等着,下次我一定让你更惨!”

    “随时奉陪啊,我这人就喜欢玩心跳的?!蹦菜档?。

    赵满延在一旁,却没有听清楚莫凡究竟要官鱼做什么,见官鱼朝着甲板位置走去,于是急忙问莫凡。

    “看好了,风景只有一刹那,别错过??!”莫凡神神秘秘的对赵满延说道。

    赵满延更加疑惑了,刚想再问,忽然间听见甲板上蒋少絮发出了一声尖叫。

    赵满延目光望去,发现蒋少絮的比基尼罩罩被不小心摔倒的官鱼给扯掉了,一下子跳出了两个硕大的乳白****,可能两只圆润饱满的大奶兔也受到了惊吓,正颤动着……

    可惜赵满延眼睛跟慢了,蒋少絮已经用一只手掩住了最重要的位置,不过她那细细小手还是无法挡住全部的春|光,看得赵满延都有些肃然起敬!

    “带劲??!”赵满延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莫凡笑得无比邪恶,和赵满延临时看过去有所不同,他可是目睹了蒋少絮的全部,啧啧,这女人是真有料的啊,什么都没垫……

    可惜官鱼太敷衍了一点,扯了一半,不然可以看更久。

    “你给我去死?。?!甲板上,蒋少絮的尖锐叫声已经响了起来。

    官鱼急忙逃窜,得亏蒋少絮是主修心灵系的,不然这艘船很可能受到大发雷霆的蒋少絮的洗礼。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滑了,滑了!”

    “无耻狗贼,我不把你手跺下来,我不叫蒋少絮!”

    “我真不是……你怎么还用魔法??!”

    官鱼被追得满船跑,而且这种事情没人敢去救他。

    一旁的赵满延笑得都快抽了,给莫凡竖起大拇指,这招够污,不过他喜欢。

    莫凡舒舒服服的往椅子上一趟,哼着小调。

    日本是个好地方啊……无数珍贵种子的发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