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凡哥哥,天亮了?!?br />
    “我知道?!?br />
    “这东西,百度能查得到吗?”心夏弱弱的问了一句。

    莫凡尴尬的挠着头,放下了手机。

    拯救世界的事情自己都做到了,为什么成为真正男人这件事,整整一夜的时间自己都没有成功??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了啊,好不容易折腾到心夏都不反抗了,闭上眼睛了,抿着粉唇了,结果啊,结果自己不争气,寻不到正确的温床!

    “我们先睡一会,下午去逛逛走走,换个心情,晚上再试试?”莫凡终于妥协了,认真的询问心夏道。

    心夏点了点头,有些疲倦的躲入到莫凡怀里。

    很快,她就睡着了,小手紧紧的搂着莫凡不放。

    莫凡见她熟睡了,不死心的打开了手机,接着百度了一番,寻找着那个让自己无比尴尬的答案。

    唉,都是说前戏不足……算了,睡觉吧,自己真是一个失败的男人,还不如死在古都得了!

    ……

    午后两三点的阳光格外的温暖舒适,洒落在小庭院中间种着的一颗小橘树上,未成熟的小果子都好像一下子鲜艳光泽了。

    小巷上已经频繁的传来脚步声,时不时还有几个少女开心得肆无忌惮的娇笑,咯咯的扰人心田,忍不住探出头去看看她们青春活力的模样。

    梳洗好,穿戴好,莫凡带着和昨天到这里时截然不同的心情逛着这个古镇。

    心夏自己控制着自动轮椅,心情美美的在和莫凡说着这座古镇的一些有趣的传闻,抵达有石阶地方的时候,她就不得不停下来了,用那双水湾湾美丽的眼睛望着莫凡。

    “莫凡哥哥,你能不想那个问题了吗?”心夏很认真,又带着几分羞涩的说道。

    “哦,哦,我没想啊……”莫凡笑了起来,大步往前一跨,“哎哟我去!”

    前面的石阶让莫凡脚一踩空,还好作为高阶法师的他身后已经非常敏捷了,这噗咚一摔至少没摔到脸。

    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莫凡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这才意识到要抱心夏下来,急急忙忙的走上阶梯,连轮椅带人一起提了下来。

    旁边几个女孩都发出笑声,莫凡推着心夏心虚的赶紧离开。

    到了一家古玩老店的后院,心夏忽然叫停了莫凡。

    “怎么了?”莫凡不解的问道。

    “你看地面上?!毙南闹噶酥盖懊媛杂旨阜殖笔拿诺狼?。

    莫凡探着脑袋看去,发现那里有很多细小蚊蛾的小尸体,遍布了一圈,自己再往前推的话,就从它们尸体上碾过去了。

    也只有心夏会在意这种东西,换作莫凡一个脚丫子踩过去,都还嫌它们脏了自己脚底板!

    “哼,吸了我的血,变成种族瘟疫了,所以死了这么多!”莫凡一脸不屑的说道。

    “它们好像是飞蛾,不是蚊子,昨天在我们房间里的,也是飞蛾,它们不吸血?!毙南木勒?。

    “管它是什么……看了碍眼!”莫凡将轮椅往旁边一拐,推着心夏绕过了这些小生命的尸体继续往前逛去。

    乌镇小庭小院还真不少,连着巷,巷又有店,无论怎么走都好像会出现一片新奇之地,小物件在这里是最受欢迎的,无论是复古类的画伞、发簪、头巾、镯子,还是现代的手机袋、钱荷包、象挂饰、银耳环,少女们能在几家店沉浸一整天,琳琅满目到想把这里的东西全部买走,让自己每天都有不一样的饰品出门……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让你把地上那些恶心的东西给扫掉,多影响顾客啊,成天就知道给我偷懒!”刚踏入一家店,就听见店老板咆哮的声音。

    一个年级不大的店员带着灰色的毡帽,笨手笨脚的找到了扫帚,将那些东西给扫到垃圾斗里。

    莫凡瞥了一眼,发现又是那种小如蚊子的飞蛾,似乎今天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够见到(种小东西。

    想来也是,吴镇这种畔水而建的镇子,湿气是会有的,飞蛾这种小生命在这种地方最有生命力,再多情侣到这来也没有它们繁衍下卵来得快。

    “两位……哦,哦……”谢顶的店老板刚想招呼莫凡和心夏,却看到心夏是坐着轮椅的,眼神露出了几分怪异,但很快还是堆起了笑容,表现出常态来招呼。

    莫凡和心夏也习惯了,根本不在意这种小眼神。

    心夏挑着自己喜欢的发饰,莫凡随便店里走走看看,发现了垃圾斗里的飞蛾尸体后,随口问道:“老板,你们镇子里这种东西是不是特别多???”

    “是啊,没完没了。镇政府都已经组织了不知道多少次撒药了,可过一个春天,这些东西又多起来。我是最讨厌它们的,看见一只就要杀虫剂喷!”谢顶的店老板说道。

    “我也不喜欢?!蹦菜档?。

    “唉,谁喜欢呢,记得是哪一年来着,这里还发生了蛾闹呢,那飞蛾多得呀,就跟人家北京、上海雾霾一样,整个屋子上空都被遮了,啥都看不见。我们每个人出门都得把自己全身裹得严严实实,有一点缝隙,没准就有着东西钻进来,虽然没什么事,可那也太恶心了!”谢顶店老板抱怨道。

    “这么夸张?”莫凡说道。

    飞蛾成霾,这是得有多少只在天上飞舞???

    “灭虫是没有用的,我都说了,我们镇上有位蛾女,就是没人信我,那天我和朋友喝酒到深夜,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就看见一个长着飞蛾大翅膀的女的,她身材很棒,穿得很少,腿长还白,我刚想靠近,就有一群飞蛾扑了过来,遮住了我,然后她就不见了?!蹦歉錾ǖ氐恼泵毙〉暝辈遄斓?。

    谢顶老板抡起手就往店员脑门上拍,一边拍一边骂道:“还给我好意思提,拿了店里钱去喝酒打牌,输光了就给我编出这样一个破理由来,聊斋看多了吧你,想女人想疯了吧你!”

    “我说的是真的,况且镇子上又不是我一个人说过这件事?!毙〉暝币槐吲?,一边还顶嘴!

    “我要信你,我就不是你舅,我要信你,我把这店送你!”谢顶老板追了过去。

    “这可是你说的??!我今晚就去蹲她,我拍下来给你看,要是真的,你把店送我!”小店员倔强道。

    “哼,你去??!”谢顶老板骂骂咧咧道。