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妄我们这么拼死拼活的给他们杀海??!”南珏恼羞成怒道。

    “你查清楚没有,究竟有多少婴孩失踪?”艾江图沉着声音问道。

    “从三年前到现在……恐怕有一百多例了,每到春季就特别多,这是我偷偷调遣出飞鸟市有关部门的档案得来的,随后我有花了点钱,让一些无所事事的人到各个村落、镇子、县城挨个询问,都确有其事!案件归到人口贩子那里……但很明显的,五年来一个市每每在春季就有婴孩失踪,并且无??裳?,这早应该归到妖魔案件了!”江昱说道。

    案件一般分两种,人为案件和妖魔案件。

    人为案件自然由警察、特警出面解决,妖魔案件则由魔法协会和军方来处理,比如说城市猎妖队,城市护卫队……猎人联盟中的猎人是有偿杀妖,你遇到了妖魔案件,但又无法向协会、政府提供有力证据,或者觉得吃公家饭的他们效率太差,便可以雇佣猎人来解决!

    短短三年,一个小城市婴孩一百多例失踪,并且集中在某段时期,既然寻不到一点人口贩子行事的迹象,就应该列入到妖魔案件??!

    “我们又探访了一些,发现有人故意篡改信息,避开了妖魔事情……”穆婷颖说道。

    “这个飞鸟市,真是太令人失望了,不管是不是妖魔所为,发生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就应该早日公开,收集更多的线索和证据,避免再有婴孩无辜受害!”南珏愤怒的说道。

    “哼,这种垃圾市政,我这就打个电话给我老爹……”蒋少絮也是怒不可止。

    不过,她这番话一说口,大家目光齐刷刷的注视着她。

    蒋少絮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急忙瞪了回去道:“看什么看,我给我老爹抱怨一下这种事都不行吗!”

    “我说官二代小姐的,咱们是隐姓埋名历练,这件事我们最好还是用我们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蹦骆糜彼档?。

    “恩,我们别暴露身份,但婴孩失踪之事无论如何都要搞清楚,江昱,你查过林军闲的底细吗,这人靠不靠谱?”艾江图问道。

    “查过了,此人就是家族企业,除了一些房产土地纠纷之外,没什么不良记录,而且他在飞鸟市建了港口,在附近的村镇立了不少学校,包括许多公路都是他出钱修的,算是一个很良心的大投资商了?!苯藕芸隙ǖ幕卮鸬?。

    “婴孩事件他应该没有滩浑水吧?”

    “没有,事实上失踪婴孩之中,他的一个在别墅村中调养的堂妹也是受害者?!苯潘档?。

    “我们最好和林军闲商讨一下,他对飞鸟市比较了解?!卑妓档?。

    ……

    ……

    林茂大天顶会议室

    林军闲独自坐在会议长桌主座,国服十几名队员们分别做在两边。

    江昱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将自己收集的资料弄成U盘,并通过会议室的投影仪放了出来。

    单听江昱描述的时候,众人已经怒不可止了,可等那些哀嚎、痛哭、发狂的婴孩家人照片也摆出来后,每个人脸色都非常难看!

    那些人中大部分是渔夫、农民,从那一幅一幅定格的照片中便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悲伤,对于相关部门来说这失踪是一个案件,是一个数据,只是众多失踪中的其中之一,可对这些家庭而言却是一切,是致命的打击!

    这么长时间来,还没有任何人给予他们一个交代,从江昱花钱派出去的探访中得知,他们有些人还在等着孩子被解救,被送回来……

    然而,莫凡等人都很清楚,他们的孩子都落了一个怎样的下场,要是将真相告知他们,他们恐怕会直接昏死过去!

    “别放了……”南荣倪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双目一片通红。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林军闲拳头已经紧紧的握了起来。

    他只是一个投资商,家族企业,他来这座城市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投资,发展,赚?。

    自从到了飞鸟市,他林军闲做得每笔生意有纠纷,但也称得上问心无愧,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飞鸟市还隐瞒着这样一个骇人听闻的事实?。?!

    失望透顶,他真的对飞鸟市市政失望透顶了!

    “我马上给李景明那家伙打电话……”林军闲怒道。

    “林董事长,你先别着急。我们之所以和你商量,正是因为我们还不清楚究竟是谁在故意包庇,副市长李景明或许也知道这件事,但他未必是黑手,很多事情若是下面故意隐瞒,即便是坐市长的多半也难知情?!卑蓟贡冉侠碇堑乃档?。

    “是……是,我欠考虑了?!绷志兴档?。

    “江昱,你既然已经查到这一步,应该也能够更深入查下去吧?”艾江图问道。

    “可以是可以……但方法有点不太人道?!苯潘档?。

    “你先说?!?br />
    “那个幕后人抹除掉了自己的痕迹,要从这些线索找到他有点难。除非再有婴孩失踪,并上报到有关部门,等他们再做手脚,我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背后隐瞒这个真相的人了!”江昱说道。

    “这怎么行,拿小孩子生命做诱饵?”南珏第一个反对了。

    “那就没别的办法了?!苯潘档?。

    众人立刻沉默了。

    事情的复杂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可一回想起那两个从赤凌妖腹中掏出的婴孩,他们每个人都感觉沉重的难以呼吸,若不彻底解决这件事,良心过意不去??!

    会议室里寂静一片,没有人说话。

    这时林军闲的手机却响起来了,林军闲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调节了一下心情这才接通了电话。

    原本他想到外面去接听,可还没有走到门口,林军闲整个人都呆住了,手机都差点我不稳。

    大家目光望去,隐约听见电话那头有女人哭泣!

    林军闲转过身来,满脸苍白的看着大家。

    “怎么了?”莫凡问了一句。

    “我堂妹的第二个孩子……失……失踪了??!”林军闲面容无比惊恐,

    就在刚才这群年轻的法师还给他描述了那两个失踪婴孩的下场,一想到自己刚刚满一岁的小侄子也可能……

    林军闲身子都有些站不稳了,电话那头更是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一时间整个会议厅一片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