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贸大厦天顶会议厅内

    “希望们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游荡在飞鸟市海的是一个海妖族群,在七八年前便有一些迹象,到了近几年数量开始疯狂的增长,市政也曾派过一些猎人前往剿妖,但效果微乎其微!”林军闲目光凌厉的注视着这群看上去都很年轻的法师们。

    在林军闲看来,这群人更像是一队外出历练的大学生,一些魔法高校的学员实力是很强,但事实上他们并没有猎人协会的那些猎人来得强,主要是经验、阅历严重有问题。

    对付妖魔,靠的还是脑子,是经验,是实战,绝非是那看上去非常鲜艳的法师级别勋章!

    林军闲怎么也是大世族的,他自己虽然对魔法一窍不通,却明白法师不代表就能灭妖,更何况那是一个海妖族群,没有一支法师军团,冒然深入还可能全军覆没!

    “这些你不需要为我们担心,既然我们敢接这个活,自然有把握,你现在也不用质疑我们那么多,把你手上有关海妖的资料都给我们,帮我们准备一些必备的东西,然后坐在这个精致的办公室里和你的女秘书在这里等我们消息就可以了?!苯傩醺裢庾孕诺乃档?。

    “可以,你们提的要求对我来说根本不是要求,但你们要做的事,我首先要告诉你们一声,这并非是我让你们前往的,你们的父母,背后的校方、势力要追求,到时候就请不要指着我鼻子了,我这次投资是败了,但我还要名声?!绷志兴档?。

    ……

    林军闲也大方,直接将他们十四个人安排在了这栋大厦的酒店里,并且令人去为他们准备一些出门杀妖必备的东西。

    外出猎妖,最重要的还是药品,单单是解毒的药品就得带上个十几二十种。

    毒性不单单来源于妖魔,往往一些特殊环境也存在着毒性,呼吸进的空气,嗅到的花草,弥漫的雾霭,皮肤沾到的植物……

    莫凡对这些东西不算是擅长的,不过队伍里的南珏却是相当精通,直接列了一个?单给他们,让他们去采购,价值不菲。

    “话说我们这次去剿杀海妖,那也没有必要这么大量的药品吧,你列得是不是有点多了?”莫凡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些药品、药剂不是这次剿妖用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为我们抵达日本东京所准备的?!蹦乡寤卮鸬?。

    “还是你有远见?!蹦捕阅乡迨鹆舜竽粗?。

    药品采集得很快,那些必备的仪器也都放入到背包里了,食物、水也都齐全,都是那种能够保存比较久的。

    附近海域的图纸也拿到了,艾江图则开始研究了起来,制定作战方针

    ……

    ……

    飞鸟市之外是一片海域没错,但那片海域也分布着不少无人岛屿。

    以前这些岛屿还当做生态之岛,会被纳入到安界的范围,供给某些喜欢原生态的游客们去游玩,但近几年频繁出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开发了,全部变成了一片废弃的荒岛,甚至安界的警戒线往沿海线拉,那些分布零散的荒岛变成了妖魔之地。

    安界范围的收缩,自然也就导致了沿海一带船只、渔夫们苦不堪言,同时更影响到一座城市的交通运输,根本没有人敢到这里做生意,好不容易运来一船货资,结果行驶着行驶着就没消息了,白花花的银子等于直接倒到了海里。

    飞鸟市近些年大的投资商都走了,也就林氏这种大财团还苦苦支撑,并且强行用钱来维持出这里形势一片大好的样子,事实上那些什么海景房,豪华大厦,绝世楼王神马的,完全没有人愿意买!

    城市萧条,市长也头疼。

    市政不是没有动员剿妖,实在是人手有限,再加上海妖狡猾,他们出动的人要么无功而返,要么被莫名的袭击,几次下来也没什么人愿意出海杀妖了!

    当然,有人出高价钱的话,还是会有猎人大师愿意接,问题是这笔钱巨大,林氏出不起了,市政那边财政紧缺,一样也出不起了,并且往往是出了钱,妖没灭掉……

    ……

    略显出几分浑浊的海洋上,一艘白色的轮船缓慢的行驶着,正渐渐的远离了人们所划定的安界海域。

    海和内陆不太相同,内陆的安界至少可以设置哨岗、驿站、要塞,卡住一些重要的位置,不让妖魔有潜入的机会,而海洋的话所谓的安界海域也不过是建造几个海塔,海塔上最多几名军法师在看着,构不成什么真正的防线。

    好在沿海一带海妖也不是特别的频繁,大部分沿海城市、县城只要靠少部分兵力就能够确保安康。

    飞鸟市多半是个特例,这片海域已经频频出现海妖了。

    “最后一次剿妖,他们所抵达的岛屿是这座岩岛,他们在那里夜间歇息的时候被海妖偷袭了,损伤惨重?!卑贾缸磐贾缴系囊桓龅河焖档?。

    “也就是说那里是海妖最经常出没的地方了,话说回来,是哪种海妖啊,如果是湛鳞海妖,那我们还是打道回府吧,这玩意儿要有一个族群,我们就完蛋了?!苯趴谒档?。

    江昱是一名戴着眼镜的白净小生,长得就一副知识渊博的样子。

    别说是看到妖魔的图鉴了,就是妖魔露出半截腿来扔下一根腿毛,他也能够从这腿毛中推断这妖魔是什么种类,是公是母。

    他所说的湛鳞海妖是海妖之中最为凶残和阴毒的种族,这种东西有些年没在中国沿海线出没了,偶尔会听日本那边有关于它们的消息,总能够掀起一片惊慌。

    “是赤色的,不可能是湛鳞海妖?!蹦乡逅档?。

    “话说回来,我不太擅长水战啊,要是被拖到海水里,我们这些非水系的法师岂不是死定了?”江昱认真的说道。

    “我也不擅长水战?!蹦惨仓苯颖硖?。

    官鱼瞟了一眼莫凡,淡淡道:“也没指望你这个替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