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到之前赤色裂妖攻击下莫凡奋力?;びず⑹钡那榫?,胸腔中似乎也有什么在涌动。

    事实上他也想留在那里,与赤色裂妖狠狠的厮杀,与铁骨铮铮的莫凡并肩作战。

    这种时候,没有人会因为敌人的强大而退缩,这是男人该有的血性!

    值得庆幸的是,礁石岛离安界并不算太远,恐怕赤色裂妖是想要在那里养伤,时机成熟后立刻前去寻仇。

    赤色裂妖伤势很重否则也不让海猴怪不加任何掩饰的便出现在人类区域,强行从一位母亲那里抢走婴孩。

    赵满延飞在空中,用自己的衣服包裹住脆弱的小迪,每过一会他都要看一眼,担心他就那样离开人世。这孩子仅仅一周岁,赵满延和莫凡两人平日里都觉得他们自己很没心没肺的,谁死了,谁活了,关他们鸟事,但面对一个这样襁褓中的婴孩,内心实在难以平静!

    “小家伙,坚持住啊,很快就到了……”赵满延对着这不断溢出血来的孩子说道。

    终于,安界就在眼前,赵满延更是加快了速度,朝着飞鸟市冲去。

    “南荣倪在哪??南荣倪在哪,快告诉我??!”返回到安界,通讯仪便有了信号,赵满延朝着通讯仪喊道。

    “我在港口?!蹦先倌咛秸月有募比绶俚纳?,便急忙回答道。

    “给我发个信号,我两分钟后飞到你那里,准备救人,是那个被抢走的小孩小迪,他被震伤了,有生命危险!”赵满延说道。

    “你们找到他了??”

    “是!”

    ……

    众人听到赵满延带回了小迪的消息,纷纷赶回到飞鸟市港口处。

    赵满延从空中落下,就落在南荣倪的面前,与她在一起的蒋少絮发现周围围了不少人过来,所幸一个心灵之墙,直接将闲杂人等震退出去,避免他们打扰到南荣倪的治愈。

    从赵满延的语气来看,小家伙情况真的很?;?!

    南荣倪和蒋少絮都脱去了外套,在地上临时铺了一个软床,赵满延小心翼翼的将孩子放在上面,可这时婴孩小迪已经脸色苍白到发紫了,小小的鼻子里不断的有粘稠的血涌出来,看得人揪心不已!

    “是内伤,不能用治愈精灵……”一看到这种情况,南荣倪眉黛紧锁了起来。

    孩子的内脏应该受到了冲击,而治愈精灵在治疗外伤、骨骼上会更加有效,像这种内伤初阶的治愈魔法和中阶治愈魔法都不是很有效。

    南荣倪将手轻轻的放在小迪的胸膛上,随后又移动到别的地方,她必须先感知到小迪受伤的部位,这才能够针对施救。

    一旁的蒋少絮看都这种情况,脸上也没有了一丝笑意。

    她虽然不是治愈系法师,却对治愈系有着通彻的了解,治愈系魔法其实主要是让人的恢复速度成好几倍、好几十倍的速度增长,也就是说受伤者自身恢复能力越强,治愈系魔法效果越显著。

    小迪就是一个婴孩,很多疾病免疫力都没有,恢复能力属于最弱的了,即便交代南荣倪这样一位出色的治愈系法师手上,手中的魔法也根本很难起到作用,除非南荣倪有高阶治愈法师的修为。

    高阶治愈法师在一线大城市都屈指可数,这飞鸟市根本不可能有,现在只能够看南荣倪是否能找到续住小迪性命的办法了。

    南荣倪的手忽然停在了婴孩小迪肺的位置,找到主要出现损伤的位置后,她立刻摘下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圆形挂饰,并将它放在了婴孩小迪肺的地方!

    小挂饰闪耀起了温和的光辉,并集中在婴孩肺的上方,隐约可见药液从这个挂饰中滴下去,并渗透过皮肤,进入到婴孩的身体内……

    南荣倪紧紧的闭上眼睛,用自己的感知去修复小迪肺部的伤痕,这个过程需要绝对的集中精神,就像医生在为病人开刀做手术一样,哪些位置需要治愈液体,哪些血管需要疏通,哪些淤血得立刻清除……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让你们去救人,怎么把孩子弄成这个样子……”

    赵满延在一旁看得心急如焚时,一个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不用回头赵满延也知道这难听的声音一定是官鱼!

    赵满延有些怒了,都这种时候了这狗东西还在那里说些难听的话,难道在他眼里这种诋毁和不满比小孩命更重要,他和莫凡千辛万苦的从海猴怪、赤色裂妖那里救他出来,到头来还要听这货瞎BB!

    “你能给我滚远点吗,官鱼?”赵满延已经不想给这傻逼半点面子了,毫不客气的骂道。

    “你叫谁滚远点?你一个用钱砸出来的名额,一个替补,竟然也有种叫我滚??”官鱼也怒了。

    “别吵,南荣倪需要专注!”蒋少絮狠狠的瞪了这两人一眼。

    赵满延这才立刻止住了怒气,而官鱼却很明显想要继续闹事。

    “怎么回事??”艾江图、南珏、穆宁雪、黎凯风等人也赶到了这里,见南荣倪正在治愈,于是询问道。

    “我们遇到赤色裂妖了,是那家伙要吃婴孩,海猴怪把小迪先给它,我们在礁石群那里拦截了下来,莫凡刚从海猴怪那里抢过小迪,立刻就被赤色裂妖偷袭了……”赵满延说道。

    “赤色裂妖……你们两个遇到它了???”南珏一脸的惊愕。

    他们这里的人,除了艾江图面对赤色裂妖还有较量之力外,其他人撞见多半是没有活路了。

    而且听赵满延描述,莫凡是被赤色裂妖直接偷袭了,这种情况下无比脆弱的婴孩小迪还活着,简直是万幸。

    “莫凡呢,他有没有事?”穆宁雪问道。

    被一只统领级的生物偷袭,换作是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要当场毙命,穆宁雪看到回来的只有赵满延一人,不免心中一慌。

    “莫凡为了?;ふ庑〖一?,受了很重的伤。他让我把生命垂危的小家伙送回来,”赵满延说道。

    “你是说,莫凡一个人留在了那里?”

    “天啊,他必死无疑啊,那可是统领级怪物??!”蒋少絮惊呼道。

    “赶紧去增援??!”南珏说道。

    “哼,现在去多半是去帮他收尸了?!惫儆闼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