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蹦残α似鹄?,与她打招呼。

    南珏只是看了莫凡一眼,没什么表情。

    倒是艾江图朝莫凡点了点头,表示欢迎加入。

    “你们两个,赶紧归队吧,站那边去?!彼珊自撼ご叽俚?。

    莫凡和赵满延走到了队伍的最后,似乎这里正是替补席位。

    赵满延自然也是见过南珏的,往队伍后面走的时候他小声的在莫凡耳边说着:“这妞,队伍里上手难度第二!”

    莫凡点了点头,这女人要把住全是难啊,骨子里那份军人的不屈与骄傲大部分时候会把男人的自尊心摧毁得连渣都不剩下,最重要的是,少女都无法抵挡她那绝世魅力!

    “等下,难度第二?”莫凡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笑的邪|淫的赵满延,接着问道,“还有难度更高的?”

    “哝,跟我们一起做替补的?!闭月又噶酥付游樽詈笸?,那个独自站在那里宛如一块冰塑的女孩。

    莫凡刚才顾着和赵满延交流了,还真没有注意到队伍最后头站着的这人。

    尽管她是最不起眼的位置上,可她那一袭绝艳的银雪飞发还是美得令人窒息,凹凸有致的冰肌玉骨裹在一件黑色梨花束身长袄中,再搭配上一双修长黑色的公主靴,那份冷与艳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宛如在冰封白雪之中绽放的一朵冰雪黑玫瑰,孤独、高贵,拒人于千里之外又带着致命的性感诱|惑,有着只可远观的圣洁,又有着剧毒花刺的危险!

    莫凡刚才的角度确实看不见她,等看见之后,不由的表情都呆住了。

    差点没认出来,若初次相见般的砰然心动??!

    这……这不就是自己大老婆吗!

    “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女人还跟以前一样,完全就是一块严严密密的水晶冰,我们这些苍蝇蚊子别说去啄了,在她身边飞来飞去都会被冻死!”赵满延小小声的说道。

    赵满延之前早就接着之前交换生的那份经和穆宁雪打招呼了,结果很没有意外,穆宁雪那眼神跟不认识你一样,也不知道什么事情才会被她真正装在心里……除了修炼。

    “去去去,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可能动得了我的女神。她之所以会这样,还不是因为心里装着我这样完美的男人,你自己去找别人聊天吧,我和我大老婆叙叙旧?!蹦惨膊蛔?,直接把赵满延给抛弃了。

    赵满延也无所谓,他宁愿去撬开南珏那铁之心,也不要去尝试碰穆宁雪这种冰心,一方面难度高,另一方面,其实穆宁雪比南珏更加危险,他可不会忘记穆宁雪那震撼一箭??!

    ……

    莫凡也是一个没脸没皮的人,马上就靠了上去。

    可还没等莫凡开口,穆宁雪便轻描淡写的吐了一句:“你又没死?”

    “雪雪啊,你这话说的,为什么要用又字?”莫凡满脸的不乐意了。

    “心夏去希腊了?”穆宁雪接着问道。

    “恩?!蹦驳懔说阃?。

    “你该多花心思在她身上?!蹦履┙幼潘档?。

    莫凡张了张嘴。

    尼玛,这女人学聪明了啊,知道自己会在她耳边BB个没完,居然先发制人!

    哼哼,别以为把心夏抛出来就能够打发得了自己,莫凡从来不是那种会在女人问题上觉得心里有愧的男人!

    自己这辈子没啥追求,就是娶她们两做老婆,国家都放开二孩政策了,迟早二妻政策也会有的。要不行,自己去申请一个阿拉伯国籍,那里没这么多讲究!

    “我们别聊那么严肃的话题,车到山前自有路……话说回来,你怎么变替补了?”莫凡有些不解的问道。

    莫凡记得牧奴娇有给自己提到过,穆宁雪已经获得了提名之争,并且很有希望成为正式成员。

    穆宁雪实力卓越,即便年纪比在场的人都稍微小一些,但她不至于变成替补才是。

    “穆贺是粂杀的?”穆宁雪却是反问了一句。

    “我间接杀了他吧?!蹦不卮鸬?。

    莫凡可以说是打破了穆贺的计划,撒朗一怒之下自己亲手将穆贺给解决了,这个过程谁也没有看到,但撒朗已经伪装不下去了,正如韩寂说的,他在很努力的往国外潜逃,变成了一只丧家之犬。

    莫凡修行的这段时间,黑教廷在国内的大部分党羽被连根拔起,想来未来十来年内,黑教廷这些阴沟老鼠都很难在中国开分店……

    “挺可怕的?!蹦履┥詈粑艘豢谄?,言语中透出了对自己家庭被黑教廷渗透的心有余悸。

    “是啊,但更可怕的是撒朗应该已经逃到国外了,倒不是说他这狗东西还活着是个祸害,而是我们的体制里还有不少地方是腐烂的,否则他是无论如何找不到洞钻出去?!蹦蔡玖艘豢谄?。

    “你做得很好,帮我们博城很多人都报了仇?!蹦履┠训醚杂镏写偶阜衷扪?,想必她会说出口,也是确实觉得在与黑教廷的这场厮杀上,莫凡很值得她钦佩。

    “哦……你是因为穆贺,变替补的?”莫凡一下子想明白了什么。

    “无所谓了?!?br />
    “也是,以你的实力,迟早还是会变成主力。你看看你,手一直放在外面,都凉了,我帮你暖暖……唉,宁雪啊宁雪,你把我莫凡当成什么人了,我就是关心你,你动什么气呢,先把那些飘在我面前的冰霜给散了,我把你手松开,真是的,多大点事?!?br />
    ……

    或许,这就是穆宁雪要先发制人的原因。

    不再于阻止莫凡没完没了的说话,在于他说话说话的时候动手动脚!

    莫凡和穆宁雪站得很近,反正他也是替补。

    很快莫凡就捕捉到了一个人并不掩饰的嫉妒愤怒眼神,正是刚才刻薄赵庭华的那衣装得体的公子哥,听赵庭华说那家伙叫官鱼,绝对死追穆宁雪的其中一坨。

    莫凡这人一向开明,穆宁雪是自己大老婆没错,可也不代表她不能有别的爱慕者啊。

    所以不管是现在的官鱼,还是以后有多少像官鱼这样的人,莫凡觉得最重要的是把自己心态端正,一根弦的把这种人往死里整,往死里踩,这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